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旅游美食

早豆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7月18日 10:06:18

  陈彬

  早豆是众多豆类中的一种,与之相对应的是晚豆,即我们现在所说的黄豆。不过,早豆是春种夏收,而晚豆则是秋种秋收。它们形态相同,难分伯仲。如果要说它们的区别,早豆的个子略小,产量也不比黄豆高;用早豆做的豆腐出浆率高,味道鲜美;晚豆可以吃豆荚。但不知是不舍得吃,还是其它原因,我从小就没有吃过早豆烧的豆荚。

  过去,宁海西乡的旱地都种早豆,而且与大麦和苞芦套种。

  秋冬之际,把地翻耕一遍,种上大麦,春天削一遍麦草。

  当大麦灌足浆,开始黄熟时,全家男女老少出动。少年和妇女左手拿着装有豆籽的小畚斗或升之类的敞开容器,面向拿着锄头的男劳力,右手撮豆籽,即把豆籽放进坑里,要求每次只能放三颗。男的挖坑,盖土,一锄头一个坑,前坑填后坑,一步步前行,他们不断地撮豆籽,一步步后退。种豆都在一天内完成,且一条麦垄种两行豆。

  豆芽才刚露出地面,还未褪去其本色,一小把灶堂里的草木灰把它盖了。草木灰体轻,既能盖住豆芽,防止被鸟啄食,又是豆类的好肥料。一物两用,何其妙哉!

  大麦收割后,削一遍豆草。

  农谚说:“小暑苞芦大暑豆。”

  小暑到了,豆荚鼓起了身子,逐渐黄熟起来时,开始种苞芦了。儿童做先锋,在每隔两行,把高达其肩膀的豆秆向两边压一压,开出一条路来。大人则袋装苞芦籽,在原来种大麦处种上苞芦。

  大暑正是酷暑盛夏的季节,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东方才露白,星星还在眨眼,全家出工了。趁着露水未干,把所有的豆拔好,并把拔起来的豆秆倒着竖在地里。起这么早的原因是一旦太阳出来,露水一干,豆荚变硬,就会刺手,而且豆荚会自动爆开,损失就难免了。把豆秆担回村里,仍然倒竖着晒在晒场上。匆匆地吃过中饭,把豆秆摊在晒场上,用耞(连耞)一处不漏地拍打一遍。翻过豆秆,再晒一会儿,又拍打一遍。然后,用双手边拍边抖动豆秆,使已经裂开的豆荚里的豆抖下来。把豆秆捆成一大捆一大梱,放到雨淋不到的地方。过四五天,让尚未完全成熟的豆荚再成熟一点,再晒、再打一遍,该收皆收,颗粒归仓。这称之为打二遍豆。

  到了二三点钟,太阳开始西斜,男的吃一些点心,灌上一肚凉茶,又急匆匆地去削苞芦草了。

  女人继续顶着如火的骄阳,经受着蒸汽般的地气烘烤,把地上的豆扫成一堆,抖去粗大的豆枝,用麦笠(糠、米筛一样,洞孔软大的用具)把豆壳、豆叶筛出来,扔掉,再用米筛筛去泥粉,把豆粒收进箩筐。

  酷热挤出她们的每一滴汗水,衣服无寸纱干燥。如烟雾般的泥粉满天飞舞,落到衣服上,粘住皮肤,钻进鼻孔。无论是皱纹密布的老媪,还是白晰细嫩的少妇,全身都被泥粉封盖,在汗水的浸润下,整个人变成了赭色的泥塑。脸上被汗水流出了一条条沟渠。只在那些沟渠里,才能现出她们皮肤的本色。手和脚上的泥足有2毫米厚,若用竹片一刮,就能刮出一个大大的泥团。

  豆筛好了,但工作还没有结束。还得把豆倒入风车,扇去碎豆叶,扇去豆壳屑,扇去粘附着的细泥粉。这一天的晚餐,不到八九点钟,不要想吃。

  早豆很娇贵。刚收进来时,堆积的时间只能是几个小时。所以,第二天一早必须把它晒出去。晒到咬得“嘭嘭”响时,才能收藏。在晾晒和收藏时,不能洒落一滴水。豆一碰到水,原先细腻光滑的表皮就会变成满身皱纹,即使再晒干,皱纹只能爆裂,也不会舒平。夏天是多雨的季节。晒豆时,须时时提防雷雨的袭击。收藏时,必须太阳还在,豆身上的热气尚未散尽。藏到瓮或缸里后,豆的表层还得撒上一些草木灰,借此防潮。

  早豆是我们乡人不可或缺的一种食材,其做法各异,花样多种。

  餐桌上有一碗鲜豆腐或一盆咸豆腐,就会胃口大开,食欲大增。豆腐又可以衍生成诸如香干、千腐等豆腐制品。同质的食材却能让人享受不同口味的副食,令人百食不厌。

  入冬之后,母亲会煮上一大锅早豆,加进细麦麸和少量辣蓼汁,拌匀,压实,盖上一层薄薄的稻草,使其发酵,等待着长出细细的白色绒毛;捣散,放进瓦罐里,加上水、盐,密封,再次充分发酵。十天、半个月后,打开瓦罐,舀出一碗,放到饭锅里蒸熟。当金黄的颜色,扑鼻的香气,诱人的鲜味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总是迫不及待地舀来一瓢,拌进饭里,大口大口地吃起来。这就是我们老家的酱油豆,有的地方称它为豆瓣酱或豆酱。酱油豆,跟咸菜一样,是以前农家长年的下饭菜。在烙得又松又脆的麦饼或苞芦麦餦上涂一些酱油豆,其味道就更好了。

  每当节日的一周前,母亲会拿出一盏早豆,浸泡在水里,涨到一定程度后,倒入底部有几个小孔的大竹筒里,拿一点稻草塞住敞口,不时地浇水。我家的灶头是三眼灶,外边一眼是小锅,里面两眼是大锅。小锅用来炒菜,中间一眼烧饭,最里边一眼是烧猪食用的,但不常烧。天冷时,母亲总是把大竹筒放在灶头的最里角,借助灶头的余温促使豆粒发芽。有时也用温水浇洒。三五天后,竹筒里的稻草不断地被顶了上来,豆芽孵成了。需要时,从竹筒里抓出一些,烧进其它的菜里,色美味鲜。孵豆芽时,不能沾到半点油腥。否则的话,豆芽就会烂掉。

  早豆炖猪肉在农家算是高档的菜了。冬至之后,立春之前,尤其是家里杀了猪,会用一只猪脚的下半截,或一些骨头和早豆烧一大锅肉炖豆。一餐一碗,一嚼就烂的早豆,油光发亮的汤汁,偶尔还能找到一点肉屑,抢到一根肉骨头,啃呀,挖呀,吸呀,吮呀,其鲜美的味道久久在舌尖上留存。

  炒豆。母亲有时会炒一些早豆。当我们袋里装着炒豆,徜佯在村子里,咬得“嘭嘭”响,散发出阵阵香气时,一股得意的神色会明显地刻到脸上。自己吃得津津有味,别人看得掉出眼珠,玩伴馋得垂涎欲滴。

  豆即将炒熟,加入些许油和盐,一盆松脆的下饭菜做成了。或在豆即将炒熟,加入少量的盐,加水,稍煮,又是一盆下饭菜。

  把炒豆磨成粉,加入炒盐,谓之炒豆粉。在我离家三十里外的岔路中学读书时,母亲偶尔也让我带几次炒豆粉作为下饭菜,但从来不让我带咸炒豆。母亲心里清楚,如果给我带去咸炒豆,不需一天,就会被我吃光,以后就没下饭的菜了。

  把炒豆磨成粗粒,加进汤包馅里,加进馏里,就会有一种特殊的香味,比炒花生香多了。

  早豆是一种低成本,高效益,又是人们喜闻乐见的副食原料。可惜的是,现在所能见到的是黄豆,而非早豆。我曾向不少农友打听过,都说早豆早就没有了。即使市场上有叫卖早豆的,那也不是真正的早豆,而是早已与黄豆串种而繁衍出来的混血儿了。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