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沧桑看云
     高级检索
 
剃头与泥水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6月11日 10:46:32

  海溪

  老家习惯用一个人从事的行当来称呼其人,当然不是直接的,多数是在与第三者谈话中提起的时候。比如,做木工活的,别人叫他“木匠”,类似的还有裁缝、油漆、风水等等。或者因为村子小,靠某种行业谋生的人也就一两个吧,所以识别度很高。

  我的奶奶生了九胎,都是男孩。我有一个姑姑,是龙凤胎带出来的。剃头是我的二伯,我习惯叫他“剃头大伯”。泥水是我的父亲,排行老八。他们相差近二十岁,父亲六十出头,剃头大伯已经八十了。父亲兄弟九个,就小叔住到了镇上,其余的都没走出村子。我有很多堂哥堂姐,我是这辈中最小的,伯父们都很疼我这个老幺。但是,真正最用心、走得最近的还是剃头大伯一家。工作以后,偶尔才回家,每次回去,无论时间多紧,我都会去剃头大伯家坐坐,和伯父伯母说说话。伯父有三个儿子,老大在家办企业,小的两个都在外面谋生,他俩和我一样,难得回家,都会来我家坐坐,和我的父母聊聊。每年的除夕,伯父家的三个堂哥就是我家唯一的客人。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家发生了一次火灾,之后家徒四壁,其实应该说“四壁”也不存了。除了一家四口平安无事,其他的都化为灰烬。伯父接济了我们,我们一家住到了他家的一处小房子里。这间坐落在晒谷场上的小房子,原来是伯父家用来存放余粮和农具的,很长一段时间,是我温馨的家。

  后来,我家重新建了房子。父母因为要还债,还要供养我们姐弟俩读书,不得已双双外出谋生。年幼的我便被托付给了伯父,吃住在伯父家。那个时候,三个堂哥都已成年,或当兵、或离家谋生了,伯父视我如己出。二伯母是一个很善良的妇人,做得一手好菜。简单的肉末蒸茄子、咸菜炒香干,我现在想起来还会流口水。

  很长一段时间,我家都没有从那场火灾中缓过来。比如说,很长时间都买不起电视。每天晚饭后,我们一家四口都会去伯父家看电视。看完了,我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牵着父亲的手,回家,那短短的五分钟是我最满足的时候。

  再后来,我长大些了,大堂哥结婚有了小孩。我的这个小侄女,跟我的父母很亲,从小要我母亲抱,要我父亲陪她玩,“爷爷奶奶”叫得特别勤快。她也很喜欢我的姐姐,还有我,一口一个“姑姑”“叔叔”。似乎,我就是这样被她叫大的。另两个堂哥也陆续有了孩子,再是我的姐姐,再是我……

  多年以来,伯父靠着一把剃刀,养活了一家;父亲靠着一把砖刀,养活了一家。如今,父亲老了,伯父更老了。父亲还在做泥水,伯父依然在剃头。只是以前,伯父是我们这个家族的主心骨,不知不觉变成我父亲了。这些事情都是我经历的,父亲从来没有说起过他小的时候,二伯是怎样对他的。找机会,我想问问。

  倒是偶然有一次,母亲跟我说起一件事。姐姐考上高中那一年,伯母特意存下了一笔钱,原本是要给姐姐交学费的。不过,父母还是靠着自己,凑足了姐姐的学费。母亲也是后来才知道伯母的这份心意的。现在,伯母还是会经常为我们存些东西。比如,她养了几只鸡,总是会把最好的绿壳蛋留着,托我的母亲带来给我的妻子吃。

录入:袁慧敏  责任编辑: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县检察院完善证据体系夯实案件质量
·大佳何启动“小院士”养成计划
·长街多举措开展应急知识宣传月活动
·小渔村里响起陌生脚步声
·我县警方全力护航高考
·我县首次成功使用“心梗急救一包药”
·越溪100名学生零距离接受法制教育
·暖心工程暖民心
·泉水社区为职工打造“温馨家园”
·跃龙反邪教宣传月活动丰富多彩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