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旅游美食

青、菣有别说“蒿菣”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3月14日 09:26:00

  竺济法

  冬去春来,清明将临。清明时节,在家乡浙东宁海一带和国内很多地区,是风味美食青团、青饺、青饼、青馍糍尝新之时,有咸有甜,以微咸最受欢迎,老少咸宜。尤其是宁海青馍糍,不仅是扫墓祭祖之必备供品,还是难得美食,除了蒸吃,以优质素油轻油文火,在铁锅中烘烤至微焦,让人一吃难忘,在宁波市区小有名气。

  其实,这青团、青饺、青饼、青馍糍之“青”是个代用字,其本字为专用字“菣”字,因“菣”字未入唐诗宋词等名人名家经典作品,未能传播,“青”字被约定俗成代用了。笔者发现清代宁波一些文人诗赋均用“青”字替代。

  被列为“十三经”之一、成书于汉代之前的我国最古老词典《尔雅卷十三·释草》,载有“菣”字:“蒿、菣、蔚:牡菣。”其中“菣”注为青蒿,即香蒿。“蔚”注为牡蒿、牡菣,干草可点燃驱蚊。“牡”指雄性动植物,这里指不结籽之蒿。

  汉《说文解字》卷一下“艸部”载:“菣,香蒿也。从艸,臤声。”清代段玉裁注:“菣,香蒿也。《诗》:食野之蒿。《尔雅》、《毛传》皆云:蒿,菣也。郭朴云。今人呼为青蒿。香中炙、啖者为菣。”

  这些古籍都说明,“菣”在古代即指可吃、可用于针灸的香蒿或青蒿,是当代青团、青饺、青饼、青馍糍之“青”字字源。

  “菣”字汉语拼音为“qin”,比“青”字“qing”少一个后鼻音“g”。

  遗憾的是,“菣”字不仅被“青”字取代,还淡出了现代常用汉语范围,最普及之《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均未收录该字,《辞海》才能查到该字。《辞海》除转载段玉裁注释外,还附注清代郝懿行《尔雅义疏》:“孙炎云:‘荆楚之间谓蒿为菣。’是菣即青蒿。青蒿极香,故名香蒿,香美中啖也。”

  以当代分类来看,蒿菣与青蒿是有差别的,青蒿似乎未被列入食用“菣”类。

  笔者生于宁海山区,少时到山上、田野采过5种菣类:分别为细花菣、蓬蒿菣、黄花喃、碗头菣、大叶菣。其共同特征为叶背有白绒毛,拉开有丝,丝越多越有粘性。

  其中按等级分,最好为细花菣,又称糯米菣,类似蓬蒿菣,只是叶片花纹较后者更细碎,为菊科蒿类植物,未知学名。其生命力极强,多以根系繁殖,笔者住宁波市区,每年立春以后,看到草地上即有细花菣萌芽。野生细花菣不像蓬蒿菣多发,相对比较稀少,一些农民已开始种植。

  其次为黄花喃。查到该草学名为鼠曲草,各地又名清明草、软荞、棉菜、面蒿、清明菜、水萩、无心、无心草、田艾、青蓬、蓬草、糯米青等,为菊科鼠麴草属植物。广泛分布于中国大陆、台湾、朝鲜半岛、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澳大利亚等地。多生田野间。

  鼠曲草,家乡称为黄花喃,同为家乡青团、青馍糍主要使用的菣(青)。

  再次为蓬蒿菣,又称艾菣,青蒿之一种,国内南北分布极广,长势好。此为“菣”字之字源,最具代表性,香气最高。

  家乡另有碗头菣、大叶菣,因不知学名,网上找不到相应图片,其中大叶菣叶似莴笋叶,生长在三五百米高山上。

  细花菣、蓬蒿菣、黄花喃均属菊科,有独特清香。这些菣类貌不惊人,如成片种植,还可用于观赏,尤其鼠曲草之细花颇有特点。蓬蒿菣则可用于艾灸、杀菌、消毒、沐浴、代用茶饮等,可吃可赏可用,功莫大焉。

  网上看到一些平原地区难找上述正宗菣类,而以马兰草、紫云英等替代,做出的青团、青饺只能是形似,缺少正宗菣类之风味。

  采集到的菣类经过清洗,用滚水短时淘煮后捣糊,即可与糯米粉一起混合和面,菣(青)团比较简单,成型后蒸熟即成。菣(青)馍糍则放上些许食盐或白糖,蒸熟后在石臼内捣之,再在面板上摊平切块成型。菣类之粘性与糯米之粘性结合,更为软糯,又不失嚼劲;菣香与米香糅合,生发出独特风味。

  清明前后新菣上市,是品尝家乡菣(青)团、菣(青)馍糍最佳时令,不管是困难时期还是现在食品富足时代,都不失为风味美食。如今很多餐馆、农家乐均在春夏时节大量采集晒干,常年备用,其风味稍逊于鲜品。

  鉴于蓬蒿菣等菣类药食同源,家乡菣(青)团、菣(青)馍糍不仅是风味美食,还具有良好保健功能。据老乡介绍,家乡有白血病患者在浙江第二医院治疗,清明前后回家乡吃了菣(青)馍糍感觉很好,她告诉主治医师,医嘱不妨继续吃,未几便痊愈了。此案例仅供参考。

  当下倡导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作为区别与普通青菜、青草等颜色之青,蒿菣等菣类之专用“菣”字具有独特性。笔者以为,《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要收录该专用字,人文类专家、学者要重新认识该字,在论文、诗词歌赋中使用之。但民俗力量很强大,一旦约定俗成,较难改变,所以该字能否恢复使用,有待实践检验。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