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奋斗人生的真实记录

——序林邦德《丁酉降》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3月19日 14:05:14

  杨东标

  出生在东海之滨小渔村的林邦德,以书法名世,对他人们更多领略的自然是其书法风貌。然而,林邦德还有多才多艺的另外几个侧面。比如画画,他的拟古山水,绝非一年半载可以练成;又如他善音乐,在业余文宣队里练就了吹拉弹唱的本领,因此他的艺术细胞显得丰富多彩。而这一次,他邀我为其作序的《丁酉降》,则充分显示了他的文学素养。对于一个书法家来说,能具有这么多的才艺是十分难得的。所有的文化艺术涵养都是书法的最好功底,为此,我们可以读读这本书,更全面地认识林邦德以及他的书法渊源。

  可称为自传体文集的《丁酉降》篇幅不算太长,却比较清晰地反映了林邦德六十甲子的人生道路。他以散文的笔法,亦叙亦议,亦歌亦诉,亦谐亦庄,真实而本色地记叙了人生中的种种艰难困苦、趣闻轶事以及努力奋斗后得到的成功和喜悦。他与时代同频共振。他善于运用故事和细节,善于自嘲和调侃,一如他日常的谈吐。生命中那些刻骨铭心的遭遇,那些至亲至爱的情感,那些矢志不渝的追求,都通过看似不经意的自由而散漫的叙说,表现得十分生动。从文学意义上说,这样的传记也是值得阅读的。

  林邦德的童年,没有太多幸运的光环,反倒是有几分潦倒与窘迫。父亲出海的苦难,外婆吸毒造成的败落,让他的家族每况愈下;他从小割草、放羊,初中毕业开始务农,每天面对黄土背朝天,让他产生了人生前程渺茫的苦闷;而最大的苦难则是时代造成的饥饿,他吃不饱饭,对此,他真有切肤之痛。其间,还有他二哥被嫌疑的政治事件,让他升不了高中,给他的青少年时期涂染了一种沉闷暗淡的色调。林邦德用那支调侃的笔,把这些经历写得令人啼笑皆非,笑中含泪。

  青年的林邦德有两个重大的人生转折是值得记叙的。一个是参加胡陈港围海工程的业余文艺宣传队,爱好文艺的他,有了一展自己才能的机会。他学会了吹拉弹唱,又登台演戏,还写字画画摄影,广泛的文艺兴趣爱好,为他日后的书法专业铺垫了艺术基础。另一个转折,是他后来当民办教师,又考进了师范学校,成了一位正式人民教师。其后,通过不懈的奋斗,他从一个小学教师成了大学教师;从一个书法爱好者成为颇有名声的书法家。他从事书法教育工作,也进行书法艺术创作,获得了各种奖项。可以说,他把自己的“人生”两字,写出了最大的价值。这便是《丁酉降》一书的题旨,也是它面世的积极意义。所以,他会深情由衷地说:我们这一代,“尽管受过劳苦,挨过饥饿,经过彷徨,有过失望,但跟我们父辈相比,没有经过兵荒马乱的战争、流离颠沛的逃亡、国破家亡的痛苦、妻离子散的悲伤……我们这一代应该属幸运的一代”。

  在阅读《丁酉降》书稿的过程中,我有一个感觉,越到后面,作者写得越好。尤其是《重养生》《冠庄人》等章节,既是自传的组成部分,又有相对完整的独立构思。单独成篇,都是好散文。因书法而健身,林邦德戒烟,遛狗,弄箫,吹埙,断食,游泳,打网球,把健身做得有声有色。文章写得如行云流水般,如聊家常,融知识性、趣味性、哲理性于一体;《冠庄人》则是怀念国画大师潘天寿的一段情缘,林邦德为了祭扫潘天寿的父亲潘秉璋的坟墓,几经周折,诚心可嘉,终于完成了这一心愿。此文写得情深意切,具有人性的温度。

  作为书法家的林邦德,自然离不开对书法的阐述。有两段话说得特别好。当有学生问及“获奖秘诀”时,林邦德说:“在我看来,毛笔是有灵性的,日久自然会生情。当毛笔几乎成为你双手的延伸时,你才具备了一双匠人之手。但是,这还是不够的。你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书法大家,必须首先是一个高洁之士,其次是一个饱学之士,最后才是一个技艺超凡之士。”这一段话深切地说明了书法家的艺品与人品、书法与学养之间的关系,可谓是隽语睿句,真知灼见。他又说:“书法不应该用来比拼,用来竞技。因为它是跨越古今的艺术,它是沟通自然的艺术,它是让我们来汲取生命养分的艺术,它是用我们一生好好来爱的艺术。”正是这样,“在纸上写每一个字,都是修行,生命中的每一刻,也都是修行”。他明白这个道理,会让他的书法境界登高望远,一览群山。相信这对于同行以及其他艺术工作者会有启示意义,也相信他的字一定会写得更加成熟,他的人生奋斗之路会走得越来越宽广。

  林邦德是我多年的朋友了,又是同乡,我真诚地祝贺他的成就,也祝贺《丁酉降》一书的出版。写下数言,权以为序。

  2017年10月8日于宁波

  (作者为中国文联第六届全委委员,中国作协第八届全委委员,浙江省作协原副主席,宁波市文联原党组书记)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