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情感频道 > 青春风铃 正文
     高级检索
 
一个爱打架的小男孩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6年06月03日 09:09:02

  应敏明

  “嘘……”一声声急促的口哨响起,墙弄里窜出三五人,猛地扑向另一群人,一帮十三四岁的小男孩之间的群架就这样开打了。我们的对手都是县人武部大院里穿军装的子弟,也是我们的同学。那一仗打得很艰难残酷,血流遍地,结果是我们落荒而逃。这就是我们刚读初中时打群架的一个场景。

  七十年代中期,我们还在读初中,好像没有读到什么书。很多时候学校都安排我们去学工学农学军,去帮助农民割稻,去学校的学农基地种菜,去郊外拉练军训。那时候提倡做红色接班人,要又红又专,其实又红就是提倡爱劳动,又专当然是要求学习好,首先是把政治课学好。读初中时,我虽然不逃学,但上课一定是不认真的,老师在台上讲课,我一定会在台下做着各种小动作,忘神的时候一定会被老师喊到上面去罚站,众目睽睽之下,我站在上面傲视着全班同学,嘴角弯弯会露出一脸坏笑。在老师的心目中,我可能就是一个学习不认真爱打架的小男孩。

  那时候的小孩,尤其是小男孩,和今天的小男孩是不一样的。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学校和家长都在培养乖小孩,小孩都是温室里的花。我们那时候兄弟姐妹多,父母工作学习忙,政治任务多,每个家庭对小孩基本上是放养的,小孩子挨冻挨饿是常见的事,弟弟妹妹穿的衣服可能就是哥哥姐姐穿剩下来改制的。领导的家庭也一样。那时候我们这些小孩,和大自然很近,阳光和雨水抚摸着我们,河流和山川是我们的娱乐场,我们是快乐的。

  我从小是很淘气的。现在回忆起来,虽然淘气,但偷鸡摸狗能上纲上线的坏事,我好像一件都没做过。如果硬要凑,也有,比如和同学一起去人家园子里偷摘桃李,比如看电影不买门票,都是从电影院二三米高的围墙翻进去看的。

  我母亲性子急,巴不得小孩早进学校读书,所以我读书早,十二虚岁就上了初中。但我从小就不是读书的料,初中上的又是体育班。我踢足球,踢的还不错,到现在我还经常在儿子面前吹嘘:“儿子,老爸当年是学校足球队队长,可惜没有踢下去,要不然中国足球,早就冲出亚洲了。”儿子当然知道我在吹牛,但看我吹得高兴,也就不戳穿了。

  当年,我们班同学都是从县里各学校挑上来的运动尖子,县里的体育项目少年冠军大都集中在这个班里。班里我年纪最小,一般同学都要比我大二三岁。但我敢跟年纪比我大的同学打架,还有股狠劲,当然由于我年纪小经常会被同学打得满地找牙。几十年过去了,一天我偶遇一位如今在机关工作的男同学,他回忆起有次课间我们俩打上架了,那时课间休息半个小时,前十分钟我们打得满地翻滚,后十分钟我们打累了,还倔强地站在操场上,他抽我一耳光,我反抽他一巴掌,几个班的同学都在旁起哄围观。

  从小我就有英雄情结,虽然不爱读书,但爱看《封神榜》、《三国演义》和《水浒传》,那时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侠小说还没有传进来。我非常崇拜关羽、赵子龙、吕布等三国英雄以及水浒中的108将。就近来说,我心目中现实的英雄是我们家乡的各路拳师。我依稀还记得,当年宁海出东门有王拳师,据说曾经是南京警察学校的武教头,解放后还乡一直在家乡教乡里子弟习武。宁海北门有个太极高手娄拳师,据说当年他还曾在国民党将领胡宗南家里做过大厨,藏有一身好武功,大厨还能兼保镖。宁海西门有许多大棒夹枪、英雄侠义的传说,好像西门人个个会武术。岔路角柴家则是有名的习武之乡,能打狮子跳桌角,既有技术含量又热闹好看,每年春节在老城里,我们这些小孩都因为能看到他们的表演而兴高采烈。

  母亲看我习武的意愿强,就托人四处找拳师。后来终于在母亲的帮助下,我拜了一位拳师为师。我叫他天明师傅,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大隐隐于市,功夫了得。我记得很清楚,我怕学武第一天的早上起不来,前一天晚上就睡到另一位要和我一起去学武的同学家里。两个小男孩想到第二天要跟天明师傅学武艺了,兴奋得不得了。同学家晚上点煤油灯,两个小男孩太兴奋了,一不小心将煤油灯里的煤油倒在了床上,煤油气味熏得我们整夜睡不着。第二天,不到五更,我们就到了师傅家。师傅早就在石板道地里打拳了,看到我们进去,就简单地给我们讲了该遵守的武德,还给我们表演了金鸡独立、单手俯撑和一套南拳。看得我们眼睛都直了。春夏秋冬,我们跟着师傅学了差不多一年的拳棍,主要是南拳和黑风棍。

  自从跟了师傅学拳,我走在上学的路上腰板也硬多了,以前碰上打架厉害的同学要怕,现在不怕了。心想,我有武功了,什么时候拉出来练练。尽管那只是自我感觉良好。

  一次,我们班级学军拉练到一市公社,晚上在一市中学的礼堂打地铺,不知为何事,我和比我大三岁的篮球队的男同学打上架了。过去我怕他,学了一年的拳,我胆也壮了,看见对方来势汹汹的拳脚,我想我才不怕你呢!我学的拳术该派上用场了吧。一开打,我就想着天明师傅教我的套路,他一进攻,我就退,他来一拳,我就躲,一边打一边想着师傅教我的路数,左格右挡。其实什么动作都慢一拍,花拳绣腿没用的。结果被同学打得头破血流无可招架,狼狈不堪。

  拉练回来后,我第一时间去找师傅,哭诉:我跟人打架了,您教我的套路,我都用上了,可还是打不过人家。师傅爱怜地看着鼻红眼肿的我,只是说了句:真是傻徒弟。

  一晃几十年过去,我也很久很久没有打过架了,当然也打不动了,也不应该打架,但从小培养起来的那股侠气还在。武侠小说大师梁羽生说:“武侠,宁可无武,不可无侠。”现在的国人,最是缺乏这种该有的春秋侠义。

录入: 袁慧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留住记忆中的香甜
·邂逅沧海桑田
·看谁的粽子包得又快又好
·党群同心圆 端午粽飘香
·缝补时光的沙漏
·免费婚孕检二合一 这个福利你知道...
·宁海老城的蜕变与新生(上)
·应急演练保食品卫生安全
·入党积极分子手抄党章学思感悟
·梅林杨梅岭段山体发生滑坡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