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情感频道 > 情爱长廊 正文
     高级检索
 
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6年09月23日 10:16:13

  讲述:Anne女 26岁公务员时间:2016年9月11日地点:QQ整理:记者岑风

  岁月是把杀猪刀,我一个90后,这阵子居然要走上相亲道路了。家里人总盼着我早点嫁出去,一大家子坐在一起聊天,说不了几句都会扯到我的终身大事上。众口一词说姑娘家最好25岁前找好男朋友,不然好男人都会被抢光了,而我已经26岁了,之前到底在干什么,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他们不知道,我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

  几乎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青春,还有一个和青春紧紧关联的人。该说我执着呢,还是痴傻呢,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女到一个26岁的熟女,我一直默默喜欢着一个人。7年过去了,我居然还清楚地记得看见他的第一眼,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每每下定决心想忘掉他,他就会出现在我的梦里,醒来后那种失落,心痛,疲惫,真是难以形容。那是横跨我整个青春的暗恋,代表着我最繁华的青春,代表着我最鲜活的生命。

  我和他是高中同学,不过高一高二不在一个班,到高三重新分班,我才和他成为同班同学,他还是我的后桌。

  他简直是从言情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身材好,又挺拔,所以气质特别好。尤其是鼻子和下巴的弧度堪称完美,典型的侧颜杀啊。要命的是他还是年段有名的学霸,我们班女生都尊他为男神。在高中那个年纪喜欢上他,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觉得自己犯花痴情有可原,不过就是时间拖得太长了。

  高三是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基本没有什么集体活动,学习是重中之重,全班同学都埋头于题海中,彼此之间很少来往,这是注定要孤独的一年。

  虽然我和他是前后桌,但共同的回忆不是那么多,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每一件小事,与他相关的小事,我都觉得至关重要刻骨铭心。

  我的成绩在班上属于中游,很多同学都很羡慕嫉妒我,说近水楼台先得月,遇到问题可以直接找学霸点拨。但事实是,碰到学习上的难题,我不会去请教他,那种心思你懂的,因为我喜欢他。

  喜欢男神会特别辛苦,如果长得平凡——偏偏我就是长相平常的女生,怎么入得了他的眼。我有时候想,如果我能像班花那样漂亮,或者他不是这么优秀,该多好,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想他,没有人和我抢。

  我喜欢他,但没有人知道。我不敢跟任何人说,因为我怕丢人。我不敢主动和他聊天,因为我觉得自己在他心里没有那么重要,我不想让他觉得我在纠缠他。

  但是他对人很好。有一次我碰到一道数学难题,问了几个成绩好的同学,他们有的不会,有的会,但三言两语讲完,我听不大明白。我心里想着要么放弃吧。他看到了,就笑着问我:“这题我刚刚解出来了,要不要给你讲讲?”我又惊又喜,慌张地连连点头。他就让我转过去,看他在一张白纸上讲解。他写了两种解法,每一步都详细写出来,每一步都在后面注明关键点。学霸的脑沟回就是与众不同,这道数学难题在他的笔下竟然如此简单,我豁然开朗。

  他的眼神那么专注,不时还抬头看我的反应,就像一个经验丰富而又耐心细致的老师……这个镜头在我以后的岁月里无数次播放,成为经典。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从教学楼出发去另一栋楼上实验课,出发的时候外面下着小雨,班上很多同学打着伞。而我没带伞,其实也懒得带,头上顶着本书就准备向前跑。他正好走在我后面,就叫住我,把他的伞递给我,他跟另一个男同学共一把伞走了。不知道是因为我是女生,离他最近,还是因为他对所有女生都是这样,想来想去,应该是后者,他一向是君子如玉的风范。

  高中毕业典礼,我们班几个女生表演小合唱。这也是我第一次登上舞台。灯光亮起,音乐响起,虽然很热闹,但我感觉自己的心已经苍老了。看着台下某一个地方,可能存在的他,忽然之间,很想哭。

  高考我发挥不算好,勉强上了一个二本院校。大学期间没什么突出的表现,没有拿到什么奖学金,也没有进学生社团,是的,我一直都是那种可有可无的存在。

  可是他不同,他进了一所Top5大学,继续当他的学霸,成为大学里的风云人物。

  我和他当年前后桌时就很少说话,进大学后联系更加少,虽然有他的微博,手机号,微信号,但是私下几乎不联系,只是在班级的群里默默关注他。他在群里发言不算活跃,偶尔冒泡说上几句,我会反复翻看,不管是多平淡的话都会觉得很美好。

  我还翻遍他的豆瓣,看他标记的每一部电影,每一张专辑,每一本书,偷偷注册微博小号,关注他互动频繁的人。下了他歌曲列表里所有的歌,在寂静的夜里独自聆听,揣测他听这些歌的心情,他所在的城市也成为我最喜欢最想去的地方……

  很后悔毕业时听从父母的安排,考了家乡的公务员,每天过着雷同的日子,没机会体会拼搏的痛苦和快乐。当然,最为遗憾的,是离他非常远非常远。他大学毕业后留在魔都打拼,而我在宁海苟且,我们分别处在两条截然不同的轨道,再无交汇的可能——话说回来,就算我和他在同一个城市,依旧没有交汇的可能。

  之前感情上一片空白,应该是从没想过交男朋友,因为我心里放不下他……虽然不可能。感觉再也不会喜欢其他人,因为投入的精力太多,心累了。

  看着身边的朋友同事都结婚生娃了,家人催促,我也知道该好好放下,让这份情感在时间的暗流里淡下去,重新出发了。

  希望能有一个人,他看着我顺眼,我看着他也顺眼,对方说什么都能明白,在一起感觉舒服。但直觉告诉我,在宁海,这样的小县城,这样的要求其实不低了。

录入: 袁慧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龙宫村“木匠三巨头”的爱乡情结
·“人社元素”助力我县农村电商大...
·大佳何镇卫生院员工参加无偿献血...
·销售河豚鱼,罚!
·第25期正学大讲堂今日开讲
·昨日“秋分” 真正入秋要到十月
·解答旅游产业和体育事业发展等问题
·象棋赛 话友谊
·八面来风
·县卫生监督所严查违规使用医疗物...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