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宁海新闻 正文

掌声响起来,我心更明白

——说说“感动中国”群众文化艺术周金奖获主王建平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7月07日 09:11:51

 

  哪知道你曾历经贫寒

  王建平的第二位老师是时任浙江歌舞团副团长的谭丽娟。他对记者描述拜师的经过,连细节都历历在目。

  那年他25岁,学习声乐如饥似渴,也有点乱打乱撞。有一次,他出差到外地,在火车站买了本《咽音唱法的8个步骤》,如获至宝,每天照着练还不过瘾,又写信给远在广州的作者罗荣钜,要拜他为师!好在罗荣钜回信了,说你来广州太远,我给你介绍我的师妹吧,她在杭州……

  王建平心头热怦怦,拎着早一天就买好的青蟹,平生第一次来到杭州,那时候交通不便,到杭州已是深夜12点了。人生地不熟的,王建平买了张地图,找到浙江歌舞团所在的松木场路,已是凌晨2点。先找了家10元一夜的小旅馆住下,一颗忐忑的心总算放下了。没睡几个钟头,王建平就起来了,他要赶在谭丽娟上班前,就在门口等着!

  那时候的通讯,远没有现在方便,王建平又不认识谭丽娟,他就和门房的老伯说好:“如果谭老师来了,就招呼一声。”不知是老伯没注意还是谭丽娟没从大门进,反正是等啊等,就是不见谭丽娟的身影。好心的老伯走过来指点:“谭老师应该来了,喏,你去楼上琴房找找看!”

  王建平怯生生地,一个琴房一个琴房找。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谭丽娟。谭丽娟当时50多岁,虽是浙江的声乐权威,但态度亲切:“你就是小王啊,你等一下,我先上课。”那一刻,王建平眼泪都快出来了!

  谭丽娟先叫王建平唱几首拿手的歌曲,王建平唱了《牡丹之歌》《乌苏里船歌》《小白杨》等,谭丽娟一一指拨。末了,说:“小王,我们先去吃午饭,就到我家随便吃点好了。”她骑上自行车,驮着王建平,径直到她家。饭毕,谭丽娟对他说:“你基础很好,加把劲,是个可造之材。这样吧,你每星期来杭州也不现实,还是自己练为主,两个月来我这里调教一次,好吗?”

  王建平感叹:唉!那真是个纯真的年代,哪像现在,人与人之间就是金钱关系。你要拜师,钞票讲话。要拜这样的名师,还不知要多少钱呢!

  王建平在谭丽娟那里受教两年,没收一分钱学费。虽说金钱越重要,人的价值越凸显;但如果金钱太过沉重,人与人之间的情义也就淡薄了。

  离家的时候

  除了拜名师向老师学,王建平还读函授,参加东方歌舞团声乐培训班的学习。记者不解地问:“我们学中文的,函授有课本;你唱歌,怎么函授呀?难道磁带寄来寄去?”“对,就是录音带寄过来跟着学,然后把自己唱的录下来寄过去,请老师评判。”王建平答。

  函授班的老师,那都是国内的大牌。声乐是曹静波教的,教唱情的是文化部副部长、东方歌舞团团长王昆。王建平学习了系统的气息、发声方法和情感表达、歌曲处理,还有“视唱练耳”。在敬畏和自信之间,王建平获得了微妙的心理平衡。

  1989年,王建平从宁海棉纺厂“停薪留职”,和一帮爱好文艺的年轻人一起活跃在“宁海青年歌舞团”。他是台柱子,每次演出的压轴戏总是他,《敢问路在何方》《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等每每赢得全场掌声,“再来一只”呼声如潮。一般每场他都要唱4首歌,才能下台。有一次在黄岩,他唱了6首歌,观众才恋恋不舍地“放”他走。

  大概在青年歌舞团待了三四年,王建平又走出宁海,先后到温州市歌舞团和湖南韶山市歌舞团。30岁那年,他又到广东深圳,一个人租房子,每夜去歌厅唱歌。

  深圳的演艺吧分两档,低档的鱼龙混杂,以通俗唱法为主。按王建平的秉性,肯定在高档演艺吧,且以民族唱法为主。每夜要演三四场,比较辛苦,但也锤炼了自己的舞台经验,尤其在与观众互动方面。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离家的日子久了,王建平的思乡情结愈加浓烈。1999年,王建平回到宁海,加盟太平洋餐饮娱乐有限公司,从演艺厅经理开始起步,一直做到现在的总经理。这段时间,王建平“偶尔露峥嵘”,参加宁波卡拉OK大奖赛,轻取一等奖。

  拿破仑曾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王建平是个有心人,他从“太平洋”上班第一天起,就向老总的目标努力。为此他每天全身心投入,第一个进门,最后一个回家。虽然看上去不声不响的,但每一步都踏踏实实,每一步都在向既定的目标接近。

  紧摇桨来稳掌舵

  记者曾认真地问过王建平:从艺人到商人,你是怎样实现“华丽转身”的?王建平思考片刻,轻声作答:第一,从艺人到商人,要学的东西太多;第二,到现在,我也没有抛弃心中的梦,本质上还是个艺人。

  他参加专业的餐饮培训,参加宁波市旅游局主办的职业经理人培训,参加全国经营师培训……虽然这些东西和他的梦想十万八千里,但他硬着头皮坚持下来,还真被他考出了经营师职称(中级)。

  作为县音乐家协会副主席,自己一展歌喉是一方面,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组织、协调工作要做。王建平和县音协一班人,热心社会公益活动,从拥军、助残、敬老到社区文化活动,频频亮相。王建平的歌声,从城区东观山一直响到了长街香花山。去年的“蒙恩杯”中老年歌唱大奖赛,王建平负责辅导老年组。这些大妈、大伯一是太空闲,精力多得没处泄放;二是心急,不管别人三七廿一,王建平被缠住教唱,累得够呛。他还利用“太平洋”这个平台,为许多活动锦上添花。残疾人一边听歌,一边领到了助残的被褥,暖心;老人们一边看戏,一边发到手食用油,笑声……

  原宁海业余艺术团团长张建国,是王建平声乐的“领进门”师父,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起来。他告诉记者:王建平的声乐,男高音较拿手,过去以军旅歌曲为主,路子和阎维文有点像,比较政治化。现在呢,随着社会潮流的变迁,怀念父亲、母亲的歌曲流行开来,他也与时俱进,靠近刘和刚的路子,比较生活化……

  王建平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妻子因喜欢唱歌,和王建平走到了一起。大概遗传之故,儿子从小就歌唱得棒棒的,大学上的是酒店管理专业,也算是子承父业。

  王建平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对同学、朋友犹念旧情。记者听到了这样一则故事,很是感慨:王建平的某乡下同学,素无往来。因“倒会”,同学避逃外地。后因儿子结婚,该同学叫了同班同学总共两桌人,捧捧场。到喜事那天,被叫的两桌人,只来了半桌,其中就有王建平!王建平说:“大富大贵的,捧场的人多,缺你一个无所谓;但人家落难了,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份支持啊!”

  现在,王建平依然每天早起,6点半就出现在徐霞客大道,跑步、练声……天是明朗的天,身边的大溪柔顺、舒展。王建平觉得:脚下的路,越走越宽畅。

  记者想起了曹操的《短歌行》: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王建平心中的“君”,不是美女,当然也不是金钱,只能是他心爱的声乐!

 
责任编辑 袁银泽     稿源 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