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闻香识书 正文
     高级检索
 
青山不老 绿水长流
——《塔山文化志》序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8月07日 11:06:18

  方牧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如果说青山是一个民族挺立的脊梁,那么绿水便是流贯这个民族的血脉。中华民族崛起东亚,黄河与长江如两条巨大的动脉贯穿期间,其源则出自西北群山。《淮南子·天文训》云:“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涤尘埃归焉!”这既是对中华大地山水走向的形象描述,也是对中华文化厚德载物的生动写照。

  何谓文化?《书·泰哲上》:“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天地生化万物,人文化成天下。当人对天地万物进行认知、称名、区别、联想与思考的同时,便有了文字、书写、记录与各种典籍的传播,文化的实质就是人化,是人的思维、意念、感情、气质与天地万物互动互补,沟通交融的过程,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人。中国古代河图洛书、伏羲八卦、三坟五典、诸子百家,以及当代的纸质书刊电子传媒,都是中国人的文化符号、文化载体、文化记忆和文化传承,文化构成了中华民族之魂!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人与山水也有文化情结。当李白在洞庭湖边独坐,“相看两不厌,惟有敬亭山。”当辛弃疾在江西铅山筑宅卜居,“我见青山我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不知是山水人化了,还是人山水化了?千百年后,我们与李白、辛弃疾同声吟诵,相视而笑,我们也被文化了。文化具有共时性,也具有历时性。当我们把时间有序地装订成册,划分为一个个阶段,一个个朝代,并加盖日月的印黔,那叫做历史。当我们把空间描绘成图,标注为一座座城镇、一处处风景,并命名各自的称谓,那叫做地理。时间流逝了,空间改变了,文化虽也经历了嬗变,却得到保存与传承,中国历史上出现那么多精美的山水诗山水画都是山精水灵所化。李白在湖南独坐过的那座山,也许已不叫敬亭山了;辛弃疾在江西上饶见过的那些青山,也许不那么妩媚了。但是李白的诗,辛弃疾的词却风流千古,这就是文化的不朽魅力。

  1970年早春,我在宁海城西梁皇车站下车。雨后初霁,在四周明媚葱茏的山光水色中,竟有这么一片开阔的沃野,聚集一处偌大的村镇,碧树四合,烟雨千家,那便是我要去教书的塔山前童了。塔山是前童的旧称,是前童的风景山,它与鹿山一左一右,被大片绿野与数千村舍环绕着,纵横的渠水似飞扬的衣带流动其间。这一动一静的布局,正应得上一句老话:“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山水与人和谐共生,千年于斯!此刻,有两个古人与我不同时空从这里经过:一个是十三世纪南宋叫童潢的小官吏,被这里的青山绿水深深吸引,在他三十一岁那年从黄岩丹崖举家迁此,是为前童的始祖。另一个是十六世纪明末大旅行家徐霞客,他于1613年癸丑三月往游天台,《徐霞客游记》在此处开篇:“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我得以与两位古贤结伴同行,从不同视角聚焦前童。我在十年前写的《山水前童》一文中记述:“村口几棵大树,估计有几百年树龄。沿着石板路与卵石曲曲弯弯进入村中。街巷布局呈长方形,一条主街,多条曲巷,经纬交叉,四处贯通;屋舍以院落为单位,挑檐门楼,白壁山墙,自成格局。最独特的是街巷两侧高宽各约一米的水渠,形成网络。门前长流水,屋后水长流,清澈的溪水穿村入户,从家家屋底流过,从庭院的花草间流过,从村民生活起居亲密无间处流过。天工人巧,这迷宫般的沟渠系统不知世间是否还有第二处?”我想:这些景象童潢公与霞客先生肯定未曾见过,经历了数百年之久,松苞竹茂,瓜瓞绵绵,这一方水土被进一步“文化”了。文化有变也有不变,是个十分漫长的历史过程。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国正在进行文化大革命。“文革”是革传统文化的命,曾一度却被“武化”替代。我来到前童时,武斗枪声已经平息,批斗游街也逐渐远去。人们的日常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古镇风物依旧,这里的石板路、拱桥、月洞门大多是清末民初建造,古色古香,风韵未改。人们饮的仍是从天台山流来的水,水质纯净如初,曾经沏泡过历代的茶,也为我解渴。高不过百米的塔山与鹿山,芳草鲜美,玲珑可爱,并没有长高个儿,依然在白溪边和我两个儿子戏耍。麦熟时节,田野一片金黄,新烙的麦饼还是从前吃过的那种滋味,洋溢着几百年淡淡的清香,也许徐霞客也曾尝过。学校不远处那个水塘叫孝女湖,再过去便是方孝孺教书课徒的石镜精舍,虽说那些名称成了“四旧”,那是我常去散步的地方。孝女湖的水来自白溪,清澈见底,“孝女湖莲”为前童八景之一。方孝孺的英名与气节宁海没有一个人不知道。难道那些就是“文革”要扫荡的“四旧”吗?革命一词最早见于《易经》,汤武革命,指一个政权推翻另一个政权,没听说文化可以像清末剪辫子那样一刀两断。镇上那些古院深宅,青苔斑痕,灰黑墙弄,石嵌窗棂,敝旧门扉,不知哪些人曾经住过,仍散发着历史、文化的气息。门楼高大的童姓大宗祠被封闭了,却没有拆除。一些小的祠堂门依旧敞开,匾额与楹联已被悄悄藏了起来。我和妻子曾去过一处大宅,看望一个昔日的学生。庭院莳栽一些花木,光线幽暗,像色彩朦胧的水墨画。那个女学生正在楼上凭栏站着,颇有民国仕女风度。让座,沏茶,嗑瓜子,话不多,但真诚。她正等待机会去香港,我们也不便多说什么。有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订婚,我们受到邀请,因不收礼金,只备了一条被面和一对枕头送去。旧习俗的风仍悄悄地吹,只是降低了风力级别。地里的油菜花和麦子照样黄,塔山和鹿山的草照样青,洋洋的白溪和绕村转的渠水照样绿。只是墙头刷了标语,会上多了口号,心里有了顾忌。可见传统文化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前童人生于斯,长于斯,歌哭于斯,劳作于斯,血胤有先人的遗传基因,秉赋有前辈的文化传承,怎么能一下子说没就没了呢?我虽然只是匆匆过客,当一年后离开时,频频回头遥望塔山、鹿山,它们似乎也含情脉脉为我送行,这一走便是四十年。

  四十年后,我十分欣喜地拜读童遵森的《塔山文化志》,由外而内,由立体而多面,展现在眼前的前童古镇就似一幅青绿山水的历史长卷,鳞次栉比的房舍,遮蔽过无数风雨寒暑;纵横交叉的水渠,流淌过多少花辰月夕。我深宵梦回的那条街巷,也许正是八百年前童潢公站立之处;我教过书的那所学校,恍惚能听到方孝孺琅琅读书声。秉承耕读传家,诗礼济世的祖训,经过数十代传承,童氏乃成为这一方大姓望族,不是钟鸣鼎食,也有四世五世同堂的。中国文化有两个悠久传统:一是重视人与自然的关系,敬天法地,以求得天人和谐,社会安定;一是重视家与宗族的关系,克裘箕绍,慎终追远。凡是大一点的村庄都有一个宗姓,设有宗祠,祭祀历代祖先;由宗族长者耆老公议行使公权力,实行地方自治制度。宗族大姓一般都修有宗谱家乘,申孝悌之义,立宗族之本。其人伦血胤便是地方自治的伦理与法理基础。中华文化数千年之所以传承不衰,中国社会的超稳定结构也端赖于此。童姓在历史上最早源于姬姓,出自黄帝之孙颛顼的儿子老童。老童是个天才的音乐家,他的后代重黎、祝融、彭祖等都很著名,后世就以童为姓,历代出了不少名人。其乡籍逐渐由北方迁徙南方。从童潢公起始,童姓族人至今繁衍二十几代,从方孝孺第一次修童氏宗谱,已先后编修了七次。“芳林陈叶催新叶”,以血缘宗亲为根脉枝叶的宗谱,是不老的常青树。一代代叶落归根,又长出无数新的枝叶,世代传承,且与方志、国史衔接,更把枝蔓叶脉延伸到全国和世界各地,同气连枝,根深叶茂;守望相助,休戚与共。这部《塔山文化志》应该是第七次童氏宗谱的修订与补充。作者童遵森也是童姓族人,出身贫寒,幼失怙恃,小学毕业就辍学务农,与年迈的祖母相依为命十八年。祖母是九十二岁去世的,遵森在《泪雨纷飞忆祖母》一文中记述:“护卫在棺旁,只有我这个孙子孤单一人。也许老天见此情景不忍,竟然下起了一场罕见的大雪,一朵朵雪片,有铜钱那么大,且密集而不间断,一下子把整个大地覆盖得白茫茫一片。”遵森是个出名的孝子,有一手好文笔,后来又把这一情节写入《月亮畈》的中篇小说。他至今已出版了多部小说、散文,且凭一己之力,数年心血,完成了这部记录详尽、考据翔实、文采可观的《塔山文化志》。天未丧斯文,自方孝孺莅此讲学,前童人才辈出,读书种子不绝。此或亦可为童姓一族的文化传承、后继有人添一佐证。

  不过,《塔山文化志》从严格意义上说,并不完全符合方志体例,更像是历代笔记、杂记、摭言、丛谈一类。其中有风俗民情、逸事轶闻、建筑雕饰、技艺杂耍、文史辩证,细大不捐,重点则在为人物立传,由古及今,搜遗补阙,极具重要文化史料价值。其文字或简约,或细致,或畅达,又与率性任性、肆无忌惮的个人笔记杂说有别,而是一部结构体系严密的综合性的文史类著作。全书共二十一章,每一章有一个核心内容,章与章之间又如水渠沟通,形成网络,经纬交织,前后呼应。比如第二章《祠堂文化》,先介绍设立宗祠的历史背景,接着具体叙述童氏大宗祠修建的年代、发起与设计者,面积与格局,从正堂、厢房到戏台,从直柱横梁到斗拱磉盘,从圈梁雕刻到所用木料,从供奉的历代祖先牌位到堂号匾额一一作了周密考证描述。然后细说各房派分祠共三十一座,把辈分与堂名作了整合,引用历代所著录的碑记铭文加以阐释。而这一切都是第一章《孝悌文化》的延伸,又与后几章寺庙文化、书院文化、农耕文化等互通。作为一部以文化传承为线索脉络的文化志,传文是为了传人,必先有可传之人、可传之事,才有可传之文。前童童氏从始祖童潢传袭至今二十余代,名人代出。其尤为著名的一位是敦清方孝孺来前童授课并建立石镜精舍的伯礼公,一位是在杨柳洪筑凿渠引白溪水入村的童濠公。可谓德泽深远,山高水长。中国舆地风水学讲阴阳五行,其实是讲人与居住环境,人与邻里乡党的关系。一般吉地吉宅,无不依山带水,占阴抱阳,藏风贮气,趋吉避凶,在水土、日照、物候、交通之外,还要有一个流动和包容的广阔空间,在物理学上叫做“场”。而前童正具备了这些条件,所以,千百年来人丁兴旺,文运昌隆,百业鼎盛,历劫不衰。《塔山文化志》还分别记述数十位童姓人物的德业懿行,不论男女、古今,一概以事迹存录。以近世论,有辛亥功臣、浙江首任都督童保暄。有新中国首任宁海县长童先林。有童氏第二十六代孙童衍方、童衍正昆仲,前者为西泠印社副社长、著名篆刻书画家,后者为上海著名油画家,在故居“群峰簪笏”宅建立“童衍方艺术馆”,展出兄弟二人作品。童氏第二十四代孙童西军是企业家、慈善家,第二十七代孙童亚飞是作家,都曾是我的学生。还有百工手艺和绝活的传人。本书作者童遵森也是童氏后裔,应属于第二十几代,斯文一脉,自学成才,殚精竭虑完成这部收罗完备、独具一格的文化志,殊属不易。宋代张载先生有句至理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在前童一隅,为往圣断绝学,庶几他已经做到,可无愧于前人了。

  西方哲学家有个说法:人的内心往往是孤独的,这份孤独感能激发创造的灵感,以作为补偿。遵森由于早年的坎坷经历,他的内心难免孤独,所以迷恋上文字、文学、文化,这与鲁迅“创作总根于爱”是一个道理。唐代诗人陈子昂《登幽州台歌》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不见古人,是由于古人离我而去;不见来者,乃因为来者未至。一个时代的人有一个时代的责任与担当,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由于这一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当代中国人正在书写新历史篇章,努力实现伟大的中国梦。日月朗照,天地同辉,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作者为著名诗人,浙江海洋学院海洋文化研究所所长,中文系教授)

录入: 袁慧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千奇万物馆中藏 方寸天地日月长
·蓝色护海
·快乐烘焙
·梅林街道应征青年收看 建军90周年...
·双林村路面“白改黑”工程正式启动
·桃源街道积极开展优生优育专题知...
·公益巡演走进敬老院
·桥头胡街道为留守儿童实现“微心...
·桃源街道首届社工辩论赛圆满结束
·梅林花园社区利用空地和废置绿地...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