· 宁海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加入收藏 

   
  宁海新闻网 → 宁海乡土 → 民俗 → 正文
宁海人过年琐谈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07年2月25日 8:52

022533.1.jpg

切麻糍

022532.jpg

吃年夜饭

  文/应可均 图/惠广亮 君羊

  春节,是民间传统节日,宁海称之为“过年”。时间一般从腊月过半开始至正月底。有谚语说“前门拜岁客,后门割大麦”,在收割大麦的时候差不多要过农历二月了,说明宁海过年持续时间之长。旧时过年习俗与今有所不同,稍作了解,对于今天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

  宁海《光绪县志》记载:“……腊月二十日拂尘祀灶,岁前数日,亲戚各以牲馐果饵相赠,谓之馈岁;除夕具牲醴祀神,谓之送岁;以酒馔祀其先,召亲邻聚饮,谓之分岁;明烛烧香,炽炭燔薪待旦,谓之守岁,……写春帖易门神,谓之从新……元旦早起,庭设香案,男女礼拜神祗及祖宗祠庙,越日,男女序拜尊长,出谒亲邻,谓之贺岁……”各村族则规定得更细,如《象原胡氏宗谱》载:“……除夕,合家欢饮,称为分岁,分岁者,新旧岁自此夕分也。爆竹驱厉,并祀司命及六畜,亦为之送年,凡一岁中与人交易财物,必是夕归结……元日茹素,早晨以赤豆、红枣煎茶饮,间有食汤圆者。士庶更衣冠,先焚香拜天地……”从现存文献来看,宁海人过年的内容相当丰富,而且自然而然形成一整套程序。虽程序与全国基本相同,但细节上还有所差别。

  祀灶:至农历腊月廿日,大家小户准备过年。旧时,差不多家家灶山头上都有一座佛龛,供有“灶司菩萨”,没有佛龛的,也在上面贴有一张灶司菩萨画像。佛龛和画像两旁多写有“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等,传说灶司菩萨是玉皇大帝封的“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到腊月廿日前后,灶司菩萨要升天,去向玉皇大帝汇报这一家的善行或恶行。送灶神的仪式,宁海人称“祀灶”,即祭灶。玉皇大帝根据灶司菩萨的汇报,再将这一家在新的一年中应该得到的吉凶祸福的命运交于灶司菩萨之手,因此,灶司菩萨的汇报对一家来说实在具有重大的利害关系,所以平常日子,如有新鲜的物品上市,打糖划糕,都让灶司菩萨先尝新,因为烧的菜肴(宁海人叫下饭),逃不过灶司菩萨的五官,祀灶仪式当然更为隆重。现在往往与“还福”混在一起,为了感谢神灵,包括祖灵在内,对全家一年的赐福,必办一次丰盛的酒席,谓之还福。

  掸尘:举行过祭灶后,便正式地开始做迎接过年的准备。比较突出的就是“拂尘”,在祀灶前后至除夕,要进行一次卫生大扫除,宁海人叫“掸尘”。宁海古话说,“十二月灰尘脚悬”,因为寒冬腊月,干燥的西北风带来的灰尘特别多,所以要来一次大扫除。按民间的说法,因“尘”与“陈”谐音,新春扫尘有“除陈布新”的涵义,其用意是要把一切“穷运”、“晦气”统统扫出门,这一习俗寄托着人们破旧立新的愿望和辞旧迎新的祈求。所以墙角床下及屋柱屋梁等处一年的积尘,均须于此时以扫帚清除干净;灶头间的甏甏罐罐、碗碗盏盏等,也应擦拭一新。家家户户都打扫环境,清洗各种器具,拆洗被褥窗帘,洒扫六闾庭院,掸拂尘垢蛛网,疏浚明渠暗沟,到处洋溢着欢欢喜喜搞卫生、干干净净迎新春的欢乐气氛。也就从此时起,家家户户开始忙着过年的各方面紧张张罗。首先是要购买、备足新年所用的各色食品。有的捣年糕,是取“年年高”之意,有的打糖划糕、烧烧酒,有的备年货。其次是准备新衣、新帽、新鞋。人们也许一年中都穿旧物,但在新年中是一定要翻翻“行头”的,所以小孩都盼过年,主要就是为了这一点。

  贴春联:宁海人一般叫“门对”、“春帖”,它以工整、对偶、简洁、精巧的文字描绘时代背景,抒发美好愿望。每逢春节,无论城市还是农村,家家户户都要精选一副大红春联贴于门上,为节日增加喜庆气氛,旧时,主要用毛笔写字,此时往往也是主人显示自己的书法之时。在贴春联的同时,一些人家要在屋门上、墙壁上、门楣上贴上大大小小的“福”字。“福”字指福气、福运,寄托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对美好未来的祝愿。为了更充分地体现这种向往和祝愿,有的人干脆将“福”字倒过来贴,表示“福气已到”。民间还有将“福”字精描细做成各种图案的,图案有寿星、寿桃、鲤鱼跳龙门、五谷丰登、龙凤呈祥等。同时往往也换上新的门神。总之,宁海习俗称之一切“从新”开始。

  结账:这一时期也是店家在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一方面逢生意红火、销售最旺之季,特别是拜岁包,用粗草纸包成三角包,主要是白糖、红枣、桂圆、白鲞等等,上面贴一张长方形红纸,标有本店店号。另一方面,年尾正是各家清理一年来往账目,向欠户索取积欠之期。于是各家派出专人办理此事,城中便出现了一支颇有规模的“讨账”队伍:“账条布袋手中携,行过街东到巷西。踏进重门忙叫应,先生该欠要归齐。”还账有很爽快的,但更有许多出于各种原因而不能按期还账者。讨账者身负重任,穷追不舍,往往是日夜行动,夜间不顾五更之寒,打着灯笼到处找。在不能按期还账者中,实际有不少属完全无力还账者。这些人除了欠店家之账外,很可能还欠着私人之债。年底也是大多数欠债偿还之时,这样,这些人就面对着两个方面的讨钱重压。不过按惯例,讨账、讨债只讨到除夕为止,新年里是不能讨的,否则自讨“晦气”,于己不吉利。宁海有句老话说“呆头呆多年,正月初一讨铜钱”,因此对躲账、躲债者来说,除夕是最后一关,如逃过此关,明年又当别论。于是有的人就与讨账、讨债者周旋,千方百计度过这除夕之关。如《后金竹枝词》写道:
  “皇封古庙送年忙,家要安排债要偿。
  小女娇痴不解事,犹催出府买罗裳。”

  除夕:春节来临,背井离乡的游子,都纷纷赶回家,盼望与亲人团聚,是中国人难解的一个团圆心结,即使人在天涯,也要在除夕之夜赶回家中吃年夜饭、守岁。岁前数日,亲戚各以牲馐果饵相赠,邻里乡亲相互馈赠少量米面,表示新年祝贺,称为“馈岁”;邻里相互邀请饮酒,辞旧迎新,称为“别岁”;长幼聚饮,祝颂完备,称为“分岁”;除夕守岁是宁海最重要的年俗活动之一,守岁之俗由来已久。“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天”,除夕夜的家是一个格外温馨甜蜜的空间,据说在历史上甚至连监中的犯人也释放回家团聚。全家团坐在一起,吃年夜饭,这时长辈会给小辈分“压岁钱”,宁海人称之“谢年”。祀神少不了要祭文,过去文化水平普遍低下,常会闹出“今年两头春,养鸡呒鸡肫”之类的笑话,但各村族文人替族人着想,对一年四时八节都拟好现成祭文,以供大家祷告。如汪家《汪氏宗谱》中载的除夕祭文:“日月易迈,忽而除夕。备我牺牲,洁我黍稷。馐荐祖宗,聊报罔极。统祈庥庇,子孙万亿。”各族内容大同小异,虽然文字诘屈聱牙,内容乏味,但寄托着美好愿望,族人们也乐于鹦鹉学舌,津津乐道。然后明烛高烧,香雾袅袅,火盆里炭火血红,全家围坐炉旁闲聊,灶膛里烧着柴火,锅里焐着粽子,妇女往往还赶着给孩子做鞋,大家终夜不眠,等着辞旧迎新的时刻,称“守岁”,古时守岁有两种含义:年长者守岁为“辞旧岁”,有珍爱光阴的意思;年轻人守岁,是为延长父母寿命。总之为了期待着新的一年吉祥如意,到子夜时,有一些人还会往附近庙中争烧“头香”。

  正月初一:守至鸡初鸣、天微明,各户男女老少皆穿上新衣新帽新鞋,在早已安好供品的堂上拜天地、祭祖先。然后少幼齐向家长拜年,接着开门放炮仗迎新,宁海民间有“开门炮”一说,即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家家户户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燃放炮仗,以热烈响亮的炮仗声除旧迎新。放炮仗可以营造出喜庆热闹的气氛,是节日的一种娱乐活动,可以给人们带来欢愉和吉利。诗人们触景生情,为之所作的诗词,尤其是竹枝词的数目很多,如《大里竹枝词》咏道:“爆竹三声旧岁除,村中男女谈笑如。新年先拜松林庙,为保家庭乐有余。”这时邻里相见互道新禧。过年过节,特别要注意言语,如清诗人王吉人写道:
  东风随漏入回阑,
  宝字粘来墨未干。
  听说家家贪吉语,
  红梨从俗不登盘。

  为了防止失口,竟把脆口生津的梨子不用,因为与“离”字谐音,在春节亲人团聚时万一失口,是极尴尬的。
  正月初一兴穿新衣服,中堂或庭中设香案供品,多为净茶、新饭、粽子、五色果品等,合家老少朝天叩拜,称“拜天地”。早餐用净饭、豆腐等素食,或吃红枣汤、赤豆汤、糯米圆,意为一年红红火火,团团圆圆。见面互相“拜岁”,讲“恭喜发财”、“大吉大利”等好话。不出工,不扫地,不索债,禁哭泣、谩骂、殴人、杀生等不祥行为。白天上祠庙礼拜,祈祷全年吉利。晚上不点灯、早睡眠,有“正月初一同鸟宿”之说。
  
  拜岁:自初二起,亲戚间相互携糖果、白鲞等“拜岁”,受贺拜一方设酒馔款待,并赠客中幼童以“压岁钱”。解放后拜岁之风渐衰。近年来又盛,且馈赠之礼日重,代以高级瓶酒和滋补品等。新年中除相互走动贺年外,其余时间就是以各种各样的行游、娱乐活动来欢度了。有外出游逛的,最多去的地方是城隍庙以及其他寺庙,如长街大湖的胡日晋说:“商量卒岁好优游,爆竹声喧远迩稠。携酒一壶鸡一只,沙头庙里答神庥。”又有出外看戏、听书、喝茶的。总之一直要热闹到过了元宵,才渐渐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

    下一篇:十里红妆  2003-12-16 11:05:46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