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正文

一位用影像叙述故事的大师

——读《珍藏麦柯里》有感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8月21日 09:50:32

  陈剑飞

  由意大利顶级印刷、用英、中、德、荷四种文字在全球同步推出的《珍藏麦柯里》摄影集,印刷质量好得没话说了,纸张、排版、色彩还原、细节表达、照片选用都是做到了极致。最别具风格的还是封套设计,把相机、信封、护照、机票、记事本、手表、摄影背心、帽子、各种证件、还有一双到过几大洲深入采访时穿过的旧皮鞋,一件一件都在封套上晒着。所有这些物件都透露出采访途中充满冒险、动荡、死生与奇遇的信息,负载着这位麦柯里摄影师三十年纪实摄影生涯那一段段艰辛的回忆。

  《珍藏麦柯里》除收集了摄影师最有影响的十四个采访主题中满意的照片外,对每个主题的时代背景和采访历程还撰有详尽的文字介绍。流畅的阅读中,那优美的文本强化了图片故事的表述力,整本书像块磁铁一样,牢牢地吸引读者参与到摄影师呈现的景像世界里。麦柯里在阿富汗战争、海湾地区的“沙漠风暴”行动、美国“9·11”重大事件中都留下了弥足珍贵的专题照片。他擅长以一张照片来呈现一组复杂的事件和一段完整的故事。正如他所说:“对我而言,重要的是每一张照片,通过其独特的光线、色调和结构,它们都能进行独立表达。”能把图片故事的有效信息集中到单幅照片上,对一般的摄影师来说,是一种是难以做到的能力。

  用一张张照片来讲好一段段故事,以文字来补述拍摄之外的故事,以参与摄影活动的一系列器材与物品来佐证深藏在照片背后的故事。这也许是《珍藏麦柯里》摄影书能获得广泛赞许的原因。正出于对摄影故事阐释的需要,封套和内页中晒出那么多与摄影之旅相关的物件,已不是多余的累赘,恰是平面设计师的精心安排了。我还非常相信麦柯里是大难不死,有摄影之神眷顾的那种人。1989年在斯洛文尼亚一次低空航拍中,麦柯里所乘飞机坠入二十米深的冰冷的布莱徳湖里,他竟能从坠水的机底下挣出湖面,被一位陌生渔夫救起。2001那年他驻中国西藏长时间拍摄时,神使鬼差似的于9月10日回到了纽约的家中,第二天一大早他赶到可以清楚看到世贸中心双子楼全景那久违的办公室。“9·11”事件发生后,麦柯里跑上屋顶,排开各款焦距的镜头,通过一糸列连拍,抢拍到世贸中心双子楼倒塌的全过程。北楼塌陷瞬间浓烟像黑色瀑布般四面倾泻,那张极具心灵惊骇和视觉恐惧的照片,被马格南图片社选作了当年”9·11”专题画册的封面照。

  藏传佛教与藏族的生活方式深深地吸引住麦柯里,他先后八次来到西藏深度采风。在日喀则他拍到藏民一家人围炉而坐,站立的女主人在制作酥油茶的照片。室内光线柔和,老少神情淡定,所有人的眼睛都无视镜头无视摄影师的存在。大屋中间有方柱、有捣酥油茶的器具、旺燃的火灶映见屋角四周堆积的被服。这么一张单照就还原了这片高原上的人居气息,摄影师以他高超的细节呈现向我们传达了藏民质朴简单远离都市文明的生活常态。麦柯里这种拍摄方法非常契合斯泰肯《人类一家》的记录风格,为人类各民族文化的多样性与生存状态作了真实写照。

  拿在手上很沉的《珍藏麦柯里》反复翻读了多遍,我认为最有故事性的还是当数摄影师与阿富汗的情缘,1979年麦柯里穿上长袍,乔装打扮成阿富汗当地人模样,通过巴基斯坦边境潜入,冒着生命危险拍下内战时的前线交战镜头,抢先苏联军队入侵阿富汗的二十几天前,在《纽约时报》刊登了阿富汗内战图片,讲述了真实的战地故事。正因为这组报道,让麦柯里获得了罗伯特·卡帕金奖。让这位马格南图片社的成员一下子跃升为世界知名战地摄影大师。为以后某一年麦柯里一个人史无前例地在世界新闻摄影大赛(荷赛)中独揽四个一等奖,铺垫了技能与名声的底。

  麦柯里最有经典意义的照片当数刊发在《国家地理》1985年5月号的那张名为“阿富汗女孩”的封面照,照片中穿红色披肩的女孩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神,蕴含着警愓、不安而又坚毅,是任何人一看就忘不掉的那种眼神。在白沙瓦难民营采访时,可以说麦柯里是在恰当的机缘,找到恰当的人物,以恰当的摄影技能拍到了人物内心的东西。在战争降临时,这种眼神见证了沦为难民的普通百姓的不安与苦难,以及对战事的惊恐。这幅“阿富汗女孩”照片堪比卡帕拍西班牙内战的“士兵之死”与黄功吾拍越战的“火从天降”那样,已经成为激发公众想象力的经典作品,成为一个战争阴影的符号。

  因为当时釆访匆忙,麦柯里不知镜头中少女的具体名字,在发表时就用“阿富汗女孩”命名。随着这幅照片知名度的逐年提升,人物把对战争的关注转移到照片中的人物上来,于是隔了十七年之后,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社为了满足读者的愿望,又组织发起了一次到阿富汗去寻找人物原型的行动。这次《国家地理》是有备而去的,他们把寻找行动拍成了一部记录片,在当地人协助下,使用虹膜识别技术,最终终于找到了当年那位阿富汗少女,她名叫莎巴特·古拉,当年十三岁,现年三十岁,已是有着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岁月在她额头上刻下沧桑的印痕,莎巴特·古拉仍生活在一个没有报纸、刊物、广播、电视的封闭贫困的小山村里。

  于是麦柯里准备帮助她,当时就为她提供了医疗援助,为她一家提供了上麦加朝圣的全部费用,这对一个穆斯林家庭来说,这无异是人生中最大的愿望了。麦柯里对她的援助不仅到此,后续的帮扶跟了上来,为这个阿畗汗女孩建立了一百五十万美元的基金会组织,除解决了莎巴特·古拉一家的困难情况,还助建了一座以莎巴特·古拉为命名的学校,充分体现了一种对摄影对象的实质性帮助。所以麦柯里对阿富汗的情缘之深,对摄影对象的帮助之大,已成了业界广泛传颂的一桩故事了,也成为摄影行动能够改变世界一个最好的例证。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