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美食哲学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7月23日 09:39:05

  徐丽

  近些年特别爱看美食相关的书,不仅喜欢读,还双手真正做起了食物。《厨房就是家的味道》里说:“真正美好的生活,是你认真品尝过的每一种味道,是你为家人下厨房时挑选的每一种食材,是你全身心和家人相处的每一分钟。”这样看来,美食不单单是满足口腹的食物,里面还自有一种温情。要说食物中渗透温婉动人情感的,当提《每天都是小春日和》,英子和修一两夫妻一起,过着田园的生活。耕种,下厨做地里摘来的新鲜蔬果,英子的菜做得真好,还营养均衡,连早餐的小菜也要准备十种,就这样在天地间舒缓安静地过日子。

  饮食态度上,我们古人坚持“食味和羹,不敢草略”,很多饮食文字中可以看到先人对食物的执着影子。林洪所撰的《山家清供》里,我们可以看到,宋朝的饮食大放异彩,淡蔬瓜果,也是做得清雅可人。饭是清香的,青精饭是这样的:“采枝叶,捣汁,浸上好粳米,不拘多少,候一二时,蒸饭。曝干,坚而碧色,收贮。如用时,先用滚水量以米数,煮一滚即成饭矣。”蟠桃饭是:“采山桃,用米泔煮熟,漉置水中。去核,候饭涌,同煮顷之,如盦饭法。”这样干净耐品的文字,真想大段大段抄录下来。袁枚的《随园食单》,也是吃货必读书单,细腻温润的笔墨详细记载菜肴糕点,读来不厌烦,倒是值得深入反复研读。“一世长者知居处,三世长者知服食”,可见“知服食”也是需要深厚底蕴累积的。

  诚然,“我们品味一道古老的菜肴,仿佛在品味一段逝去的岁月,一段令人怀念的历史痕迹。”汪曾祺的美食文字,和小说一样,也是淡淡的,但淡中自有属于汪老风格的纯久的味道,其写的高邮咸蛋让我一记记了好多年,昆明的吃食辅以西南联大的生活,也是好看。陆文夫《美食家》里的很多文字让人回忆起小时候的日常烟火气味的日子,如老太太烧菜的时候,常常在井边上,一面淘米一面喊她孙女:“阿毛替我向锅子里放点盐。”就是如此生活。舒国治在《台北小吃札记》中说:“小吃的佳美,透露出城市的佳良。”在这书里,记录了路边坐下就吃冬粉汤、油饭的佳好。记得早些年前去台湾,穿过浩浩荡荡地机车大军,在台北师大夜市路边,在燥热的空气里,吃着甜不辣,天黑,又去吃牛肉面、珍珠奶茶,景点的记忆倒是寡淡,吃食的妥帖依然留在味蕾里,久之不忘。陈晓卿的《至味在人间》是粗犷有趣的,朋友们是这样挤兑吃货的:这位爷是电视台的,没文化,新闻联播国庆里“金秋十月丹桂飘香”,他都能写成“肉桂飘香”,就只知道吃。

  在不少日本小说里,美食是治愈的,似乎吃到某些食物,人生的关卡就能迈过去,好像是这样的。吉本芭娜娜的《厨房》是真真切切的治愈好文,美影在大半夜捧着热气腾腾的猪排盖浇饭,打的到另一个城市,再爬到雄一的窗口,在那样冷的寒冬季节,那勇气真让人动容。所以,最后,消沉的雄一也感动到了,说:“这样的盖浇饭大概一辈子再也不会吃到了……太好吃了。”是的,他们在一起了,很美好。《鸭川食堂》也以美食为主线串起一个个引人动容、给人勇气前行的故事。鸭川食堂不显眼,没有店铺的样子,外墙上有两处用白漆胡乱涂成的方形空间。投放的广告也很有意思,非常简单,没有联系方式,只在美食杂志上登了“为你寻找食物”几个字,用店家的话说,是担心来的人太多。这是一家没有招牌也没有菜单的店铺。就是这样一家看似已经有些歇业的商家,在找寻食物方面却独具执着,店外的装饰虽有些煞风景,在食物制作上却一丝不苟,这些都透着些许神秘。洼山的妻子去世十多年了,后来认识了小奈美,他准备和小奈美一同去她的老家,去之前,想最后吃一次去世妻子曾经做过的锅烧乌冬面。于是,找到了鸭川食堂,当洼山最终吃到有着曾经妻子味道的食物时,终于恬淡地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

  吃食物的情绪也是有讲究的,池波正太郎在介绍日常饮食的《食桌情景》中认为,心情愉悦地用餐是保持健康的不二法门。这个观点是不错的,我也很用心地记录了下来。在《买不到的味道》中,读到了“节制”,如酱油要节制使用,柠檬只需一滴就能使味道起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的“惜物”,食物品尝起来也仿佛更加润舌贴胃。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