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桃源桥 > 前尘旧影 正文
     高级检索
 
少有人知的白溪渡
陈彬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5年01月26日 09:58:10

  白溪,县人皆知。然而,白溪渡,却少有人知。就是这处鲜为人知的白溪渡却赫然出现在《嘉定赤城志》(下称《赤城志》)里。

  自从徐学研究在我县兴起之后,我们才知道水母溪就是白溪的古名称,但仍然很少有人知道上白溪,狐啸溪也是白溪的古名称。

  《赤城志》载:“上白溪,在县南四十五里,俗称狐啸溪。源出天台山华顶,东北流八十里入馀鱼溪,又东流三十里入海。”

  徐霞客对白溪的发源地作了细致的考察,称:“天台之溪,余所见者:正东为水母溪……东流过天封,绕摘星岭而东,出松门岭,由宁海而注于海。”

  《宁海县地名志》(下称《地名志》)的记载更详细,云:“白溪,发源于天台县华顶山北麓,于庙下坑进入我县……至水车乡马婆园,有大溪汇入……东向趋白峤港入海(三门湾)。主流长66.5公里,县内长54.9公里……为我县主流最长,流域面积最大,开发价值最高之河流。”

  在三种不同的方志和著作中,三种不同称呼溪流的发源地都是天台华顶山,它的终结处都是“东向”入海。由此可以得出结论:上白溪和水母溪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白溪。

  在主流长达66.5公里的白溪上曾有三处渡口,即亭头渡、桐州渡和白溪渡。

  亭头渡坐落在白峤河口,靠近大海,是宁海东部通一市的唯一交通要道。该渡不知始于何时,只从宗谱里得知亭头渡以前都要收费渡人,直到清同治元年(1862)五月才开始义渡。

  桐州渡位于岔路桐州村北边,是宁波通台州的主要交通要道。

  崇祯《宁海县志》:“桐州渡:西五十里。”光绪《宁海县志》:“桐州桥:在西南五十里,光绪初建,十七年(1891)修。’改渡为桥。”该桥都是红色材质的石板和石条建成的。

  亭头渡最为人们所熟悉,水面最宽,但只见于宗谱。桐州渡仅见于《县志》,唯有白溪渡载于府志——《赤城志》的《宁海县境》图中,但没有具体的文字说明。

  要想知道白溪渡的具体位置,必须先了解上白溪的确切地点。

  “上白溪,在县南四十五里”。

  徐霞客曾两游天台山,并在《徐霞客游记》里有如下的记述:第一次,“三十里,至梁皇山……行十五里,路有歧(岔路),马首西向天台山,天色渐霁。又十里,抵松门岭”。第二次,“宿岔路口……西南十里松门岭”。

  从《徐霞客游记》的记述中,岔路至松门岭是十里,与当地人的说法相同,而这十里的中点恰巧是“上金”。

  《赤城志》又载:“九顷塘,在县西四十里”。九顷塘至“上金”的距离也是五里。

  “上白溪,在县南四十五里”。以里程来说明的不是指整条白溪,而是指白溪的某一个点。从上述的资料中可以看出,“上白溪”这个点就是“上金”,换句话说,“上白溪”就是宋代前后“上金”这个地点的名称。

  《地名志》:“据《上金娄氏宗谱》,娄氏于汉高祖时赐姓刘,王莽时易姓为金。南宋绍定二年(1229),金宣义自霞城巾山(今属临海县)迁居于此……以其地处白溪上游,金姓始居,故称上金。”

  从“以其地处白溪上游”句中,我们可以进一步得到证实,“上白溪”指的就是“上金”。

  笔者之所以把“上金”两字加上引号,是因为上金娄氏入住的时间是公元1229年,而“上金”这个村名应该此后才有的。《赤城志》成书于嘉定十四年(1223),比娄氏入住该地早六年,比有“上金”这个村名就更早了。换而言之,《赤城志》成书时,还没有“上金”这个村名。

  既然“上白溪”就是现在的上金,那么,白溪渡也就是现在的上金。

  白溪渡能被载入《赤城志》,充分说明了白溪渡在南宋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或许有人会问,“桐州渡,在西五十里”,白溪渡会不会就是桐州渡呢?非也。

  《地名志》:“据《傍山王氏宗谱》,唐贞元甲申(804)年,原居县城东隅之王克常赘桐州叶氏。”

  这里先不去讨论无资料可佐证的叶氏何时迁居桐州,就公元804年“王克常赘桐州叶氏”而论,桐州要比《赤城志》的成书时间早419年。也就是说,桐州这个地名已经存在了。“桐州”既已存在,又何必把桐州渡改成白溪渡,后又改回桐州渡呢?

  也许有人会问,上白溪和白溪渡有无可能是现在的白溪村。我的答案是否定的。

  《地名志》载:“白溪。别名外王……位于县城西南20公里白溪西侧,以溪名村。据旗门乡《下洋陈陈氏宗谱》,陈仁约于南宋宁宗时(1195-1224)由岔路乡干坑村迁白溪……据该村《王氏宗谱》,王怀赐于明永乐甲午年(1416)自黄肚岙(今里王)迁外岙,称外王(白溪之别名)。”

  陈仁约实际上是岭头陈氏第十九世孙。根据岭头陈陈氏代平均年龄27.2岁计算,应是北宋初迁白溪(村),而非南宋迁白溪(村)。即使是北宋初(1000-1050年)入住白溪(村),比《赤城志》成书时间早200多年,但自陈仁约的孙子陈则廷迁居东山头以后,白溪陈氏再也没有其它的记载了。

  自从陈廷则迁离白溪(村)至王氏入白溪(村),其间有300多年是空白;白溪(村)绝非宁海通天台的交通要道,白溪村通岭头陈的山隍岭也没有松门岭那么重要,那么出名;白溪(村)离上金足有十里,应该是县西五十五里,与“县南四十五里”的里程不相符。有这么多不肯定因素的存在,要在现在的白溪村设置渡口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白溪王氏是明永乐甲午年入住的,比《赤城志》成书迟近200年,更无可能了。

  至于村名为什么取“白溪”,除了《地名志》的解释外,其它的原因只好由各自去理解了。

  兆岸王氏入住的时间比较早,约于唐咸通年间(860-874)。但兆岸这个地方似乎不适合设渡口。

  上了年纪的岔路人都知道,从桐州到白溪水库脚的里王村仅十里的距离,却有八座桥。大水一来,所有木桥无不被洪水冲毁。待到雨止洪去,天晴水浅之日,再重新搭桥。根据发洪水次数的多少,或一年一次,或一年几次,循环往复,不断地搭桥,直到水泥桥建好,白溪水库筑成,才彻底根治了水患。

  我读中学时,常来往于松门岭,也见过兆岸通松门岭的木桥。有时木桥被洪水冲垮以后,长时间不见把桥搭回去,行人有时涉水,有时踩着好心人垒起来的石步礅过溪。

  上金就不同了。洪水一过,水流深度合适时,就会立刻搭桥。

  在陈家坑古道(西山下坝头到让松门岭脚)西端,离岭脚庵仅百米的鬼倒坑上曾建有石拱桥。桥在庵的东边,兆岸通松门岭的路在西边,也就是说从兆岸去王爱,根本不走该桥。这就充分证明了上金桥是通天台的必经之路,而兆岸桥则不是。桥不知建于何朝何代,令人可惜的是毁于1989年的7·30洪灾。

  能证明白溪渡就在现在的上金,还一个很重要的证据,那就是历史的沿袭。

  年超花甲的老人们可能多少还有些记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每当洪水冲毁了现上金的木桥后,水不太大时,乘竹筏往返;水实在太大了,有小舟送接。小船可以坐10多人,上金专门派人摆渡。无论是乘竹筏,还是坐船,一律义渡,不收一分费用。我小时候还坐过几次呢!记得七十年代间,这艘小船还搁置在上金坝边的沙滩上。

  这是一件善事!这是一种义举!像义渡这样的义举不仅需要人力,还需要财力,更需要坚持!这绝非一人之力所能做到,也非一朝一夕所能形成,而是代代相袭,长时间传承的结果。

  综上所述,《赤城志》里“县南四十五里”的“上白溪”就是现在的白溪,《宁海县境图》里“白溪渡”的确切地点也在现在的上金。

录入: 袁慧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爱子有方
·西店为育龄妇女送健康
·人工呼吸就是“嘴对嘴”呼吸?NO!
·质量参差不齐 配镜需到正规门店
·病榻前还钱未销借条 亲属不认账告...
·受害人?嫌疑人?一步之遥!
·强蛟镇将“36条”上墙
·跃龙街道社工专题学习俞复玲
·县供销联社立足三项工作抓整改
·农村“三老”人员补助标准提高
  图片推荐:
五金创业园项目将在9月全面建成
跃龙街道社工专题学习俞复玲
强蛟镇将“36条”上墙
西店为育龄妇女送健康
爱子有方
腊八节情牵残障人士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