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宁海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加入收藏 

   
  宁海新闻网 → 宁海乡土 → 文物 → 正文
宁海五匠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06年7月3日 8:38

  “停车细问民生事,半种山田半打鱼”。位居山隅海角之地的宁海,自古以来山多田少,农闲时节乡人多凭手上技艺走南闯北“讨生活”,前童镇《童氏宗谱》记载:亦农亦匠,耕读传家。前童即是宁海五匠之乡的一个缩影。
  何谓“五匠”?有人说是木匠、泥水、雕花、漆匠、石匠;也有人说是“木匠怕漆匠,漆匠怕灯亮”,应该是小铜匠排第一位———它多少有一点工业文明的味道呢———然后是漆匠,因为木匠的缺陷要靠漆匠来掩盖,然后是木匠,然后是泥水,然后是石匠。还有人说应该是石匠排第一位,你看,过去造房子的人家,“竖屋”时宴请各色工匠,打柱础的石匠老师是铁定的第一把交椅,即“上横头”。大概,这与人类一切工匠皆发轫于石器时代有关吧。其实,在我看来,“五匠”不一定实指五种匠艺,它更可能是一个概数。举凡一切对生产、生活巧夺天工的手工业皆可涵盖。
  宁海成为五匠之乡,有其客观必然性。宁海地理环境“行山云作路,垒石海为田”,山多田少,靠农耕果腹尚嫌不足。但宁海山海资源丰富,竹、木、石、铁砂等自然资源应有尽有。两者一结合,聪明而勤劳的宁海人,便在破碎的田园之梦中,殚精竭虑,把成熟发达的“动手能力”代代相传,创造了令人叹为观止的五匠绝技、礼仪、风俗,为华夏手工业写下了辉煌的篇章,正如专门研究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史的李约翰博士所言:四千年来,有传有变,然一脉相承。这,已经远远超拔了“果腹”的生存需求,而是一种可实用可把玩、寄托理想的杰作,一种变不利为有利、天人合一的精神。
  宁海五匠始于何时已不可考。可能,余姚河姆渡遗址中的干栏式建筑里,就有宁海木匠祖师爷的杰作;也可能,宁海城东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的石斧、石锛,就是宁海石匠的滥觞。不过我以为,中国的工匠从来都沿着一条与西方截然不同的道路发展着。欧洲人的第二次社会大分工是如此彻底,农业与手工业分离后,手工业主要依托城市发展。而宁海的五匠乃至中国的工匠,却世世代代亲吻土地,拥抱自然,“亦农亦匠”。许多工匠,从生到死,没有离开过农村,繁华都市只不过是他们偶然的生产场所,而非生活坐标,“安居”于农村,“乐业”于城市,那份耐心与执着,是异想天开与躁动不安的蓝眼睛的欧洲人难以想象的。
  和中国工匠一样,宁海的五匠们坚称自己的技艺都传自一个来自超凡世界的祖师爷。如木匠,传自鲁班,铁匠、小铜匠传自太上老君,陶匠传自范蠡……这当然是一种传说,农耕社会从来不缺乏传说。不过我以为,这是工匠们为了抬高本家技艺,而集体创作的厚重而神秘的精神图腾。你想想,到处塑菩萨、凿石狮子的工匠们,能够把非凡的创造力、想象力发挥到极致,还怕造不出自己行业的神?
  比超凡世界里的祖师爷更具人文意义的,是宁海五匠们令人叫绝的鬼斧神工。
  匠,字典解释为:有专门技术的手工业工人。与此衍生的成语有:能工巧匠、独具匠心、匠心独运等等。宁海五匠,也即是一批独具匠心的能工巧匠。《宁海县志》载:民国24年,雕花匠李云波的“铁拐李”获省特等奖;解放后,竹林木匠王保德以不动大梁维修宁波保国寺,一时“保德师傅修保国寺”名闻海内外。改革开放后,桑洲镇的“石匠帮”凭一手砌石绝技走南闯北,其足迹,甚至踏进了质量要求堪称严苛的军事工程。桑洲镇的农村储蓄余额一直名列宁海县各乡镇之冠,石匠们的劳务输出功不可没……
  62岁的蔑匠孔生永是深甽镇上横山村人。看老孔做生活,是一种享受。他劈竹,并不全株劈开,而是用篾刀一勾,开个口子,再两臂一抖,一根竹子訇然中裂,姿势像舞蹈般优美;他剖篾,可以把篾剖得像纸片一样薄,袅袅娜娜地挂在木梯上晾着,微风一吹,活像一挂飞瀑在流动……但他说:现在手脚“慢木”了,年轻时编的篾箱,那个细,那个滑,水都泼不进,这一带的女儿出嫁,许多人都把他编的篾箱作嫁妆,招摇过市哩。
  “红鼻头师傅”娄世能挑了70年的箍桶担。他手艺的“鼎盛期”虽处在上世纪物质极度匮乏的六、七十年代,但娄师傅的手艺还是很有市场。从灶头上的“有盖无底桶”(锅盖)到地上的“有底无盖桶”(脚桶);从“恩恩爱爱的夫妻桶”(挑水桶)到“半夜三更要紧桶”(马桶);或是“一根尾巴通天空”的矮斗桶,或是“千军万马居城中”的养蜂桶,无不展示着这门行业与人们日常生活的密切关系,也赐予了红鼻头师傅彰显才能的空间。
  生活是一条河,工匠们就像河里的鱼,流到东,流到西。“交流”又是宁海五匠的特色之一。外出开作坊赚钱的,以木匠居多。在天津,有宁海木匠的“家具店一条街”,在兰州,有一个“宁海家具业协会”。木匠师傅们吃苦耐劳,“外面造大屋,家里盖小屋”,一斧头,一斧头,积攒辛苦铜钿,有的为家乡的教育、老年等公益事业或济危扶困添砖加瓦、拔钱相助。有的在天南海北闯出一片新天地,改写了从前所谓宁海五匠“老师多,老板少”的旧格局。
  有流出去,当然就有流进来。老一辈的宁海人都知道,嘭嘭嘭的弹花匠多是天台籍人,当当当挑铜匠担的多是从“五金之乡”永康来的。在排他性极强的旧时代,他们口音不同,举目无亲,靠手艺赚点血汗钱糊口。一晃30年40年过去,他们在宁海娶妻生子,收徒交友,虽然乡音未改鬓毛衰,但早已不是天台人、永康人,而成为在宁海拥有五亲六眷、徒子徒孙的宁海人———他们的血缘和技艺,早已悄悄融入了乡情浓浓的宁海。
  生活在变化,舒适的沙发代替了竹椅,漂亮的塑料桶代替了木桶,冲床、车床把铜匠担送进了博物馆。篾匠、箍桶匠、小铜匠……许多老行当淡出了人们的生活。生活也在传承,雕花匠制作的龙船为人民大会堂所收藏;年轻人的新房里,木匠、漆匠在续写新的“十里红妆”;桑洲老石匠凿成的石狮子,不仅是各大银行门口的镇行宝物,还漂洋过海到了新加坡、马来西亚……

    下一篇:加爵科林氏宗祠古戏台  2006-6-5 8:32:47
    上一篇:林氏家庙戏台  2009-11-10 9:56:54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