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爱情之上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1月08日 10:24:52

  王亚明

  一口气读完野夫的《1980年代的爱情》时,天已发白,窗外的一声布谷催醒了我。我尚在情节中纠结的情感和思想随着晨曦的不断明亮而渐次清晰。我为他们的爱情神伤,几度泪奔,我被感动的不仅仅是故事本身,更有依附于故事之外的无形——无形的情感和语言张力。

  野夫的文字魅力,犹如充满张力的劲弓,看似风轻云淡般不经意,实则处处暗涌翻腾,极具杀伤力。

  野夫笔下80年代的爱情,是唯美纯净的,是地下的岩浆,焚心似火,表面却云淡风轻。野夫以他充满张力的文字为纯净的爱恋营造了一种凄美的悲剧场景,这种貌似挣扎在欲望中的无奈里,其实更多在向读者传递一种情感——爱的节制和牺牲。

  节制,并甘于牺牲,始终是这场唯美爱情故事的光点,它以金属的质感,叩击着我们世俗的心。“我”(关雨波)和成丽雯的爱情,就像是奔腾的地火,如此炽热,却因为彼此的节制而生生地压在冰冷的地表之下。“我”惴惴于她的庄重和圣洁不可亵渎,她则处处为了“我”的前途而深藏爱意,他们彼此倾心,却不能言明,暗中较劲,在很多个燃情的夜晚或者白昼,他们在那层道不明看不见的窗纸内外苦苦挣扎,尽管,他们是彼此照见彼此内心的。

  在那个风雨交加的雨夜,上苍为他们安排了一个悲剧场景,忽然停电带来的猝不及防,瞬间黑暗带来的蠢蠢欲动,各怀心思的惴惴不安,野夫以一种矛盾对立的表述方式,刻画了一场情感浩劫中男女内心的挣扎和苦痛,“我”——“我情愿她像一条小鱼一样在我的手中挣扎,我相信只要抓住,她就再也逃不出我的指缝。可是,她在我心中又太尊贵,尊贵到了我不敢有一点轻亵的念头。我生怕即使是一点点勉强,就足以粉碎我们之间那纯净的情意”;丽雯——“她拿起火钳的手,一样的颤颤巍巍如衰朽残年的老妇;她几次试探着要去重新拨亮那些炭火,重新堆砌那些热烈,但似乎又生怕从此引燃屋里的呼吸和空气。就这样,我们僵持在我们一尘不染的纯净里……”冷静的笔触,简洁的叙事,衬托的却是压抑、绝望和无尽的哀伤,在风行水上的文字表象后面,我们看到了80年代的爱情特质:节制!

  在“我”结束半年的近乎流放的乡公所工作后,“我”和彼此深爱的丽雯又一次经历了痛彻心扉的分离,“很短很短的青石板小街,我们像是赴难一般的隐忍和辛苦。似乎该说的已经说了,剩下的时间只是刑场上最后的注目,只想把目光深深地钉进对方的影子,把一生的记忆带到来世。”——不是不爱,而是丽雯那“不为抵达,只为成全”的节制和牺牲,成全了“我”作为一个男人的所谓的人生理想,“我”似被一种爱的力量驱赶,被动地背起看似大作为的男人职责和担当,如果说“我”今天有那么一些所谓的成功和良心廉耻,那么一定是丽雯的节制和牺牲成全了我。

  这似乎与现代人“爱情是自私的”观点完全相悖。在严重物化的今天,爱是为了展示,从形式到内容,以物质为衡量器,以权力名利为方向,以自我和个性来支配感情。正因为80年代——甚至更早的爱情,太纯净,太过虚幻,古旧得像一个出土的汉镜,以至于映衬得现世爱情如此浅薄,不堪入目。

  当80年代的一代惊诧于时代的瞬息万变,物质的空前丰富变得让人措手不及而忆苦思甜、心怀感恩时,我们的90后、00后的爱情正开始心安理得地享受现代文明带来的种种便利和恩惠,时光幸福饱满得让人有点消化不良,似乎一个出生在钟鸣鼎食之家的幸运儿,因为平白无故的饱食终日,万千宠爱,百般疼惜,而渐生倦意和懈怠,他们因此而失去了感受饥饿和疼痛所带来的快乐机会。

  在各种便捷而快速的交通工具和通信网络面前,我们是否还会有如此刻骨铭心的相思之苦?是否还会哀叹“相见时难别亦难”,而有寄予“青鸟殷勤为探看”的含蓄?是否还有“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耐心和“生当复归来,死当长相思”的忠贞?是的,没有痛过,苦过,节制过,便没有所谓的甜蜜和快乐。人生的痛苦和幸福从来都是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试看今日,便捷的交通,图文声音瞬间到达的网络设备,还有什么相思、离愁、爱欲难以抵达的!还有什么等待值得我们情凝笔端,无语凝噎的!

  因着80年代的文化特质,那个时代的世道人心,以及那个时代的政治和人性,使我们“不为抵达,却处处为了成全”的爱,有了依附之土壤。

  正如野夫所说,我们无法超越80年代,包括80年代的爱情,“因为那个光辉岁月,给了我们最初的熏陶和打磨。……他们给了我们认识世界的遗训,使得我们不再蒙昧于天良……翻检平生,找寻那些残破的人世经验,仿佛仅为提示后生者——我们确实有过那样近乎虚幻的美,哀伤孤绝,却是吾族曾经的存在。”而这一切无关爱情。

  是的,80年代的爱情无关爱情,她超越了爱情本身。我们无法让我们的爱“不为抵达,只处处为了成全”,更无法让她继续贯穿于我们的婚姻,保留她初时的芬芳。在物质至上的今天,人心不古,道德沦丧,婚姻告急,实在是司空见惯之事。爱情匆促得如同买卖一只面包,婚姻则淡漠得青灯冷火。不用说用耐心跟所爱之人挽个手,来个花前月下的,就是让厨房一日三餐灶热火旺也是不容易。如果能在寒冷的清晨,喝到她或者他从热气腾腾的厨房端出来的温热的早餐,如果能够在他或她一文不名时,一蹶不振时,用你的肩膀顶上去,那么我们的爱情已修成正果了。

  “最深的爱莫过于埋葬于心。我对你一无所求,唯一的期望是——我要你答应我,从此给我永远的宁静,将我遗忘在出行的起点”。借故事中丽雯的留言,让我们听到了80年代爱情的呐喊:爱一个人,是为了让他走得更远!

  真爱,总在爱情之上。

  就让我们遥望1980年代的爱情,然后,怀念爱情,祝福婚姻吧。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