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往事如烟 正文
     高级检索
 
避司弄往事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7月03日 09:03:39

  应敏明

  我的外婆家就在避司弄从北到南尽头的东边,是一座木结构的四合院子。记忆中,那个院子干干净净的,前院有个葡萄架子,后院则有一棵大橙树。那时,果树上的果子什么时候能长出来,什么时候能吃,成了我们这些孩子心中最记挂的事情。

  我的童年就在这座四合院里。我的外公是位老知识分子,印象中,他总是笔直地坐在中堂的太师椅上,不苟言笑。我的外婆从小没上过学,每天忙里忙外,脸上总是一团和气。

  在缑城,避司弄可谓人人皆知。不过,虽然名头大,其实它不过是一条长不到二百米,宽三、四米,窄窄的一条狭墙弄而已。有些老人说,在很早的时候,缑城自南往北都是山,到了现在的县政府驻地,往北才变得平坦。当年的避司弄就是山里的一条水涧。明永乐年间,永乐帝因为宁海名儒方孝孺不肯为他登基写昭书,就灭了方孝孺的十族。当年缑城哀声连天、血流成河,许多方孝孺的族人就被灭杀在这条水涧里。尸体堆积如山,将水涧填得满满当当。很多年以后,这里变成了一条弄堂,但因为当年那场事件,人们给弄堂取名避司弄,谐音避尸弄。“避”是土话,是溢出的意思。当然,这样的说法无从考证,或许只是老人口中的一个传说而已。

  避司弄的北口就在县前街,现县政府正对南面不到一百米处。那是当年缑城最热闹的地方。晚清、民国时的避司弄,两边都是商贾和有钱人的院子。从县前街进去的避司弄,左边依次有灵影照相馆,咸货行,胡家坦旅社,源来居纸店,范文成院子,银行,林家道地等。右边依次有源来居布店,徐法家院子,万丈春药铺和院子,范银金院子,邬家道地等。解放后,因为特殊的原因,这些房子大多换了主人。一段时间里,万丈春药店还变成了警队和解放军一中队的驻扎地,七十年代初还变成了电影院。

  听老辈人讲,在晚清时期,避司弄最大的老板叫范文成。当年半条避司弄的房产都是范文成家的,他家光佣人就有几十个,还专门配备有养马的人。当年的中大街上不时能听见“踏踏”的清脆马蹄,街上的行人和商店里的人都驻足观望,小孩子更是羡慕得不得了。可惜后来范文成染上了鸦片,才导致家道中落,大部分房产也就转卖给了其他商户。

  徐法家则是西溪山里人,其父辈在上海做竹木柴炭生意发了洋财,回乡在避司弄和开金银店的范银金一样置买了几个院子,前后相通叫四串堂。民国时,万丈春药店的老板叫陈洪澜,水车人,家大业大。当年,避司弄朝东一面有三分之一的房产都是他家的,有相通的三个大院子,其中一个是药店。他还在一市、七市有大量的田产。当年陈洪澜还是缑城有名的慈善家,灾年捐赈,平时救济穷人,曾获当时国民政府颁发的慈善奖状。就是这么一位有钱人,平时生活却极为节俭,有二则小故事可见一斑。

  据说,陈洪澜当年去一市、七市收田租,从不坐轿,三四十里路都是走着去的。一次,他赶去收租,当地的土匪听说陈洪澜要来,就早早等在枫槎岭上,准备劫他。陈洪澜收完租后,一人走上枫槎岭,结果就遇上了土匪。土匪看见陈洪澜穿着一身粗布衣襟,就向他打听路上看见过陈洪澜没有?陈洪澜一听,双脚便软了,嘴上却说,自己不认得陈洪澜。这时,恰逢两个轿夫经过,陈洪澜装肚痛,坐上轿,这才摆脱了打劫的土匪。据说,这也是陈洪澜平生第一次坐轿。还有一则故事,是说有一年端午,一个乡下亲戚给陈洪澜送了一条几斤重的大鱼。陈洪澜舍不得吃,就拎着去卖给了避司弄口的咸货行,自己则留下大鱼剖出的内脏下酒。

  避司弄的建筑大都建于晚清民国。胡家坦的旅社是混砖木结构的三层楼,用料粗实,少雕刻。源来居、徐法家、范银金、万丈春等宅院是中式建筑,但明显也有西式元素,一些门窗是西式凌形纹,上玻璃的,徐法家的院子木梁上沿还刻有西式花纹。一些院子还有古木,让人有岁月静美的感觉。如今,避司弄的建筑大都已极为败落了,大部分居民都已搬走,拆建也已开始。不过,听说这次拆建会保留一些较为有名的老宅。

  或许是怀旧,连续梅雨后,恰逢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到避司弄转了一圈。弄堂里散发着淡淡的霉气,一片荒凉。当年的咸货行和胡家坦旅社已拆倒,砖石满地。我的外婆家林家道地也是大门紧闭。我推门而入,只见梁塌、门破、窗空,无用的家具横七倒八,道地里杂草丛生,一副惨败景象。

  看上去依然很有生活气息的还是源来居。道地里花木茂盛,厅里挂着主人年青时的夫妻合照,两边放着两把雕刻精美的清代太师椅。已八十高龄的主人程行茂先生在休息,我没有惊动他。程先生是源来居的大公子,也是我二十多年前供销社工作的同事。我印象中的程先生,高瘦的个子,手指细长,眼睛透亮,善于生意。

  走进徐法家的院子,徐法家八十三岁高龄的侄子徐可士还住着。房内黯黑,家什陈放杂乱。老人身材圆润,神态祥和。院子里有口线条非常古拙的四方石板老井,井边青苔簇簇,井内清水冽冽。

  最能见证缑城时光变迁的,当然还是宁海照相馆。宁海照相馆诞生于民国,民国和解放初私营时叫灵影照相馆,后公私合营变国营,改名为宁海照相馆,当年它是缑城最好的照相馆。我小时候,每逢过年,我们家都要在此照全家福。六十年代,照相馆橱窗里长期陈放着一张漂亮的大尺寸的男女结婚照,照片中的人物就是我的二姨妈和二姨丈。这张照片,“文革”前从橱窗里撤下来,原来由我二姨妈自己一直保存着。今天,这张珍贵的照片已悬挂在我表妹的美国家里,是她永久的缅怀和纪念。

  很快,避司弄就要被拆了。千百年来,人来人往,多少房子被拆,多少房子又建起来,这并不奇特。但我想,建筑没了,情感却依然会留下。无论何时,人们都会在心里记住这条曾经经历过苦难和繁华的避司弄。

录入: 袁慧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我县规范农家乐民宿治安消防管理...
·桥头胡街道举办“剿灭V类水” 暨...
·梅林街道进村入户宣传农房安全知识
·桃源街道下桥村举行“红心齐向党·...
·跃龙街道枧头村举行红歌 红舞迎“...
·跃龙街道兴圃社区“暖心工程社区...
·建新赵氏集团员工无偿献血献礼建...
·桃源阳光家园解除残疾人家庭后顾...
·跃龙街道设立“曝光台”促进干部...
·桥头胡双林村农家乐联合工会助推...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