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正文

《从莫斯科到斯德哥尔摩》后记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8月21日 09:50:32

  浦子

  窗外屋檐上白霜皑皑,却阳光灿烂,近期少有的晴天。在这样的日子为这本书写后记,心里很冷静。

  与上一本散文集《踏遍苍苔》出版,有近十年的间隔,可谓十年一部书,暗合了“十年磨一剑”的说法。选在集子里一共四五十篇文章,如果算起来,每年的产量也仅四五篇。但这十年里,写了四部长篇小说,一部长篇非虚构文学,字数却在百万以上。由此可见,散文、随笔仍然是我写小说(非虚构)之外的副业。但决不是戏作或边角料之作。

  十年里,我的父母双双去世,给予我很大的打击。先是母亲(2010.6.14),再是父亲(2014.9.17)。母亲是中风后遗症,卧床不起,最终如豆油燃尽的灯盏。父亲则是由于跌伤骨折,在解放军113医院成功手术即将出院,不慎由于食物塞卡喉咙导致短暂缺氧窒息引起脏腑器官衰竭而亡,终也是生命力不强之故。

  父母离去将我逼到精神上无路可退无依无靠的地步。

  那只有丢掉幻想,自己往前走。

  走就走出冷峻的文字。

  没有人说我的文字是冷峻的,看上去甚至有些炽热。可热是表,内里却是冷。冷静的思考,冷静的内涵。峻是文风,强悍张扬的文字风格。

  走就走出朴实的表述。

  赤祼祼来,华衣丽裳是父母给的,这是童年的梦想。可这梦想早就破灭,我的童年遭遇贫困。成年后,有了买华服的可能,却到了该放弃的年龄,包括文字,能简则简。简到了这部书的样子。

  走就走出短小的篇章。我的散文、随笔都不长。原因在于我的闲暇时间没有那么长,我始终认为这些篇章都是写作小说和长篇空余时间写的,而发表媒体仅局限于报纸的副刊。有人说,篇幅是作家才华的表现方式之一。而我说,能长则长,能短即短。

  有些作家喜欢在短文结集出版时,将旧作进行润色和修改,以保持全书质量和风格的统一。但我没有这样做,我只是将有些明显的字、词错处进行了修订。也许有人会将一些时过境迁的文字扔弃了。但我还是尽量收入,并且保持原貌,因为这些文章最能表达我在某个时期的真实心理情况。如此说来,这部书还兼有我心路历程的纪实功能。

  这些自我表白,不作也罢。书既已经出版,留待读者和世人评说吧。

  下午三点左右,天转阴。据说明天有雨。生活就是这样,可心情要继续保持晴。晴方好。

  (2015年12月19日于南书房)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