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正文

闲看青藤花

——读黄港洲《静耕随笔》有感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7年11月27日 10:05:04

  周晓绒

  新近黄港洲出了一本《静耕随笔》,封面是一丛丛青藤花组成的图案,鹅黄绿,端庄好看,与书的内容也非常匹配。书中共收集了他长达三十多年来不同类型的文章。分为五辑,即灯下耕笔、艺苑小语、静斋卷宗、序跋编什、晨间墨痕。这本时间跨度如此长的书,就像一株老藤,有风骨也有风姿,文笔洗练且有古意,平实之中却深藏着一种力量。

  上世纪八十年代,港洲出版了长篇报告文学《张爱萍与海军》和散文集《海上漂着一片绿叶》之后,就准备出版第三本书,即这本《静耕随笔》,当时还请了著名书画家、出版家钱君匋先生题写了书名。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港洲的“借口”是“世殊事异”,顺其自然。不过慢慢来也好,期间他也没闲着,他又出版了散文集《感悟名人》、《荡海集》,诗集《激情冲浪》,电视剧本《惊涛剑魂》、《海在飘》等等。他的写作经历就像一株小青藤,从稚嫩的一片绿叶,到开满花朵的长青藤,如今葳蕤成一株遒劲的老藤。早年的“静耕斋”也成了如今张爱萍将军题的“远怡草堂”,如果把《静耕随笔》比成一株长青藤,那么这株老藤直到现在才与读者见面就不奇怪了。

  通读全书,我觉得《静耕随笔》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文学性比较强。尤其是“灯下耕笔”这辑,文采飞扬,天马行空,如晚霞之绚丽,如清泉之流淌,四篇夜笔,是当年港洲先生应报纸文艺副刊而写的,是较纯的散文,比如他在重庆,他就在想,“重庆像什么?像一只鹰,鹰的本质是纳宇宙于双瞳,在辽阔的搏击中铸造雄壮的呼啸和闪电般的速度。”不过面对“巴山夜雨涨秋池”的山城,他又觉得这是一个温柔浪漫的城市。几番思索,他得出的结论是:山是重庆的傲骨,水是重庆的柔性,鹰是重庆的形象,火是重庆的心肠。意象清晰,抒情得体。他去杭州西溪湿地公园游玩,他就思考到底是什么才让这片湿地如此充满魅力。他觉得就是西溪的自然美,不过分雕饰,不刻意追求,有一种“水曲潭深静不波”的思想境界。

  二是有思想内涵。文章有思想深度,才能耐人寻味。“有思想内涵”,大概是港洲受清·李渔的“文以主脑”影响太深,所以常挂在嘴上。文是用来载道的,用文字表达思想,给人以思索。文章的格调才会高,让人读后回味无穷。《静耕随笔》里面有许多文章是作者多年的写作心得,通过自己的实践,凸显出“文以主脑”的体会。比如在《眼力·韧力·合力》一文,他觉得学作文章,要有眼力,要有洞察力和新闻敏感性,才会出思想;要有一股韧劲,要有“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气魄,把各种能力合在一起,特立独行,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还有他的读诗词心得,也寓意深远,比如《新奇与风趣》、《写词也要有探索精神》、《精巧的构思浓烈的感情》,都给人以启迪和深思。

  三是贴近生活。港洲早年在部队,他是生活的有心人,经常下连队,关注基层,所谓的随笔大都是在下基层时随手摘得,这就使得文章言之有物。人物是实实在在的,事件也是确有其事的,不夸张、不矫饰,具有很强的纪实性。比如他的水兵记事系列《政委深夜数“家珍”》、《这里有座招宝山》、《又是花好月圆时》、《军营,有无限霞光》等。有一次他下部队,看见一个家属骂丈夫,他就八卦兮兮跑去看个究竟,结果采写出一篇《伍自祝“骂夫”》。他说,听了半天伍自祝“骂夫”,才知道半是埋怨,半是爱。他从这个角度把一个兢兢业业、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教导员写得栩栩如生。

  总之,《静耕随笔》的内容丰富,有评论、有杂文、有散文、有纪实文学,有他自己写的序跋,也附有一些名家写他的书评,比如孙钿先生为他的《感悟名人》写的序;有董培伦、李建树、李全平为他写的书评;有他为书画家作品集写的序文,他曾经采访过的名人和企业家,以及缅怀巴金、李又兰等文章。他曾在一篇诗论中说过:“没有惊天动地的诗爆炸,却会整日默默地在诗山攀援。”我觉得这也是港洲对文字的一种态度。他不会“头悬梁、锥刺股”,与文字死磕。港洲对文字有一种恰到好处的分寸感,不逼迫、不挤压,不狂追烂打,但亦不抛弃不放弃。几十年来,不管从事何种职业,他始终与文字相守,用文字编织自己的文学信仰和图腾、抒写自己的人生感悟。把自己的文字养成一种风格。港洲爱收藏,他说任何东西都要养。有一次他在省作协开会,夜游吴山广场,见有一位民间雕塑家,他就去给自己塑了一个头像。回来的路上黑黢黢的,他忽然打趣道:“我是提着自己的脑袋在行走呀。”冷不丁把大家都逗乐了。他这种独特的“浅幽默”,在书中也时有呈现。

  港洲下笔有时洋洋洒洒,汪洋恣肆,有时又惜墨如金,简明扼要,长的上万言,短的几百字就是一篇。他在《静耕随笔》的后记里觉得这个不尽如人意,我倒觉得这有长有短的文章,收在一本书里,倒有一种参差之美。

  人生充满了不确定性和戏剧性,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时间只与那些努力的人做朋友。港洲当过兵,学过医,任过教,从过文。但他每样都极其认真,他对生活有一股激情,对文字怀着一颗虔诚的心。他笔耕不辍,近年更是佳作迭出,硕果累累。他是个杂家,诗歌、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编剧都有所涉猎,且收获颇丰。他忙碌且快乐着,在自己的一方书斋静心耕耘。希望港洲好好养着这株文学青藤,继续在远怡草堂书写出更多震撼人心的好作品,也希望大家能在《静耕随笔》里得到自己所需要的营养,丰盈自己的生活。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 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