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情感频道 > 情感美文 正文
     高级检索
 
你是我生命中最美的相遇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7月07日 09:09:06

  叶东亚

  认识姐姐的那年,我还是一个读三年级的小女孩,尽管我们只有短短二年的相处时光,却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遇见。

  那时,姐姐作为最后一届知青从城关下放到了我们村,而知青点的那排小平房就在我们家的附近,于是,我们俩的姐妹缘分就这样开始了。

  第一次被姐姐吸引是她刚来不久,正赶上邻居家的儿子结婚,那时农村识字的人不多,会写毛笔字的更少。姐姐自告奋勇给他家写喜联,很少夸人的父亲对她赞不绝口,说她的字形“苍劲有力”,落笔如“行云流水”,却又”刚柔相济”,很有大丈夫的气概,父亲的话顿时让小小的我对这位大姐姐产生敬慕之情,自然而然地,才女姐姐就成为了我心中的偶像。

  可能是初来乍到的缘故吧,二十来岁的姐姐在这个冷冷清清的知青点里显得孤单而寂寞,于是我就成了大姐姐的小跟班。每天晚饭后,我背着书包走进那间简陋而干净的小屋:前面一张小床,床边一张书桌,后面一台小土灶,中间整整齐齐地堆放着几个大大的纸板箱,然后用一道布帘隔开。昏黄的灯光下,一大一小两个女孩静静地各做各的事:我写作业,姐姐看厚厚的书。有时作业少,没一会就写完了,我就痴痴地盯着姐姐看,黄晕的光暖暖地流淌在姐姐的身上,恍惚间就像是欣赏一幅欧洲古老的美丽油画,沉浸在书中的姐姐柔情似水,安详而美丽,偶尔抬头和我目光相遇,便微微一笑,“小鬼,睡觉吧。”接着便又低下头了。于是我对姐姐所看的书越来越好奇,这书中究竟有什么呀,让姐姐如此投入,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了:“姐姐,你这书里到底有什么呀,那么喜欢看?”姐姐轻轻地笑了:“姐姐的书里有黄金屋、有颜如玉,你想看吗?”“想看想看。”尽管我还不大明白书中怎么会造有“黄金屋”,但我已无法按捺住那蠢蠢欲动的好奇心了。姐姐就在我充满期待的目光中,打开小屋中间最上面的那个纸板箱,我走近一看,满满一大箱的书啊,姐姐抽出其中稍微薄一点的一本,递给我:“这本适合你看,只要你喜欢,姐姐这几个箱子里的书你随便翻。”我接过一看,是一本带有战争色彩的小说——《西沙儿女》。虽然平时也翻翻父亲看的书,可都是半文半白的,看不懂,只能看看插图过过瘾,现在我终于可以完整地看完我喜欢的书了,看着这几个箱子,我的眼睛都发绿了,这几箱书对一个嗜书的农村孩子来说,是多大的诱惑啊,这知青姐姐简直就是上天派来的神仙姐姐啊。从此,我一发不可收,每天一放学就赶紧写作业,吃过晚饭就往姐姐屋里跑,一本一本地越啃越厚,碰到不认识的字词就问姐姐,姐姐总是耐心地告诉我读音又详细地讲解意思。夏天的晚上,我们就在蚊帐里过我们的书瘾,冬天来了,我们就早早地一起捧着书挤在暖暖的被窝里,直到睡意朦胧。

  就这样,在两年的时光中,我在姐姐的小房子里幸福地编织着我的梦想,在这里,我初尝了李白的杯中酒,结识了豪放旷达的苏轼,甚至还偶遇了逍遥的庄子。姐姐将我带进了另一个美妙的精神世界,让我这个农村的女孩有幸在温婉而沉静的古典文学里早早地遨游了一番。如果说现在的我还能守住一份淡泊,远离浮躁,这和小时候姐姐的领引是分不开的。在共同的阅读中,我和姐姐也结下了深厚的姐妹情。

  春节在不知不觉中就要来临了,姐姐也要回城里去过年了,这时的我,心中是满满的失落和不舍,尽管姐姐一遍又一遍地承诺,过了年就回来,但我还是情绪低落,最后在姐姐答应给我从城里带好看的书来,我才面露喜色。

  春节过后,姐姐终于回来了,她不但带来了书,还给我带来了面包。这是我第一次吃到书里描写的“松松软软”的面包,里面裹着红豆馅,闻着还有一股奶油味,咬一口,又香又甜,尽管后来吃过品种繁多的各类面包,但无论哪种味道都比不上记忆中姐姐给我买的红豆面包了。

  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游走着,初夏的时候,做裁缝的母亲给我做了一件白色的圆领衬衫,当我显摆着穿给姐姐看的时候,姐姐认真地帮我翻好领子,笑着说:“你把衣服脱下来,姐姐让你变得更好看。”我将信将疑地把衬衫递给姐姐,只见姐姐拿起圆珠笔在圆领的两边一会就画出两朵花儿,领边缀满一颗颗小星星,然后用各种丝线仔细地绣着,等我第二天醒来时,发现我的衬衫的领子和胸前都已经鲜花盛开了。那一天,我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中,出尽了风头。可见,我的姐姐不但是才女,还有一双巧手啊!

  还记得那天,我和平常一样匆匆吃过晚饭就踏进了姐姐的小平房,却看到一向整洁的小屋有点乱,姐姐正在打包东西,我突然心里一动,脱口而出:“姐姐,你要回家一趟吗?”姐姐停下手中的活,安静地看着我:“姐姐要回城里去上班了,不回来了,本来早该告诉你的,可怕你难过……”接下来姐姐说的话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姐姐“不回来了”这三个字,那夜,我第一次没看我喜欢的书,只是帮姐姐整理着东西,姐姐轻声叮嘱我好好读书,有机会上城里去找她,我好几次都想流泪,但我还是忍住了,我怕姐姐难受。

  第二天中午回家吃饭时,母亲告诉我姐姐早上已经回城去了。尽管有心理准备,但眼泪还是不可抑制地流下来,我嚎啕大哭,母亲安慰我说:“你姐姐就是怕你难受,一直瞒着你的,你要为姐姐有回城的机会感到高兴啊,那么优秀的女孩,应该有更好的前途的。”

  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姐姐了,那时交通落后,通讯不发达,虽然我很想再见到姐姐,但从没去过城里,心有余力不足啊,等我渐渐长大,姐姐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了,但在不知不自觉中总会想起姐姐,想起那段温情的相伴。

  现在我已在城里定居多年,却从没在这小城里和姐姐相遇,有时我想,岁月早已给我们染上了沧桑,就算对面遇见,也可能只是陌路相逢了吧,每每想到这里,心里总会涌出淡淡的伤感,但有时想想姐姐不就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小城里吗,心里又觉得暖暖的。

  姐姐,你呢,是否还记得你生命中曾出现过的那个总倚在你身边、和你一起挑灯夜读的书虫女孩呢?那么多年过去了,你曾住过的小平房早就不在了,可你一直都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遇见,流年依旧,岁月静好,如果上天能让我们再一次相遇的话,我一定邀请你故地重游,再续属于我们的美好故事。

 
录入: 袁银泽   责任编辑: 袁银泽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传统文化村庙岭》新书首发仪式...
·“智慧防汛”助城市安全度过汛期
·流动大舞台“法治宣传浙江行”走...
·缑城出梅进入盛夏时节
·我县广告协会试点先行实现政企分离
·教育系统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家访活动
·“拼一把也要救人,毕竟是一条人...
·岔路“四级路长制”模式助推 小城...
·桥头胡街道全力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
·宁波生物产业园喜获“十三五”国...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