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半生浮华,照亮人生

——读阿门诗集《半生史》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4月16日 09:51:53

  林海燕

  此前,曾与朋友谈诗歌论生活,我总是习惯将生活喻作诗。朋友曾说的一句话,让我很有感触,意思是你可以将生活当成诗,但不可以将诗当成是生活。这句话,听上去很有道理,若无深刻体会,总觉得对生活两个字,理解得不够透彻。直到读了阿门的《半生史》,似乎从书中找到了答案。

  诗集分两个专辑,第一辑是“记”,第二辑是“者”。在我眼里,阿门本身就是记者,阅读此书时,第一感觉就是阿门抒“记者”,闲人阅“记者”,此记者非彼记者,于是,读来饶有兴趣。

  第一辑:记。他说从前慢,心跳是用来浪漫的。从《出生记》写到《宁海记》,共有八十首诗,每一首诗都是心路历程的写照。如开篇的《出生记》,“1965年2月-,或1965年3月/一阴历一阳历,时间仿佛/有分身术;仿佛我一出生/就被悲喜死死抓住/从黑发到白发”,仿佛这就是一个人一生的轮回,而这一生,就像作者所说,也是从忙到亡的日期。最后末段,道出了人生的沧桑之感,诗中写着“而中间,比破折号还短的/那一小横,就是/我的一生”。千世轮回,半生缘浅,只因人生短暂,来不及用破折号来感叹,却守着一剪时光而老去,这就是人生。

  情爱是人生永恒的话题,从别人的故事里感受到一种微妙的情愫,这是我最喜欢看阿门情诗的缘由。其情诗读来充满激情,又不失浪漫。如《表白记》,“年轻时,不知轻重,暗恋过白云的表妹/她叫白雪。跟着冬风,若仙女下凡/飘在年尾的枝头。比蒲公英轻/比乳房白,比李白浪漫/曼舞的小精灵,我叫她小情人/搬到纸上,住在诗里,多年”。开篇令人想入非非,触动读者心灵的时候,笔锋一转,却成了诗中的人物。“后来你,云卷云舒;我,门里门外/等你,从天堂到教堂,窗帘动,春心起”。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现实,是梦幻,全凭读者自己体会了。

  首辑“记”部分的诗歌,从生活中的小细节,到情感上的深刻体会,人生,是无法用理论来界定的。生活中有许多事,注定,开始是美丽的,结局,总是遗憾的,这些道理,作者皆是通过诗歌来表达出一种成长历程,乃至个性及思想的显现。

  阿门的文字总是以诗人独特的眼光来获取自然界的一种信息,它不仅仅是自然物,更是诗人眼中的一种新意象。比如《秋风记》,“秋风一来,愁事一来/叶子失魂,又落魄/怕掉下来/丢了自己”,读到这里,秋风秋雨愁煞人之感,一切悲喜皆因秋风而来;末段写得极妙,“风也有生死。人在人间/握不住风,就不要握了”。读罢此诗,不单单从秋风落叶的意象去表达一种事物,而是从精神上领悟与穿透,风也有生死,何况是人呢?如果把握不住当下,那就一切随缘,不要去握了。

  第二辑:者。他说原谅这世界的错吧,阿门。这组诗共选用四十首诗,有各种形式的“者”,比如《台风者》、《慈善者》、《时间者》、《失独者》等写出了对社会现象的一种思考,对生活态度的一种理念,既有着积极的一面,同时又存在着消极的矛盾性。

  悠悠岁月,浮华一生。读阿门的诗,这种写实的态度,以及求真的精神,情理相融,让读者深刻感受到一位中年男子的生存姿态,并产生共鸣。阿门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诗歌,诗歌就是他的生命一样,用诗的方式将生活记录,这种对诗歌的执著和追求,无疑将读者带入了诗歌的情怀和意境之中。

  比如《半生者》,“净手,点香,合十,面书壁反省/仔细惦量自己的半生:半斤八两的命,半生不熟的运”,三个“半”字加重了强调的语气,曲折而含蓄地突出对人生的思考;“从上场到中场,犯过傻/犯过困”,“从中场到下场,肯定无五旬/肯定有,还未幸福完的幸福/肯定有,还未痛苦完的痛苦”,两个“肯定有”,意在言外,形象而生动。最后结尾“——何以解忧,唯有诗歌/半生不长,一晃眼,从胞衣到寿衣/原谅这世界的错吧,阿门”,诗歌最可贵的地方就是能在日常生活中发生诗意,然后,变成一种生活的能力,最后转化为一种艺术品。

  阿门早年失聪,他用自己独特的视野去挖掘诗歌的意象,面临着现实生活,去揣摩其中的意蕴特质,实现自我价值和人生尊严。诗中所写的《内疚者》、《忧郁者》、《后悔者》、《致歉者》、《失聪者》、《寂寥者》等,无不体现出一个中年男子所面对的困惑和无奈,年过五十的那种忙碌而沉重的精神,是一种沉潜,是一种毅力,更是一种呼唤和梦想。这些有着个人性情的炽热之情,以及浓郁生活气息的诗句,读来让人感觉纯朴,亲切,从而使诗的思想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比如《时间者》,“时间是一把刀,追杀我多次/但我不怕硬,但它带走了我父母/这让我瞬间忧伤”。开篇喻时间似一把刀,着重抒发了作者对父母的深厚感情;接着“我知道我是它的人质/早晚有一天,它会逼我缓缓松开双手/让我感慨:万物终有时”,阐释了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我”早晚也有那么一天,被时间带走;然后“年至百半,善待是唯一的方法/不忙碌,不浪费,更不要去填补/时间会冲淡一切”,这种无期的等待,就让时间来作主,将世间的一切事物冲淡;最后“时间之间没有空隙/如果有可能,请向时间学习修补术/用余生,修补前半生的裂痕”。有些人有些事,注定,千世轮回,半生缘浅。整首诗写出了作者对生活的另一种希望,原来对人生的追求,并没有戛然而止,只是强烈的不可遏止,作者想要用后半生来学会修补前半生留下的遗憾,读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诚然,追求是永无止境的。诗人阿门不仅以自己的心灵感应,在实践生活中,用诗歌唤醒生命的意识,似一种重生,似一轮灿烂之光,潜涌进生命的思想之中。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