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宁海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加入收藏 

   
  宁海新闻网 → 宁海乡土 → 古村古居古木 → 正文
前童古镇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05年5月17日 15:25

0221361.jpg

 

暮春江南,草长莺飞,如再有霖雨潇潇,不待言说,意境自然悠远。从远处看前童,仿佛是一枚七百年的梦,梦中有老井和小桥,还有高高的院墙上那枚褪色的灯笼。

前童位于宁海城区西南10公里处。南宋绍定年间,迪功郎童潢(黄岩人)在浙东游历,经过今前童村一带时,发现此地山青水秀,“塔山鹿山,平衍两矗,二水环流(白溪和梁皇溪),势若天马行云,铁狮绕地,灵秀蜿蜒,可为子孙久远计”(《塔山童谱》),遂于南宋绍定六年(1233)于黄岩上岙举家迁徙于此。童潢懂堪舆之学,前童村的地理位置按照堪舆学的理论来说,是“山环水抱”、“藏风得水”的风水宝地。其四面环山,负阴抱阳呈围合之势,南有石镜山,北有梁皇山,东西则分别是塔山和鹿山;梁皇溪从村后的西北方向而来,白溪从村前的西南方向而来,两溪交汇于村东,然后向东注入三门湾,正所谓“塔峰斜峙双华表,溪水周流一玉环”。乾隆初年,被后人誉为浙江四贤之一的天台名士齐周华曾赞曰:“…前童其大村也,其地宽衍肥沃,自展一局,周围十余里。东西夹以塔鹿两山,山皆拔地而起;南北环以前后二溪,溪上下皆交会有情。阳宅最胜处也。”古人的堪舆学有时也有一定的现实依据,比如前童的地理位置,依山傍水,地势开阔,加之气候宜人,在农耕时代当然适合居住。前童的先祖采取了农工结合的生活模式,历代前童人除经营土地外,另一个主要的生存手段就是手工艺,特别是铜匠、木匠、泥水匠、篾竹匠、裁缝、鞋匠、染匠、漆匠等,远近闻名。因此虽然土地资源有限,但几百年来前童人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让今天的前童闻名遐迩的,是它的古民居。

前童现存古民居有1300余间,大多为明清时期所建,其中职思其居宅、群峰簪笏宅(五福临门宅)、大夫第、明经宅、上堂屋、好义堂等均保存完好。民居的建筑形式以“道地”为主,即四合院,一进居多,不超过三进。一般分楼上楼下两层,一排三间或四间,一座道地十五六个房间;道地前有车门(石库门的一种),朝南,车门两侧为小房,开单扇门,堂前两侧为大房,开双扇门。房屋的楹柱和椽梁间大多饰有花纹图案,以吉祥、祈祝、训勉等意像为主,如有松鹤梅鹊、八仙过海、凤鸣朝阳、狮子滚绣球等。建筑的整体格调朴素又精致,具有一种隽永的生活气息。

前童的先人考虑到生活和防火所需,在家家户户的门前屋后开挖渠道,将溪水引入村庄,这形成了小桥流水这一江南水乡的典型景致,再配以白墙黛瓦的古宅,“云林有庐,其下流水”,产生出一种古意翩然的美学效果。穿行于青苔漉漉的小巷,那些古老的石花窗、飞翘的檐角、潺潺流淌的溪水,怎不令人流连忘返。

由于保留了众多的古时生活工具和场所,以及具有浓重地方特色的风俗习惯,前童被誉为是“浙东民间文化的活化石”。文化保护和发展经济有时是一种尴尬的矛盾关系。文化保护需要某种程度的守旧,包括对老房子,对古老的生活方式,而发展经济则需要和当前时代接轨的新颖理念,守旧意味着停滞,这对发展经济来说是不足取的。而经济对文化更大的破坏在于,经济能力的提高势必会使人们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质量,包括改善住房和饮食条件。于是,我们拆了老屋,盖起新楼;我们不再吃粗糙的麦饼和番薯糕,我们吃袋装的麦片和薯条。于是,我们离传统或者说传统离我们日益遥远,我们敬仰先辈但我们不愿重复先辈的生活,我们在创造新的文化的同时也不断在破坏以往的文化。从这个意义上讲,前童能留住那么多古民居和行将式微的宗族文化,是难能可贵的。

前童至今已是一个有2000多户人家、5000多人口的大村。前童人能聚族而居这么多年,首先源于他们的宗族情结。宗族情结往往和对祖先的敬畏有关。童是中国最古老的姓氏之一,史载“黄帝生昌意,昌意生高阳,高阳育老童”,老童即为中国童氏的始祖。前童人绝大多数都姓童,拥有这么一个古老得发晕的姓氏,前童人难免会有自豪感,并且很愿意作群体上的自我认同。而前童村历代祖先中出现的俊杰之士,又不同程度加深了后人的这种认同。据前童的族谱记载,仅在明清两朝里,前童就出过贡生(明经)10人,中举2人,廪生12人,国学生38人,庠生(秀才)138人;民国以来的进步人士更为众多,其中代表人物是被誉为“浙江蔡锷”的光复会成员童保暄;新中国以来,当地已有近千人取得中专以上文凭,具有高级职称的有数十人,其家族成员分布于全国各地。在宁海,民国时期的宁海第一任县长童建侯,以及新中国解放后担任宁海第一任县长的童先林,都是前童人。

后人之视今人,犹如今人之视古人。前童人在缅怀先人的荣耀时,已不自觉地将这种缅怀转化为自己的人生动力,而后人则又会重复同样的心理历程,于是前童人的整体人文素质中具有一种近乎先天的进取意识,这就是为什么前童历代可以人才辈出的根本原因,而不是平日我们常说的所谓耕读传统。当然,耕读传统也很重要,它可以奠定一个地方的文化基调,但在古时的中国,差不多每个稍有规模的村庄都有耕读传统而非前童独有,因此这不足以解释前童人与众不同的坚韧和执着。

饮誉海内的明初第一儒方孝孺(宁海溪上方人)在29岁和33岁时曾两次受当时的前童族人童思立延请,到前童授学。方孝孺在讲学之余,帮前童纂修了第一部族谱,对童氏的宗祠制度、祭祀仪式、纲常伦理等都作了详尽的规定。可以说,方孝孺对前童地域性格的形成具有深远的影响,其兼济天下的入世意识以及好学、尚古、刚正不阿的个人品性,结合前童人自身所具有的任侠、重义且又柔韧温顺的性格因子,形成了前童人刚柔相济、文武皆修的地域特色。因此,前童既出文人,也出勇士。咸丰年间,投降太平军的天台人潘飞熊在攻打宁海时经过前童,前童人童敬熙、童以钦等人联合邻近几个村庄的村民,组织地方团练,抵抗军队入侵。双方多次发生激战,前童先后有800多人死于战中。宁海民间至今仍留有“竹林住茅厂,前童晒人鲞”的说法,意为当时激战后,竹林村的房屋被太平军烧光,于是村人只得住草棚茅厂;前童村被杀者甚众,尸体排列着像晒鲞一样。前童人的勇武刚烈,由此可见一斑。

前童除有古民居和独特的人文传统外,其附近的风景形胜亦为邑人所称道。附近有八景,分别为:

塔山,景名为“塔山晓日”,位于前童村东,相传以前山上有塔,于清初时圯废。齐周华有诗云:“山巅塔已圯,百世尚留名。海上朝霞早,天边雁字横。

鹿山,景名为“鹿阜斜晖”。鹿山原名弩山,坡势平缓,有草坪,因山形像一头卧地的小鹿,故改名为鹿山。山上建有一座烈士亭。

石镜山,景名为“石镜寒泉”,山上有泉水瀑布,山下即为方孝孺当年的讲学处“石镜精舍”。方孝孺曾有诗描述:“高斋在深谷,侧径防险行。幽兰霭北牖,修竹罗前楹。”

梁皇山,景名为“梁山鹤唳”,在村西北,相传南北朝时梁王子曾隐居于此,山中有梁皇寺、东天门、石塔、龙口珠、蛤蟆石等众多景点,徐霞客赞其为峰荣水连,木秀石奇

石泻潭,景名为“石泻龙吟”,前童举人童培有诗云:“南山之谷有龙母,一声震啸风云吼。老藤高结碧潭间,峭绝游人曾到否?

学士桥,景名为“学士桥柳”,今俗称下石桥,仅一小沟,当年垂柳夹岸的景致不复可见。方孝孺曾有诗云:“古柳含烟学士桥,付与幽人频系马。”

孝女湖,景名为“孝女湖莲”,位于塔山北麓,湖边建有一座致思亭。郡邑志载:唐时汪氏女,早丧夫,守节不嫁,以养母。母好湖水,尝汲于此。母殁,遂投湖以死。故以孝女称之。明代文士赖世隆有诗云:“江以曹娥名,湖以孝女著。千秋洁白操,誓不随波去。”明崇祯年间的宁海县令宋奎光也有诗云:“荆布偏能展孝思,拚将香魂葬湖湄。於今两岸疏寒柳,犹是颦眉带泪垂。”

双溪,景名为“双溪秋月”,在塔山下前后溪合流处。童培有诗云:“两派溪流映月明,一轮冰魂共泛青。渔翁夜钓秋江水,西施归来唱涤缨。”

除学士桥和双溪外,其它六景均和古时无甚变化。1998年,前童被批准为省级旅游镇。

前童,于是成了一个令人瞩目的村庄。每年来前童旅游的人不计其数,他们或怀古或考古,或是为了感受水乡的生活情调。他们大多都没有失望。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真正读懂前童。前童的背景是江南水乡一个普通的农耕村落,其古民居反映的是旧式宗族的生活场景,它的主要意义在于显示了前童人一种朴素的百姓情怀,重生活内涵,不事张扬。这事实上也正是前童最根本的人文传统。

我觉得,前童的宗族文化有一定的凝聚力和排外性,它的存在和发展更多是为了维护宗族的生存而缺乏自觉的文化生成和意义弘扬。所以,空泛地探讨所谓的前童文化并想方设法给以拔高,这没有多大意义。或许,更重要的是如何保护前童的古建筑和古民俗,因为前童的历史蕴含在这些具体形态中。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文物资源,它们具有建筑学、社会学上的多重价值。如果前童的古建筑最终毁坏殆尽,如果那些淳朴的古民俗被现代商业社会的功利原则所代替,那么,前童将可能变得没有特色可言而等同于任何一个普通村落。不同的只是历史。

    离开前童时,雨大了些。烟雨蒙蒙中的村庄美得让人忧伤。一段隐约的江南丝竹调传来……(林备军

 

 

《塔山童谱》载:“…前童的先祖托足塔山脚下时,曾以铜匠手艺传家,务农务工,两相兼济…

童思立,字伯礼,是前童的七世祖,治家有方,卓有见识,且“任侠有气质”,因此素有口碑。元末黄岩人方国珍在浙东起义,曾写信请他入幕,被他婉言拒绝。

 

    下一篇:东 岙  2005-5-17 15:19:05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