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往事如烟 正文
     高级检索
 
做工记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11月27日 10:04:17

  应敏明

  我们这代人,当学生时都有“勤工俭学”的经历。农村的,空闲时便回家帮父母干些农活,而城镇的,则在寒暑假期间想办法做点小工,赚点学费,减轻父母的经济压力。

  七十年代中晚期,国民经济还没有恢复,每家每户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我们家父母都是上班的职工,父亲月工资四十九元,母亲三十六元,但要哺育三个子女,还要赡养父母,也总是入不敷出。读了初一以后,凡是放寒暑假,母亲都会叫我去做泥水小工。

  我读初一时还只有13虚岁,自然是小轻薄力。我第一次去做泥水工,就是母亲领我去的,是宁海招待所工地。那天迎接我们的是阿炳师傅。一看见阿炳师傅,我母亲就反复关照他,要让我做一些轻省的活,不要让我去爬高爬低。

  阿炳师傅人很好,那时,正值中年。他长了个兔唇,有些漏气,讲话含糊。但他的泥水生活却一点都不含糊,是位很好的把作师傳,他打的墙边像边,角像角,刮挺的。阿炳师傅挺喜欢我。开始做工时,我的生活是敲蛎灰,我清晰地记着,在那间低矮的工场里,我和另一个叫洐初的大哥一起敲蛎灰。他比我大了近十岁,平时沉默寡言,但干活不惜力,挺照顾我。劳动空隙时,他还会掏出武侠书自顾自地看了起来,这也影响到了我,有时我也会向他借书回家看。巧的是,我们一起做的小工,日后,竟又在供销社一起工作。

  敲蛎灰要先把一包包燥蛎灰拆开,再和水搅拌在一起,不可太湿,原理跟做馒头也差不多。随后,再用碗口粗的木棍用力敲打,蛎灰越敲越韧,只有韧劲够了,才能打砖和粉墙。敲蛎灰最痛苦的不是累,而是蛎灰酸碱度高,会腐蚀人的皮肤,由于我手脚没有保护好,手脚就经常被腐蚀得皮肤腐烂,很受了一番折磨。

  记算起来,做泥水工时最辛苦的是敲蛎灰,而最有趣的则要算抛瓦片了。记的初中毕业的那年寒假,动配厂的四层楼结了顶,搭好毛竹脚手架,阿炳师傅便挑了个黄道吉日盖瓦片。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以前盖房子,瓦片不是搬的,而是抛的。抛瓦片的队伍由六人组成,地面二人,二至四层各一人,楼顶一人,形成一条人链。阿炳师傅则在楼顶盖瓦。看抛瓦片的人链各就各位,阿炳师傅吆喝一声,起抛喽。话音刚落,只见地面上的师傅,双手把七八块瓦片非常娴熟地拢在一起,就往地面上另一位师傅抛去,这位师傅接住后就往二楼抛,二楼再往三楼抛,伴随着响亮的劳动号子,就这样一环一环往上抛,瓦片瞬间就上了楼顶。整个过程,从没有人失手。

  那天,我很兴奋,早早地就往楼上的脚手架爬,但阿炳师傅怕我危险,只让我上到二楼,就不再让我上了。多年以后,那抛瓦片的场景还能清晰地在我脑海中浮现。一叠叠瓦片在人手中跃起,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又服帖地粘在另一个人手中,就这样手手相传,如同一场杂技表演,充满了力与巧的美感。

  一九七八年秋天,我高中毕业。一天晚上,母亲在家里昏暗的灯光下,跟我说,你姐姐还下放在乡下,你弟弟还在上学……,母亲说到一半停顿下来,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其实,我知晓母亲想说什么,因为,早几天母亲欲说又止好几次了。我就主动说,姆妈,您给我联系一下,让我去做泥水小工吧。

  随后,我便去了化肥厂工地。当年宁海南门的化肥厂项目是县里的重点项目,正建设得热火朝天。一九七八年时,像我这样的男小工一天的工钱是一元二角,可抬水泥板,按块算钱,一块五六百斤重的水泥预制板四个人抬,抬上二层四角钱,抬上三层六角钱,抬上四层八角钱,工钱四人平分。那时,我已经长到一米七五,自认为已经是个后生了,有一把力气。为了多挣钱,我就先去抬水泥预制板。为了多挣钱,每次,我总想多抬几块,但毕竟还只有十六虚岁,比不上那些大人。到今天,我还是非常感恩西门的建国大哥,建国大哥比我大六七岁,当年和我一起抬水泥预制板时,看我抬得吃力,每次总将预制板往他的肩头上靠,减轻我肩上的压力。这么多年来,建国大哥这个小小的举动,都一直让我倍感温暖。

  那时候,我母亲也被下放到化肥厂工地干统计工作,母亲总会在我看不到她的地方关注着我。有一次我抬预制板上楼时,某一个角度正好能看见母亲在远处的一个角落看着我,当我们母子目光在那一刻瞬间相遇时,母亲马上将头转了过去。

  一九七八年底,我终于有了工作,要去供销社上班,不用再去做泥水小工了。上班前的一天上午,母亲带着我去银行,取出了我做泥水小工攒的一百多元,还将家里所有的存款也都取了出来。随后,母亲又带着我去了中大街的百货公司。站在进口钟表柜台前,我看见柜台里赫然陈放着几块锃亮的瑞士手表。母亲没跟我商量,直接给我买了块最贵的,标价二百四十六元钱的瑞士手表。那时候,我们家境很不宽裕,二百四十六元顶的上许多人一年的工资。可那天,母亲却做了这么一件让人惊讶的事情。

  站在百货大楼门口,阳光好得有些晃眼。母亲给我戴上了手表,母亲说,你参加工作,就是个大人了。大人就要有个大人的样子,要站得直,不能让人瞧不起。

  从那天起,那块用我做小工的钱和母亲的积蓄换来的手表就一直戴在我的手上,连同母亲的那句话,一直陪我走到了今天。

录入: 袁慧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专家引智助力 再塑魅力故乡
·方便火锅扎堆入市 这波“懒人时尚...
·文艺小分队 情暖夕阳红
·爱心医疗服务助力慢病防控
·留住最美“夕阳红”
·清理违规广告 提升城市“颜值”
·梅林街道提前部署冬季森林防火工作
·兴海社区完善业委会运行机制引领...
·跃龙残联乐做残疾群体“娘家人”
·县前社区:编织城隍庙古戏台安全防...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