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情感频道 > 至爱亲情 正文
     高级检索
 
山路弯弯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4月28日 09:09:01

  冯雪静

  山路弯弯,田埂路漫漫。

  走在这条弯弯的山路上,熟悉而温暖,旧日甜美的时光,如山野之风,带着泥土的气息,带着花木的芬芳,从眼前飘忽而至。山,还是那座山;路,还是那条路。冬日里,那丛丛苍老枯黄的野草,都自顾自地蓄根,以待葱茏衍生。蒲公英的种子,梦幻般地在眼前轻盈飘逸。山野中,时不时地还能听到虫儿唧唧的合唱声,偶尔还会从远处传来鸟儿的婉转啼唱,让人情不自禁叹惋“时光流逝,岁月静好”。

  将车停在路边,沿着迤逦绵延的山路,一步一步往上爬,我就想重温下和奶奶一起爬山路,走过那一道道弯儿的感觉。

  童年时光,那沉重的脚印,久远的画面,多少次,在我梦境中出现。记忆深处,每年好几次我和奶奶都要在这条蜿蜒的山路上穿行,苦而累,可温馨而美好。

  “奶奶,姑姑家到了吗?”

  “快了,爬完这条山路,就是你姑姑家了。”

  姑姑家就在山路尽头的不远处,当初全国闹饥荒,“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奶奶以为将姑姑嫁到山里就有饭吃,没想到姑丈好赌不顾家,姑姑膝下一儿两女经常饿肚子。奶奶心疼不已,省吃俭用,想尽法子补贴姑姑。姑姑家虽地处幽僻,路途遥远,但阻隔不了奶奶想女儿的那份心情。六七岁时的我,每一次和奶奶去姑姑家,爬山都累得要命,可每一次我都会跟着去,年年爬,岁岁如此,而今忆起,也许我喜欢的就是奶奶陪在我身边的那种感觉,美美的,甜甜的……

  记忆深处,我和奶奶经常穿行的还有另一条路,那是芦苇塘边的田埂路。田埂路泥泞而狭小,如龙伏野,逶迤而行。一眼望去,满是水牛深一脚浅一脚的印记,路两旁那草儿,一年四季都参差不齐,还留有老牛嚼过的齿印。每年芦花飘飞,笛声四起的季节里,看着眼前老牛留下的这些“杰作”,会让人禁不住哼起那首美丽的台湾名谣,“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

  走完泥泞的田埂路,就到了青珠山脚下,山脚下有个村叫青珠村,村里有我奶奶的哥哥,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古朴的四合院门口那简易小棚里,听奶奶说,四合院本是他们家的。年轻时,奶奶貌美,有一官少看上了奶奶,可奶奶已有心上人,坚决不愿嫁给官少,于是那自家的四合院就被官府封掉了,奶奶的哥哥,妻离子散,日夜痛哭,瞎了双眼,只得一个人住在这简易棚里。

  哥哥家的凄惨遭遇,是奶奶一辈子的伤痛,也是奶奶一辈子的牵挂。奶奶经常带我来这儿照顾瞎了的舅公,洗衣,做饭,打扫木棚屋。舅公家的米饭吃起来总有奇怪的味儿,现在想起来,可能是馊了的缘故。而小时候跟奶奶一起来看舅公的我,绝不会体会到一个孤寡瞎眼老人的生活之艰幸,命运之绝望。可舅公也许从没恨过奶奶,尽管奶奶是他不幸之根源。每次我和奶奶来舅公处,舅公总是客客气气,说说笑笑。奶奶每周来一次,照顾了舅公近三十年,直到他去世。去世那天,奶奶大哭一场,年少的我,只听得旁人在劝道:“你这一辈子,对他也算尽责了……”

  岁月如水,一去不返。最爱我的奶奶,离开人世已多年了,但我经常会想起有奶奶陪伴的旧时光,温馨而美好。记忆中,多少次,那弯弯的山路,那泥泞的田埂路,在我梦境中飘忽而过。弯弯的山路尽头,有我奶奶对她女儿的一生牵挂;苍茫的田埂路上,永远弥漫着奶奶对她哥哥的一世愧疚。奶奶这一生,是勤劳的一生,是凄凉的一生,也是牵挂的一生。

录入: 袁慧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交通安全记心头
·科技嘉年华 快乐你我他
·由幼儿园的贴心小举动想到的……
·吃笋过量诱发胃出血
·高速“堵点”看过来
·正学东路“跨栏”频现
·八面来风
·禁毒宣传进商铺
·越溪乡中心幼儿园新建教学楼工程...
·我县成为“优生优育优教”指导中...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