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热点话题 正文
     高级检索
 
浙东人的精神图像与中国历史的生死场
——评浦子的“王庄三部曲”《龙窑》《独山》《大中》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3月06日 09:35:44

  朱首献

  优秀的文学往往并不止于个人情愫,更重要的是,它是一种精神叙事、精神的图像。浦子的王庄三部曲以浙东的一个村庄王庄为中心,以王世民和王世利两个家族四代人的扦格为主线,记录了在时代大变局中浙东人精神的喧哗与骚动,构成了一幅斑驳冷峻、悲慨笔深的文学图景。

  如果说文学是人类灵魂最深处的回声的话,那么王庄三部曲就是这种回声的投影,向我们展现了浙东人精神中最深沉、最复杂的运动以及其生命深层的内在图腾。书写以王世民家族为代表的浙东精英的历史担当和精神突围是三部曲最用笔力的地方。

  王世民的精神突围既是一种生存意志的飞扬,也是一种偏执人性的自伤,他带给王庄些许亮色,却又让它日渐陷落。在精神实现层面,他更是摒弃了父亲在生命意志上的偏执和激扬,走向敦厚儒雅,贤达隐忍。对待冷枪暗箭,趁火打劫,栽赃陷害他的王传本,他隐忍善待;对待绑他票的绿壳,他仁爱情怀,两度出手相救。

  王传达的生命演绎的是浙东人的隐忍精神的突围,在历史的脓汁和人性的夹击中,这种突围就像独山一样,注定是一种孤独的对决。

  《独山》是王德青精神偏执性的独山,他执著地去挣脱父亲的隐忍和担当精神,无牵无挂,为所欲为,因此,他梦想自己也能像独山那样幸福:无父无母,无妻无小,无家无室,孑然一身,无需一切。可以说,在《独山》中,王德青犹如王世民的投影,他的在场进一步强化了三部曲对王世民的偏执精神的否定。而在《大中》中,作者浓墨重写了王德青在精神上的自我超越,他不断地向王传达回归。王德青的一生是本我泛滥又否定本我、自我超越的一生。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三部曲中,王世民、王传达与王德青三个人物之间既对立,又迂回,有分有合,体现了作品在人物个性塑造上的复杂性思维。王世民的偏执与王传达的隐忍是“对立”和“分”,王德青则将这种“对立”和“分”合而为一,一分一合,既缠绕又悖立,构成三部曲在主体人物运思上的内在肌理,这种运作肌理对中国当代小说来说,是一种极其难得的美学思维。

  叙事类文学的故事之所以生动,根源于人物本身的复杂性,王世民、王传达和王德青犹如三面镜子,他们的相互折射、相互映像、相互牵制,使王庄三部曲在人物的丰润性和叙事的曲折性上跳得更高,走得更远。

  总而言之,王庄三部曲对以王世民家族精神突围的书写,展示了浙东人在历史激流中刚硬生猛、隐忍敦厚的生命表现,其中有冲撞、有磨难,有漩涡、有险滩,有苦闷、有欢愉,但其血性刚猛、善慈仁爱的生命意志则是浙东土地生生不息的命脉所系。当然,三部曲中所书写的浙东人精神中的隐忍之气更为可贵,作品通过对这种隐忍精神的书写,深刻诠释了浙东人大而不巨、中而致和的内在生命韵致。浦子将三部曲的收官之作名为《大中》,这绝非仅是一座山的名字,而是寄予着作者对浙东人的这种隐忍精神的礼赞。

  在总体性上,三部曲中作者在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历史叙事姿态,如果说《龙窑》更多地游走在历史与故事的边缘而更侧重向故事本体偏移的话,那么,《独山》中,作者显然已经开始自觉地切近历史,并且有意识地将自我的历史反思置入故事的复杂呈现之中。

  在艺术上,三部曲的架构独出心机,特性鲜明。三部曲虽独立成篇,但却连环细笋伏于中,彼此勾连,互文互现,由一到三,浑然一体。《龙窑》以王世民为主,单刀直入,一线串珠,直上无枝;《独山》是玲娣、传达、传本三“国”演义,抽丝剥茧,步步为营,密不透风;《大中》则德青、婴婴、德行、德勋、苔苔、跃进甚至李文、土改、杰尔逊、球球等多头并进,遍地开花,百川归海,将故事的张力拉到了极限。这种成功的架构体现着作者在故事布局力上的沉稳和纯熟。而且,三部曲的叙述自成一体,非常自我,有时淋漓冲动,有时刚健雄劲,有时粗中有细。

  譬如《独山》和《大中》中均有不少省略句读的语段,它们一气呵成,酣畅淋漓,语场强烈;王世民掉入龙窑火眼前后、王传本上山落寇、山海平调《泣颜回》等场面的叙述则刚劲雄健。浦子一贯是一个文学语言的苛求者,王庄三部曲表现尤甚,可谓字字俱费经营,三部曲的语言有时急如破竹,让人震撼;有时嘈嘈切切,乱而有章;有时和风细雨,让人熨帖;有时狂放怒张,粗直伧俚;有时则又质感胶着,韵味醇厚。

  三部曲语言还有着最鲜明的特点:文字如炬,凝而不滞,笔如刀喙,骨傲思清,风格峥嵘,多激愤之气,充分地体现着浦子独有的文学言说方式和话语惯例。此外,三部曲的意象也非常奇特,想象则极为大胆,例如作品中火的意象,蛇的意象,雀的意象,花的意象,水的意象等,几乎都超出常规,为作品增添了瑰丽的气息。

  大胆的想象在作品中更是层出不穷,如《泣颜回》一节对唢呐声的描写:这锁呐声,听来有些怪,渐渐的,人们终于听出了,它就如冰水里捞出一般,淅淅沥沥,让人哀哀怨怨,凄凄惨惨;这锣鼓点,有些唐突,有些尖锐,让人有些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当锁呐哇哇地鬼哭狼嗥时,锣鼓正丈对得儿地雷电交加。当锣鼓把一腔愁水流成一条愁河时,锁呐正把一腔哭声跃上峰巅。听觉、视觉、触觉反复转换,成功地描绘了一场乐器的狂欢。

  (作者系浙江省作家协会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副教授、青年评论家)

录入: 袁慧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关注公益,我们一起行动
·巧手插鲜花喜迎妇女节
·跃龙水车村举行庆“三八”联欢晚会
·跃龙五丰社区获市首批“百强示范...
·梅林街道村委会换届工作全面完成
·跃龙街道持续推进危旧房排查治理...
·桥头胡街道无人机巡查监管“两违...
·桃源街道打造我县首个社区党群服...
·天步子来宁海开展书法交流
·防聋治聋 精准服务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