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往事如烟 正文
     高级检索
 
忆年少事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4月24日 09:03:41

  陈在兵

  时间流逝、光阴荏苒,人生一晃五十年过去了,从懵懂少年成了知天命的大叔。日前约少年的伙伴聚了两天,谈及童年、少年时的许多事,如同昨日,历历在目。特回忆撷录三两事,以飨思念。

  一是看牛。看牛是放牛在农村的叫法。以前每个生产队有几十头牛,安排十几户人家管,一家一头。我家从我有记忆起就有一头牛要管,先是姐看的,我年纪稍大后,大约七岁,闲时就帮着看牛。看牛分农忙与闲时,农忙时在中午与下午时段趁空看牛,闲时则是整天看牛,冬天在牛栏里用草料喂养。看牛有许多乐趣。一是骑牛,男女都骑,但上了年纪的基本不骑,怕摔。骑牛最大的难在于下坡尤其是陡坡,要紧紧抓牢牛尾巴,否则光溜溜的牛背容易摔人。二是采野果野花。主要是在山上放牛时才有。野果有春季的斑楂、树莓,夏天的山茄、乌饭,秋季的毛栗与毛楂等十几种,野花则很多,春天尤其的多。现在山茄据说很难见到了,有人在试着人工栽种,用于制作饮料。三是玩游戏。尤其在闲时看牛,十几人赶牛上山后,领队的就组织大家玩,有时候玩丢手绢游戏,有时捉迷藏。有乐趣也有不愉快的事,比如碰到大蛇、马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污染少,野外生物,碰到碗口粗或手臂般粗的蛇是常事,有时还是毒蛇,往往被吓得脸发白,腿打抖,晚上做恶梦。被马蜂咬则是常事,有一次右眼被咬,肿了一星期才退,手臂至今尚存两处疤痕,可见马蜂的厉害。

  二是斫夏柴。这是脏累苦的活,在我的经历中,属于最最最艰苦的活了。那时的我年纪不到十五岁,胆量小,总是疑神疑鬼、担惊受怕的。野外毒虫、蛇蚁、野刺等无不令人惊心,稍不小心就会中招。七月中旬时节,上田坎、山边砍柴,单是太阳的暴晒就令人难受,时不时出现的蛇虫、无所不在的野刺会让你难以忍受。记得有一次,我去收斫好的干柴,俯身抱起柴时,看见柴底盘着一条黑幽幽的大蛇,那种情形,到今天我都忘不了。心头嘭嘭跳,又不得不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地赶走蛇,收起柴。那种苦、那种无助与无奈,与看牛相比,别说乐趣了,简直苦不堪言。但苦归苦,累归累,由于家中缺柴火,该干的还得干,一直干到高中读完为止。

  三是水漫夜谈。水漫地坛处于村中心地带,十字路口,边上有一小卖部,是人们晚饭后休息闲聊的固定场所,时常有十几二十个大人小孩在饭后聚着。其东边路旁不到十米处住着一个我叫“小爷”的四十多岁独身男人,显得很有学问,稍大后了解到他在解放前曾经当过国民党的官,家属都留在上海。在那时对我们小孩子来说他就是一部百科全书,好像什么事都知道,我们也非常喜欢呆在他身边,问这问那,满足自己小小的好奇心,差不多天天如此,乐此不疲。那时对大事不懂,对打仗什么的很有兴趣。记得有一次“小爷”说在上海见过美国的大军舰,如何如何的大,听得我们如痴如醉的,向往得很。有个伙伴问他有没有见过美国的航空母舰,有多大,他告诉我们,航空母舰非常大,上面能开飞机,具体点讲,宁海到宁波有多远航空母舰就有多大。唬得我们嘴巴都合不拢,想想那该多大呢?反正是非常之大。其实那时根本不知道度量的多少,更不知道宁海到宁波有多远,所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直到高中毕业前,才有所了解。诸如此类,一天天、一年年,慢慢我们长大了,在疑惑与不解中成长了。现在很多知识都普及了,但想起那时的水漫坛夜谈,虽然年少幼稚,懵懂无知,却有深深的回忆,就如同自己成长过程的一个节点,受益匪浅。

  年少时经历的事情又杂又多,在此特撷取三段,聊作纪念。

录入: 袁慧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全力打造桥头胡村级铁军队伍
·岙胡村笔架山步道修建
·跃龙街道组织妇女干部学习取经 “...
·梅林成人学校首届美丽庭院设计培...
·桃源街道“银龄互助”让居家养老...
·跃龙街道打造“法治+生态”低碳宣...
·桃源街道“迅雷”拆违推进“三美...
·跃龙强势推进“两路两侧”整治工作
·桥头胡街道绘就“作战图” 全力消...
·针灸也能减肥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