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情感频道 > 情爱长廊 正文
     高级检索
 
我的婚姻从谎言开始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7月21日 09:12:29

  讲述:小安(化名)时间:2017年7月8日地点:千岛湖某宾馆大堂整理:通讯员田园

  1

  我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我妈就张罗给我找对象。你也知道的,我爸我妈都是农民,文化不高,他们就是觉得我大学毕业又是正式教师一定要找个公务员什么的,至少要有体面的工作,家庭条件不能太差。

  我那会哪有精力找对象,很多业务知识从理论到实践过度,我必须认真学习,白天一板一眼教学,晚上潜心研究教研方法,仔细备课。反正还年轻,婚姻这种事和我离得还远呢。

  我妈到处托人,倒也有几个热心的阿姨来给我说媒。很多次拗不过我妈去相亲,可能因为我的不认真,也因为对方的太认真,始终没成功,基本是对方看不上我。我有自知之明,除了职业还说得过去,其他都不咋的。长相不漂亮,又不会打扮,对方嫌我没品位,土气。我就是我,我就这样,嫌我这样那样,没得谈,那时候我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从24岁开始一直到30岁,我妈从没间断四处托媒,我也一刻不停被安排相亲。我始终就像一棵被爱情遗忘在角落里的小草,无人问津。

  我妈焦急万分,给我择偶的要求也一再下降,从公务员到小老板,从事业单位职工,最后到只要条件好企业员工也算了。在我妈万分操心我婚姻的那些年,我自己倒是很坦然,安心做好本职工作,由于我的刻苦努力,年年先进,成了学校中的骨干教师。但不管怎样,稀里糊涂我就成了剩女。

  30岁那年春节刚过,有人来做媒,说那男人和我同龄,本分老实,企业办公室人员。我妈急匆匆先去看了一眼,回来做我的工作,说我年纪也那么大了,过得去就算了,相处一下看看。

  接下来程序式相亲和过去没啥两样,我打算走走过场,因为我知道很多时候认真不来,万一别人又看不上我,对我来说,内心又一次要接受打击。尽管我不漂亮,可我同样有自尊心。

  见过一面后,我对这个相亲对象没有什么特别印象,感觉身高还可以,皮肤比我白,话不多。我还没作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在对方父母的要求下,媒人领他们来我家拜访了。他们带着厚礼,态度十分谦逊,和我爸妈谈了半天,我妈妥协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被迫接受我妈的叨叨,最后我妈说,这事我做主了,你听我的,就是他了,人老实,工作还算稳定,房子也有一间。我妈在家中的地位永远是第一,她决定了的事情就会想一切办法逼你就范,硬的软的反正没有她办不成的。就这样,这个看上去有点腼腆的男人被我妈拉进了我的生活。在我妈的安排下,他每天下班就来我家,后来还在我妈的授意下,他住在我家了。

  我不得不考虑,一方面是根本拗不过我妈的意思,另一方面剩女这口警钟天天悬在头顶,既然是我妈安排的,就从命吧。30岁那年的国庆节,我和他结婚了。结婚那天,我妈高兴得流着眼泪和我说:“安,你结婚我就安心了。”

  2

  我的婚姻生活开始了,和我一起生活的男人叫林华(化名),结婚后,他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把工资交给我,4500元现金。

  我问他,怎么不是工资卡?他说,现金交给老婆感觉好。

  你知道我没心没肺,想事情不会很复杂,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接下来几个月,他每月按时给我4500元工资。等临近年底,他告诉我,公司换老板了,新老板把他工资下调,每月只有2500了,他说他不想再去干了,我赞成他再换一份工作。

  年后,林华找到了工作,离家不远,他说厂方提出三个月试用期内工资2500元,满期后再调整工资待遇,我觉得这些都是正常的。平静的生活就像流水一样,那些日子,林华让我觉得还不错,每天接送我上下班,还会经常买些水果给我吃。他把工资都交给我,我给他零用钱从来不计较多少。我们住的房子每月还有1500多元按揭,公婆没有叫我们承担,我和林华结婚后一直在我妈家里吃饭,同事们羡慕我有福气,那段日子是我婚姻中最安稳最开心的。

  从我怀孕到生子,林华一直反复换工作,告诉我的理由是,老板太抠,待遇太差,夜班太多……我妈叨叨,一个大男人三天两头换工作,永远都是试用期,怎么养家哦。我却顺着林华的说法,觉得现在找一份好的工作的确不容易,我又要工作又要管孩子,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他的事情就由着他自己去处理。

  儿子3岁了,林华每天按时上下班,有一天突然感觉林华好几个月没有交工资了,我随便问了一问,他说,厂里形势不好,老板说到年底货款结来一起发。这也是没办法,好在我旱涝保收,平时又吃娘家的,除了儿子身上一些开销,我自己也没什么地方要花钱的。

  直到那年年底,腊月廿八那天,他在我的催促下去工厂结账领工资,早上8点出门,到10点多还没回家,我打电话问他,他说正在等厂里的财务发钱,到午饭时间了,还不见他回来,我拨打他手机,手机关机,咋回事?没电了?还是讨薪起冲突了?还是路上遇车祸?我忐忑不安。我爸说,要么我去他厂里看看,他在什么厂里工作?什么厂?这个问题我居然回答不上,只听他说过,好像在开发区那边,好像是做纸箱的,具体真的不知道了。

  我爸骑着电动车出门了,到下午3点钟左右,老爸回来,我妈急切需要答案,老爸阴沉着脸讲,找遍了整个开发区就是找不到这个人。我妈说,纸箱厂找了吗?怎么不找,人家纸箱厂管门卫的人讲,厂里从来没有这个人。其他厂也一一问过,都说没有这个人。

  我一下子呆了,怎么会这样?我立刻给公婆打电话查找林华的下落,公婆也是一问三不知。

  林华失联了,他去哪里了?我思路乱了,什么想法都有。第二天下午,我正打算向派出所报案,林华来电话了。他在电话里就只说了一句话,明天早上(大年初一)他来带儿子去爷爷奶奶家拜年。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我再拨打,他又关机了。

  我又气又恼,两天了,我还在担惊受怕之中,他像没事人一样一句解释也没有。我妈火了,直接打电话给我公婆,要弄明白林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公婆对于林华的行为什么也没解释,就是一个劲说不知道。

  我开始迷茫了,怎么可以这样?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讲清楚呢?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我怎么一点不了解他。

  为了让他当面和我说清楚,我让他初一早上来我妈家接儿子,他没来。这之后,等过完假期上班了,他回家来拿衣服,匆匆一见,他竟然变了个人似的,对我视而不见,也不说一句话,拿起衣服就走,我想寻找答案却没机会。

 [1] [2] 下一页
录入: 袁慧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阅视角”受欢迎
·就市场管理、公共食品、药品安全...
·茶院乡百姓大舞台创新模式融合共赢
·宁海游泳场所第一轮抽检报告出炉
·网上在线收废平台运行成熟
·高温“烤”验
·即签即拆 梅林旧村改造迈出历史...
·63.25万千瓦 宁海电网用电负荷创...
·我县新一轮“绩效党建+百村立功竞...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