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正文

陆游:爱国诗人的模范

——读朱东润《陆游传》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09月18日 09:09:52

  袁伟望

  古希腊传记作家、散文家普鲁塔克说:“对古今伟人生活一无所知的人,他永远生活在儿童时代。”某些时候,我不想生活在儿童时代,所以我喜欢读些伟人传记。但回头想来,我所读所“知”古今伟人实在有限。今番读《陆游传》,也算是一种有益的补偿,因为陆游是模范的爱国诗人,我们知道,爱国有时是个非常需要突出的重要话题,就像陆游生活的时代,还像当下这个不确定的世界。

  爱国诗人我最早知道的是屈原,因为屈原他与端午与龙舟的民俗紧密相联,刻在民族的记忆里而永不磨灭。陆游是我在接受教育后知晓的爱国诗人,他的《示儿》诗:“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给我深刻印象:临终念念不忘,还期待着家祭时获知“王师北定中原”的喜讯,爱国至死不渝,真爱国诗人。今番读朱东润《陆游传》,理解陆游的爱国,从童年到青年,从隆兴战事到隆兴和议,从入川到建安、抚州,到蛰居山阴,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陆游一生就只为这一事。他说他“甫成童,亲见当时士大夫相与言及国事,或裂眦嚼齿,或流涕痛哭,人人自期以杀身翊戴王室”,他清晰地记着参知政事李光“每言秦氏,必曰‘咸阳’,愤切慨慷,形于色辞”,他记着李光说起“赵相过岭,悲忧出涕”时说的话:“仆不然,谪命下,青鞋布袜行矣,岂能作儿女态邪!”“岂能作儿女态邪”!这铮铮男儿气,感人,感化了陆游,也感化着后人!陆游记着这动人的情景:“方言此时,目如炬,声如钟,其英伟刚毅之气,使人兴起”。陆游就这样自小耳濡目染,点点滴滴熏陶激荡着自己的爱国情怀!陆游说,后四十年,他偶读公家书,犹想见李光说“青鞋布袜”“足垂范百世”的“英伟刚毅之气”。他在“轮对”给皇上写札子“并以坚凝为献”,提出自己的政治主张,他要求孝宗“力图大计,宵旰弗怠”。

  陆游一心报国,在他的一生中,不论任官罢官,他始终志在当世,志在收复中原。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的生活中,常有收复的大梦萦绕。朱东润有一段写得让人印象深刻而难忘:

  无数的羽林军,无数的队仗,耀眼的武器,摩天的大旗,一队一队地过去。大赦的诏书下来,陆游跟着一群人拥上去看,只见到题着淳熙七年的月日。号角呜呜地响起,又是一阵军队,花团锦簇的武士们蜂拥着向前……“皇上这一次的大胜,把凉州都收复了。”“这才是几百年来未有之盛事”,陆游一阵高兴,拍着双手。

  朱东润最后告诉我们这“原来是一场大梦”,这是陆游在江西任上,日日思念着收复中原所做的梦。这一天的时间确切,是淳熙七年(公元1180年)5月11日中夜。是啊,陆游他“君记取,封侯事在,功名不信由天”,他“老夫壮气横九州,坐想提兵西海头”,他“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他“莫笑蓬窗白头客,时来谈笑取幽州”,他“八十将军能灭虏,白头吾欲事功名”。他在临安听到收复西京的消息,他兴奋:“中兴赦令疾风雷”“驿路梨花处处开”。可在复杂的政治风雨中,陆游他壮志难酬,只余“空悲切”。他学杜甫,忧国忧民,镇江而南昌,南昌而夔州,摄蜀州,摄嘉州,离蜀东归到建安,自临川到高安,几次面圣又不得,一路颠颠簸簸,一生罢罢免免,他是“一闻战鼓意气生,犹能为国平燕赵”,他是“欲疏万言投魏阙,灯前揽笔涕先倾”,他是“却看长剑空三叹,上察临淮捷奏频”,他是“蹈海言犹在,移山志未衰,何人知壮士,击筑有余悲”,他诉一生衷情在《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陆游他有一腔的报国热情,却最终难有成就,只得乞祠禄幽居山阴。“一任群芳妒”吗?从政难,抗敌难,一腔爱国热情难抒——难能而更见出陆游爱国凌云之志之可贵。不是吗?记得,记得那梅花,记得“只有香如故”!陆游他不想成为诗人,却成就了诗人,他说:“后世但作诗人看,使我抚几空嗟咨”。朱东润在书中大量地引用陆游的诗,真实而艺术地还原了一个真实的爱国诗人形象,陆游他的一生,真的实现了“功夫在诗外”的诗歌创作主张,他用他的满腔的爱国深情成就了伟大爱国诗人的光辉形象。他走着杜甫现实主义的诗路,他一生勤奋地创作了近两万首诗(现留存有九千多首),留存了他的生活与爱国热情,他的诗篇里有酒,有歌,有乐,有泪,更有一腔壮志难酬的伤悲。他的《书愤》,真的在书写他的悲愤:“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书愤》道出了陆游一生的爱国情怀。

  朱东润作为中国现代传记文学的开创者,他以陆游的爱国心作记,以陆游的诗传达爱国情,《陆游传》堪称“一部无法逾越的名人传记”“一段不能忘却的真实历史”。陆游在《书愤》里问了诸葛孔明:“千载谁堪伯仲间”?陆游,爱国诗人的陆游,我却要问你:你“谁与归”?谁与你处历史诗国的伯仲间?出师一表真名世,你的《书愤》,你的《诉衷情》,你的“万里梦天山”不也真名世吗?朱东润在书的前面引用了罗曼·罗兰的一段话——这也是我很喜欢的话:“不幸的人啊,切勿过于怨叹,人类中最优秀的和你们同在。”我想对陆游你说,陆游,你就是罗曼·罗兰歌颂的“人类中最优秀的”,你与我们同在。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