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正文

静待花开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9月04日 09:21:36

  施瑾灿

  我是一个喜欢阅读的人。这种喜欢,似乎是骨子里的与生俱来。像是从一出生就带来的习惯,一种恩赐的天赋。

  犹记得幼儿时期,父亲做着农活,我拿着幼儿园发的故事书在旁边给他讲故事。路过的伯伯阿婶总会夸一句,噶小个囡就识字了。看着父亲赞许的神情,我也会在心里得意上许久。其实小小的我并不认得许多的方块字,记得的只是故事的情境,带着对书海里那个世界的深深向往。

  渐渐长大,走进小学的校门,学习了a、o、e,也似乎找到了打开阅读之门的神奇钥匙。认识的字越来越多了,不认识的也可以自己拼出来了,心里便开出了一朵欣喜的花。那时候能接触到的读物还是匮乏,学校给我们订购的报纸和《小学生世界》成了我每月每周的期待。还记得那时候给报纸上的“各抒己见”板块投稿,被选用了可以足足高兴好几天。记得《小学生时代》里面那只叫刀刀的小狗,可爱的模样里藏着大大的道理。

  后来到中学,大学,阅读的习惯就好像紫藤萝的藤蔓,在我的生活里盘根错节地生长开。选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泡一杯清茶,听一首老歌,选一个靠窗的座位,把时间静静交给书本。读《论语》、《歌德谈话录》,就好像大师们站在思想的巅峰播撒着智慧的种子;看《老人与海》、《活着》,对比着不同个体和国家对待苦难的方法和抉择;赏《江南小镇》、《荷塘月色》,仿佛一起观赏着诗意雅人心中开出的文艺花朵。

  毕业后参加工作,作为职场小白整天忙忙碌碌伴随着间歇性的晕头转向,曾经睡觉也放在枕边的书不知不觉已经束之高阁。偶然和我的老师聊天,老师问,还读书么?我回答,偶尔吧。他说,那便好。这句偶尔说的心虚,实在是偶尔。工作疲累,更愿意把时间放于补眠,发呆,看肥皂剧减压。只是日子过去,内心也似乎一天天变得干涸变得坚硬。

  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直到那天老师问我,还读书么?

  吹一口书本上的灰尘,触碰到纸张的温度,吸一口油墨的气息,听一听翻页的声响,我和书本像老朋友重又见面一般。我好像听见春雨绵绵的声响,溪流又涓涓地开始流动。干涸土地里那颗被禁锢的种子又开始蓄势待发重新萌芽。“腹有诗书气自华”,我静静等着心中那颗文艺的种子开出一朵绚烂的花。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