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旅游美食

雨天送杨梅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6月20日 09:16:23

  西湖雨

  这几天梅雨落落,落不停。催红了树上的梅子,同样也催甜了乌嘟嘟的杨梅。

  杨梅季到了。

  每年此时,白峤的表婶就会担来两大筐杨梅。我妈也早有准备,估摸着杨梅客要来了,还礼的样样东西备在储物间。

  这么大的雨,表婶恐怕不来了吧。要来可这雨下得出不了门啊。何况还得上山摘了杨梅,送来。

  以前我家住在乡下,与表婶家只隔一座凤凰山,送来也是方便的。现在我们住城里了,若是馋杨梅了上街买几斤,信手拈来之事。然而,表婶不管有多忙,天气有多恶劣,依然送杨梅,年年送。

  雨似锣敲击着隔壁矮房的瓦片,溅起的雨花形成一片雨雾,白茫茫,路上积水足以没过脚背。看着窗外,妈说今年这雨下得比往年猛,你表婶该不会来了。种杨梅不容易,摘更不容易,得爬上高高的杨梅树。从我记事起表叔家就有杨梅山,每年雨季一到,我就开始惦记着表叔家的杨梅。表叔与父亲年纪不相上下,现如今也有六十多了。我与妈正聊着,敲门声响起,“霞也在家啊,正好可以吃杨梅了”。果然,站在雨幕里的是憨厚的表婶,大嗓门,斗笠下一张黝黑的圆脸,雨衣,雨鞋,全身上下都是湿哒哒的。

  然而,两大篮筐上盖着油纸布,新鲜碧绿的杨梅叶压在上面,一个个红得发紫红得乌嘟嘟的果子躲在叶片下,诱得我直咽口水,赶紧来一个,顿时酸甜舒爽,满口生津,再来一个……索性来一碗吧,直到我的牙被酸麻了,咬不动了。牙虽暂时失去了它最基本的咀嚼功能,可眼不饱。小时吃杨梅时还吞下过杨梅核,担心那核儿会不会在我肚子里生根发芽,开出花儿,长出杨梅。后来想个法子,找一根白细线绑了杨梅,两端线头用力一拉,果肉便一分为二,去了核儿,把那细长的肉瓣儿继续往嘴里塞,直接囫囵吞下,也能再吃上半篮。

  吃不完的杨梅,妈会用56度的白酒浸泡。梅雨季一过,就是热辣辣的暑期,容易引起中暑或腹泻,就可以喝几口杨梅酒,吃几粒杨梅,在农村那可是解暑良药哦。所以这时节家家户户都会酿一坛杨梅酒,以备不时之需。

  暑天妈做了炒面干,或是冬至吃肉炒饼,抑或家有喜事,我们都会满上一碗杨梅酒,大伙儿喝得脸颊红彤彤的,心里也美滋滋,就这么在美味乡里醉了。

  咪上一口杨梅酒就会想到表叔表婶,奶奶只有一个兄弟,那就是舅公,而舅公只一个孩子——我表叔。虽然爷爷奶奶与舅公舅婆都已故,然亲情血脉是割不断的。

  何况今日这雨呢?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