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文林诗海
     高级检索
 
钱湖流韵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5月28日 10:04:45

  杨小娣

  我们曲折地通过小普陀景区,终于在陶公村那个叫湖沁舍的湖滨民宿里安顿好。晚上枕水而眠,似乎连梦都是潮湿温润的。只是早上匆匆在阳台上瞥一眼晨雾中摇荡着小船捕鱼的人,就赶着去参加钱湖宾馆里的西湖论坛宁波峰会活动,没有闲暇去顾及眼前的风景。

  直到第二天午后课余饭足,才有闲余漫步走向小普陀。铺满鲜花的公园小路曲折延伸,正是“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的时节,大片浓翠的梅林里结满果子,不知名的小鸟在树丛中清脆地鸣叫,微风吹拂着湖畔的杨柳枝,水墨画般深深浅浅、重重叠叠的近水远山在水雾中晕染,金色的阳光碎片在水面上闪烁跳跃,水上观音宝象庄严、宁静,迷蒙清新的空气里又饱含水分、花香与诗意,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思接千载……

  我们就这样沉醉在这东钱湖的天籁美韵中。记得十多年前读宁波大学,第一次集体活动就在这儿,水域辽阔苍茫,乘着快艇可以在湖面上快意驰骋。但似乎没有现在的桃红柳绿,没有成片的草坪与杜鹃,没有这青梅如豆的繁密,也似乎没有几个游人。记忆就如那快艇一瞬,已经有点渺茫无踪了。现在,中午的湖滨,也许因为正在举办亲子马拉松比赛,熙熙攘攘都是人,似乎可与西湖的游人如织相媲美了。如果仅凭浩渺烟波边再次的短暂停留,也仍旧不过是又一次的匆匆过客罢了。从宁波文化丛书《烟雨钱湖》里,我翻找到了它的前世今生。

  话从唐天宝年间说起,出任鄮(鄞州古称)县令的陆南金是东钱湖治湖第一人。他是盛唐时吴郡苏州人,自幼习书、史,言行修谨。陆南金上任后,为造福百姓,经过实地勘察,看到了东钱湖的水利价值,于是率众浚治东钱湖,并筑塘将湖周边的八个缺口接了起来,即大堰塘、方家湖塘、平水堰塘、钱堰塘、莫枝堰、梅湖堰塘、梅湖塘和栗木塘这八个堤塘。筑成堤塘后,东钱湖灌溉周边田地五万亩,福泽当地无数百姓,由此,东钱湖也开启了历史上鄞县尤其是东乡的水利时代。百姓感恩,立祠湖旁以纪念陆南金。明代余有丁也写诗怀念:“钱湖佳胜万山临,映水楼台花木深。开拓平畴八百顷,不知谁祀陆南金。”

  后来的继任者大多既有民生情怀,也受陆南金精神感召,一个个接过了治湖的接力棒。而提倡“灌溉之利,农事大本”的宋神宗及王安石则全面奠定了东钱湖水利工程基础。

  为推进各地水利建设,宋代历朝政府颁发了一系列有关水利建设的诏令,同时在政策上给予人员力量的支持和工程资金的资助,并把农田水利的兴修纳入到地方官员政绩的考评中去,大大激发了地方官员兴修水利的积极性,不少官员因兴修水利有功得到嘉奖、增秩或升迁。靖康之变后,南宋政府尽管偏安江南,但依然大力推行兴修水利政策,频频下诏,厉行赏罚,不遗余力。

  而北宋二十七岁的王安石在扬州淮南节度判官职位任满后,放弃了北上参加京试以入馆阁的机会,而志愿选择南下到鄞县担任地方官员来实践自己的施政理想。初到鄞县,他便在十二天内风雨无阻走遍东西十四乡,经过实地考察,心中对地方施政蓝图有了构想,他选择水利建设作为施政的切入口。东钱湖是王安石实践治理方略的首选地。他动员百姓农闲时节浚湖蓄水,组织力量“重清东钱湖界”,“起堤堰,决陂塘,为水陆之利。”经过王安石此次治理,东钱湖的蓄水和灌溉能力得到了很大提升。王安石后来到中央政府执政变法,其中推行的新法之一“农田水利法”的制订,就得益于他在鄞县地方任上以浚治东钱湖为主的水利建设实践。重新疏浚后的东钱湖水波如碧、光耀如珠,熠熠生辉。南宋思想家袁燮写过一首《望东湖》颂曰:“平生酷爱水浮天,每到东湖意豁然。要识此湖功利溥,旱时无限荫民田。”

  但我们也疑惑在东钱湖这一片广阔的水波荡漾中,可以看见阳光在水面跳跃,可以看见垂柳在岸边摇曳倒映,甚至仿佛可以听见远处传来飘渺的渔歌,但怎么就没遇见荷花和菱歌呢?宋代柳永词里所描写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绝美西湖,就令金主完颜亮觊觎不已、投鞭渡江。

  原来东钱湖是不准种荷花和茭白、菱角的。因为历史上的东钱湖曾经被菰、茭、莲等侵占以及淤塞导致湖面狭窄、蓄水渐少,曾有大规模浚治与修缮行动,且发布官方禁令,禁止沿湖居民种植荷莲等,官民合作常态化巡逻管理。所以,终于有了如今浩渺、澹荡、灵动的湖面。

  当然在东钱湖留下身影,积淀湖水丰厚文化的,不仅仅是管辖官员,充满传奇色彩的诸多名人、地名都与此湖有着紧密的关联。春秋越国商圣陶朱公范蠡,“一家半壁、三世五王”的吴越王钱氏家族后裔聚居地高钱村,“一门三拜相,四世两封王”“满朝文武,半出史家”的南宋丞相史浩家族……千百年的湖水已沉淀下厚重的底蕴,静静藏匿在不动声色的水波下。

  从唐至今,东钱湖由最初的造堰围合到历代的疏浚,再到现代这样的澹荡之湖,已成西子风韵、太湖气魄。这首先是民间生生不息的朴素道德与历代有济世情怀的地方主政官员致力民生、兴修水利的成果,护卫着她湖波长碧,而不至于像鄞西的广德湖一般终至于湮没在人类欲望的荒原里,被围垦为田、湖水尽泄、岁有水旱之患。

  在农耕时代,官员们为造福百姓,从兴修水利入手,这是最好的施政纲领。但不同的年代背景下,有不同的经济方式。东钱湖因地制宜,农耕之后,迅速从工业化时代迈入了旅游开发时代。从古而今,舒展、明媚的东钱湖从蓄水灌溉、捕鱼垂钓、越窑青瓷、生态、文化、乐游等诸方面反哺滋养着此地民生。似乎生存之道,都是天人合一。

录入:袁慧敏  责任编辑: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缕缕清音奏出七弦情怀
·夏季用水高峰来临 用水别再“大手...
·三天唱晴歌两天哼雨曲 本周天气按...
·晴隆县来我县开展劳务协作对接
·桃源法律宣传进外企
·我县新增一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宁海民间文艺创作“山花烂漫”
·岔路加快推进“美丽庭院”升级版创建
·桥头胡让家庭医生成为居民健康“...
·桃源趣味运动会迎接5·29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