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用手指捕捉声音

——阿门诗集《半生史》序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6月11日 10:46:31

   柯平

  

  在诗坛混迹多年,又性喜交游,认识的人不少。时间一长,除了熟悉诗人们通过作品展示的精神肖像,对他们隐藏在纸张背后、作为普通社会人的真实身份和处境,或多或少也有了一些了解。得知他们中有些人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幸,却依然心怀慈爱,坚持用文字重塑世界的完整性,敬佩之情尤甚。譬如这本诗集《半生史》的作者阿门,是一位失聪者。

  我与作者同居一省,又都写诗,算起来见过那么两三次面,而且都是在豪气冲天的诗会上。一个县城诗人如何在商品红尘中坚守他的诗情和信念,何况还要排除来自身体内部的干扰,这是令人感兴趣的问题。好在最初见面时承他以诗集相赠,平时有空拿出来翻翻,加上序言和书后所附的作者自述,对他多少也有了一点了解。一支笔、一台电脑、一个助听器和一屋子学科驳杂的书,或许还加上一个温馨的家庭,这就是我所了解的诗人阿门生活的全部。如果说耳内的那根线代表着他跟现实世界的情感维系,那么在他的心灵深处,应该还有另外一根线时刻保持着与精神世界的对话和沟通。

  当然,以上说的是下班以后的事,白天,在他所工作的当地报社里,他的正式身份是资深编辑。在同事和朋友的描述中,他被公认为一位性情中人,开朗、浪漫,热爱生活,浑身上下透出一种俗世的魅力和热闹劲儿。这种态度某种程度上甚至已经渗透到了他的诗中,这从那些吟咏对象中可以很容易看出来。除此之外,他还是全国首部以网络恋情为题材的长诗的作者、人民文学诗歌奖的获得者、浙江省优秀民间文艺人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宁海县作家协会主席、宁波市残联副主席和浙江省聋协副主席。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对现实的热情,事实上并没有影响诗人思考上的深度,在很多诗篇主题的处理上,他将思想的种子巧妙地隐藏于言词的土壤下面。对此他自己的解释是:“打开门,是俗世风景;关上门,是内心风暴”。我们可以想象,开门关门之间发出的那一记清响,或许是轻微的,但更是深沉的,既不等同于市场的吆喝,也不等同于牧师的布道,而是一种更复杂也更有力量的声音。主观与客观,现实与梦想,过去与未来,密密匝匝交织在一起,难分彼此。此次结集的作品即为作者的最新探索,书名显然带有某种回望和总结的意味。而读者如果注意倾听,应该不难在字里行间体察他那种显然有别于常人的独特的音色。

  声音同时也是解读阿门诗歌的一个重要关键词。这个被朋友们形容为“用心倾听和发言的人”,擅长用手指捕捉世界上任何他感兴趣的声音,从蝴蝶翅膀的震颤到建筑工地打桩机的轰鸣,种子的绽裂声、寺庙的钟声,还有孩子的歌唱、情人的絮语、市井的喧哗以及黑暗中心灵的孤独回声。偶尔,他因过于关注而略显前倾的身体,也会朝向历史或未来,捕捉他感兴趣的微妙的声响。在30余年的写作生涯中,他一直维持着这种谦卑而温情的姿势,写下了1000多首诗,并将其中的绝大部分发表于报纸杂志上,出版了多部诗集,获得了官方和民间的多种奖励。作为宁波文坛一道独特的风景,他的创作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好评。

  谈论诗歌和谈论创作这些诗歌的人,通常被认为是两码事,而我的习惯与一般人或许稍有不同。必须承认,当我最初接触阿门的作品时,它们艺术上的高度并没引起我过多的惊讶,但当我得知作者的身世重新拿出来读时,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这大约就是前人强调的“文如其人”或“我心写我口”的意思吧。

  前不久,与阿门在宁波有一次相见,他带了稿子到我房间里来,声音洪亮,豪情满怀。交谈过程中,戴有助听器的那侧始终朝向我,这显然是为了更好地倾听和交流。间或碰到我讲得快了一些或嗓音略轻时,他的身体就会不知不觉地向前移动。那一刻我有一种冲动,很愿意为他写点什么。

  这篇短文自然算不上是对他成就的总体评论,只能说是一位诗人对另一位诗人的一点粗浅印象吧。昔苏东坡词有云:“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10年前,他有一部诗集刚好就叫《门里门外》,其情势与意蕴,想必可以类比的地方很多。但愿门里的阿门看了以后不认为是胡说八道,那样的话,门外的我也就可以心安理得了。

  (作者系著名诗人,教授,文史专家,省作协诗歌创委会主任)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