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往事如烟
     高级检索
 
回不去的解放路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4月23日 08:24:25

  应敏明

  老底子缑城很小,城里只有几万人,其中有一半人还住在曾经的山坡上。

  缑城那条中大街,当年就是山岗。中大街南面有几条老路,从西到东,依次是兴宁路,龙灯墙,避司弄,解放路,桃源路,这五条路除了避司弄,其它四条路都通到南门的洋溪边。有意思的是,解放路旧时叫南大街。听人说,这条街在一九六四年起才叫解放路的。在南大街时,是南起今天的华侨饭店,北至三隍堂口。旧时,今天的华侨饭店门口是道城门,叫南大门。南门城墙拆后,该路南起南门洋溪,北到三隍堂口边,约1.5公里。解放路窄窄的,仅三四米宽,路面的中间是石板,两边是由洋溪捞上来的卵石铺的,路弯,呈蛇形。路两边是密密匝匝的低矮沉闷的百年以上的老屋,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说这条小路为大街,有点可笑。这条路,落差还很大,从南到北,阶梯式上升,像梯田,一层又一层的。梯田长出庄稼,这里则长出一户一户的人家。

  我母亲的娘家就在离解放路不到二十米的文明巷三号,是个清代的木结构四合院子。我外公外婆早年生活在上海,都是洋派的人物。外公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民国时给美国人当过翻译。我就出生在外婆家,因为我出生在凌晨一时,外公给我取名叫“一鸣”。小时候,我由外婆带大。当我还牙牙学语蹒跚着走路时,一次,不小心摔倒在外婆院子里一堆还未冷却的灰烬中,至今膝盖上还留有一个铜钱大的伤疤。上学后,我离开了外婆家,但母亲还是会隔三差五,牵着我的小手,领着我穿过曲径通幽,青砖灰瓦的文昌巷,穿过解放路,去外婆家。

  离我外婆家很近的三隍堂口,有家成衣社和鞋革社。三隍堂口的成衣社,是缑城当时最著名的裁缝店,集体的。店里有许多辆“铁车(缝纫机)”,当年,人们走过三隍堂时,总会听到“哒哒哒”响着的美妙的缝纫机声。成衣社的裁剪大师傅叫炳夫(音),他和我父亲关系不错,空闲时他还会带上一把花生米,到我家和我父亲喝上一盅。那年月,我们全家人的过年衣棠都是请他做的。我叫他炳夫叔。炳夫叔上身魁梧,下肢瘫痪,一天到晚就坐在成衣社门口裁剪台的后面。记忆中,他的脖子上总挂着一根长皮尺,从未取下,就像长在上面一样。炳夫叔手艺好,人也和善,大家都喜欢去他店里做衣服。有趣的是,高中毕业参加工作那年,母亲领我去炳夫叔处做了件卡其布中山装,但我穿上后,却怎么穿都觉得不是很合身。

  鞋革社就在成衣社的隔壁。鞋革社的女会计叫金梅,是我母亲当年的闺蜜,我叫她金梅阿姨。金梅阿姨长得白白胖胖,慈眉善目,讲话声音很轻,经常来我家串门,和我母亲一聊便是半天。她的丈夫叫老王,个子不高,人清瘦,是解放战争中的渡江战役前参加解放军的。虽然,老王打过仗,但他没脾气,人很好。没想到的是,日后,我竟然还跟老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了一段时间。

  六七十年代,城关镇政府办公室设在解放路58号的顾宅(顾宅五十年代就被政府征用)。顾宅是当年一位叫顾鸿章的南洋华侨的房子,占地900平方米,是花园洋房。门庭上挂着当年同盟会领袖题的匾额,显示着当年顾家的显赫。我印象最深的是,顾宅中堂的门扇上嵌有五艳六彩的进口玻璃,中堂地面上铺着进口的地砖,院子里有荷花鱼池和八角凉亭。那年月,我父亲在城关镇政府工作,也就每天在此上班。我和镇干部的一帮子女,就经常会在中堂的地砖上打滚,打木旋,在花园里捉迷藏。让人唏嘘的是,1976年政府落实政策将顾宅归还给了顾家,而此时,一生爱国爱乡的顾鸿章先生,却早几年在离顾宅不太远的水角凌的一间破旧房子中去世。

  在解放路旁还有一口石板井,原是应家祠堂里的应家私井。该井所处地势低,水源旺,水质清,应家人为了方便邻里汲水,就扒掉了围墙。应家在缑城很有名,大画家应野平就是应家人。那时候,我家住在天主堂内,天主堂门前人武部西门口也有口大井,但此井天旱就无水,所以,逢天旱时,我就会和父亲一起提着水桶去解放路的石板井去汲水。到今天,我们家一想起那口石板井,就会感恩无比。

  在解放路上,还建有宁海最有名的耶稣堂。耶稣堂是西式建筑,据考,咸丰三年八月,一位叫戴德生的人受英国在中国的教会委派到宁海传教,同治六年戴德生当手建起宁海解放路耶稣堂。在耶稣堂门口有条金竹岭对过来的小横路,在小横路上还开有一家天胜裁缝店。裁缝店的厉师傅是东阳人,早年在上海跟上海红帮裁缝学手艺,手艺极佳,最擅长做西服。解放前,他从上海带回一辆“铁车”,来缑城解放路开起了裁缝铺,养育了六个子女。厉师傅是个大胖子,谢顶,邻居都叫他大胖子裁缝。他为人小心谨慎,从不和他人红脸,他的孩子和人吵架或打架,无论对错,他总是先打自己孩子,然后给人家赔礼道歉。后来,他的三儿子还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是缑城有名的建筑商。

  在厉师傅家旁,当年还住着一位赫赫有名的根雕大师李云波。可贵的是,李云波做根雕,从不上山乱挖砍树根,都是从柴夫手中买来柴火树根来做根雕的,真正是化腐朽为神奇。1963年李云波去世,据说,出殡那天,许多人来送行,场面很大。庆幸的是,今天我还收藏着一个李云波落款的根雕作品,寿翁。

  解放路历史悠久,人文绵厚。当年的解放路是缑城人口居住最稠密的地方,正是缑城的中心。解放路的北端不远处是当年的县衙,今天的县政府。三隍堂口的东面离城隍庙很近,缑城大户柴家也在此。顾宅的西边不远处是缑城曾经的孔庙。解放路是一代又一代缑城人抹不去的记忆。今天,随着城市化建设的推进,解放路已开始了全面的拆建。老解放路已基本拆建完毕,现在剩下的已是一片瓦砾。庆幸的是,像顾宅这样的建筑已作为文保单位保存下来了。

  那天,我一个人站在解放路的瓦砾堆上,只见夕阳西照,几只飞鸟盘旋,这景象让我感到有些哀伤,但这哀伤只属于我一个人。到了我这个年纪,无论有怎样的转折,我都能体察到其中的情理。我能够想像到,不多久后,这里又将林立起新的高楼大厦,此地将变得繁华,就像当年繁盛时期的场面。历史似乎总是这样,它永远不会冷清,就像戏台上的“出将入相”,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场烟火冷却,总会升腾起另一场热烈的烟火。这是情理,也是人世的定律。

录入:袁慧敏  责任编辑: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美,是听得到的
·八面来风
·农业科技下乡服务 “五联五送”促...
·千年古樟重焕新生 “森林医生”...
·“36条”给村民们吃了定心丸
·慈善之花在西店遍地盛开
·跃龙实现企业安全风险分级管控
·网友:甬临线辛岭路口交通乱象无人管
·气温逼近30℃,夏天呼之欲出
·桥头胡全力做好“国家卫生城市”...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