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情感频道 > 青春风铃 正文
     高级检索
 
这一年,我们毕业了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6年06月17日 11:04:38

  存知

  说实话,我不害怕高考

  最后一场英语考试结束,连那场开考前就开始下的暴雨也停歇了。可天空依旧阴沉着脸,没有一丝笑容。坐在返回学校的高考专用车中,人已经疲惫到了极点。耳边不时传来同学们互对答案的声音,偶尔也有欢笑声。虽说有三个月的假期在向我招手,我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甚至有些难过。

  窗外的景色灰蒙蒙的。我努力地靠在座位上,仰着头,想哭。仿佛听不得耳边的同学们的声音,愈听就愈发觉着眼睛里的东西往外冒。那感觉,就像是以后再也听不到了。其实,我最不害怕高考,考差了,甚至考砸了,我都不怕,怕的是,一群人,相聚了,又散了。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吗

  2013年的8月,我们在宁海职教中心进行新生军训。虽然记不清那种种的细节,脑海里也没了清晰的画面,可是只要我提到一个人,大家一定都知道。他就是廖教官。

  我曾在《十八岁之前》中这样写道:

  每个学期都有军训,最为难忘的也就是开学时的新生军训,为期7天,有位姓廖的武警教官至今令人难以忘怀。廖教官很年轻,约莫19岁,人黑瘦,声音有些沙哑(也许是喊口令累的)。

  那是一段痛苦并且快乐的时光。

  金老师(班主任)曾与廖教官在休息时闲聊,我就坐在离他们不远处。具体的一些对话我已经记不清了。那时心中的一些感觉却还记忆犹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十九岁的他,已是一名中国武警,十五六岁的我们也已经走上了新的求学之路;廖教官有一个梦想,奋斗在成为最优秀武警的路上,我们一群互不相识的同学,也将一同奋斗在宁海职教中心的土地上。

  回想当初,只不过那时流过的汗,现在又在心里流淌,那时唱过的军歌,现在又在耳边回响,那时心里默默许下的诺言,如今要一一兑现。同学们,你们还记得廖教官曾对我们说过什么吗?你们还记得新生军训教给我们的东西吗?第一次在宁海职教中心的新生军训也许成为了很多人的第一次,也可能成为了难忘的最后一次,所以,这才弥足珍贵。

  要感谢的人太多太多

  金宏波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同学们私下里常称呼他为“金宝三”,也还有人叫“老金”“波哥”的。至于“金宝三”,原是台湾剧《终极一班》里的人物,也许只是因为同姓,也就这样爱称了。

  我还是习惯于叫金老师,这是我的尊重的表达。但我又认为,同学们私下的称呼并非是不尊重的表现,而是师生关系太好了。我想,但凡是没有恶意的称谓,都有几分亲切可爱在里面的。

  自从任了班长一职,我与金老师的交集就更多了,有时一天三趟到办公室,金老师在学校的日常生活也展现在我的眼前。

  他是一个严而不厉的人,是一个可爱的人。

  同学们最怕的人是他,最尊重的人还是他。这似乎很矛盾,却又是不争的事实。金老师凭着自己的经验与班委一起把当时六十多人的大集体管理得井井有条。

  元旦晚会,那绝对是令我感慨难忘的一夜。

  热闹过后,金老师把我与另一个同学留下,说是有件事情要办。等到夜深人静,金老师才说出了口:去四楼的寝室送苹果。

  于是,趁着夜色,我们戴着圣诞老人帽,搬了一箱苹果,偷偷进了寝室。寝室里早已熄了灯,大多数人早已“熟睡”。金老师像个圣诞老人,把苹果轻轻放在每个人的枕边。我们虽然动作小心,却也还是“惊醒”了几个人。仿佛觉得,有几双眼睛在被窝中闪闪发亮,注视着黑暗中我们的一举一动。

  直到夜里十点多钟,金老师送完了所有苹果,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月光下,金老师在夜色中独自走回自己的寝室。望着他若隐若现的背影,我想,今晚全校的老师只有他一人这么晚了吧!

  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明月,刚刚发生的一切又浮现在眼前,我思绪万千,一种莫可名状的感动油然而生。我仔仔细细地去回想每一个细节,害怕漏掉了一处……

  我舍不得那些日子

  我们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是我负责写的。每一次擦去昨天的日子,再写上明天的日子。仿佛,时间都是从我的手中溜走的。所以,这活儿并不轻松,这就像是我在每天通知大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

  我舍不得那些从我手中溜走的日子。

  是因为,我们再也看不到胡老师那忙碌的身影了,我们再也不能被李老师在数学课上的幽默表达所逗笑了,我们再也不能到王老师那里背英语作文了,我们再也不能像学《市场营销》那样把一本书读烂了,我们再也不能在礼拜一穿上那身军装了,我们再也不能把被子叠成豆腐形状了,我们再也不能准时在礼拜四的晚上听到那熟悉的广播了,我们再也听不到那熟悉的饭钟声了,我们再也看不到窗边松树上的松鼠了,我们再也不能在礼拜天重走那条职高路了……我们,再也不能了。

  同学们,请永远记得我们在宁海职教中心的生活,因为那是有我们的日子,大家的日子。

  我,舍不得那些日子。

  一些话,请收下

  毕业了,是啊!我们终于毕业了。大学似乎就是天堂,在假期的尽头等着我们。可仔细想想,大学真的是天堂吗?我和大家一样,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期盼,甚至神往,可这种感觉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这样一些感觉:上了大学终于可以放松了,上了大学终于可以肆无忌惮了,上了大学终于可以不用像高三那样痛苦了,上了大学终于不用流汗努力了……可是,人生恰恰就是如此,不可以完全放松自己,不可以肆无忌惮,不可以不流汗努力……如果当真是那样的想法,大学非但不是天堂,而是可以使人丧心丧志的地狱。

  好吧!如果非要称之为天堂的话,那它应该是交流学习的天堂,是追求人生理想的天堂,完善自我人格的天堂……

  人生本来就是先易后难,哪里有还没学会爬就让去登山的。我们不妨将大学看成一座高山,是继高三那座山之后的另一座高峰。在你靠近它的时候,你应该是庄严的,认真的,神圣的。而且你也必将要去攀登。也许一路上并不会轻松,甚至处处都要小心,但最后,无论你是否成功登顶,那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它是你人生中的一座山,而并非你所认为的平坦的大道,更不是所谓的天堂,最最重要的是,你对这座山的意义有清醒的认识,并且你有足够的勇气去攀登!这就够了。

  我将如何度过我的大学?如果你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那请你要好好想想了,用心去想吧。

  我的恩师杨明火曾说过:走好人生每一步。

  与同学们共勉!

  这一年,我们毕业了!

录入: 章云惠   责任编辑: 章云惠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糊涂“安全员”“裸车”上高速
·向拳击梦之队进击
·像呵护孩子一样照顾老人
·党员志愿者关爱残疾儿童
·水利窗口推出办件与缴费一站式服...
·八面来风
·我县“青年文明号”创建活动蓬勃...
·让微型党课增强“两学一做”实效
·群众举报邪教活动有奖励
·我县万亩杨梅喜获丰收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