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情感频道  >  情感麻辣烫
     高级检索
 
“闺蜜甜心”还是“闺蜜克星”?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8月17日 08:36:13

  三叔

  男生一定不理解,女生好朋友连上厕所都要一起。这种“我要和你天下第一好”的感情就是闺蜜情。

  在《欲望都市》里,四位各具特色的摩登女郎生活绚丽多彩,不变的是满满的闺蜜情,是老闺蜜系列的经典美剧,得到了市场和观众的认可。

  无论光影世界中,还是现实生活里,闺蜜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在我身上发生的闺蜜故事,渐行渐远的闺蜜,让我对自己开始有所质疑。对早已不联系的她们来说,我到底是闺蜜甜心呢,还是闺蜜克星?

  S:当爱情遇上面包

  S是一个热烈明快的姑娘。她是我严格意义上的第一个闺蜜,也是发小。没有手拉手做过蠢事,就不算真正交过心,更谈不上闺蜜。十一二岁时,我们和村里的其他闺蜜就对着月亮发过“誓”,要一辈子做好朋友、好姐妹。还学着电视剧《射雕英雄传》,义结金兰、交换信物。那时候物资匮乏,零花钱每天都只有五毛、一元,大家就跑到小店里面买三毛钱一袋的雪维力和两毛钱一支的桔子水,互相交换零食,就算代替歃血结盟,完成了整个拜把子仪式了。虽然这个举动很幼稚,但长大后,大家回想起来,总会相视哈哈一笑。每次闺蜜聚会,都会拿这个经典段子吐槽一下,戏谑一番。

  闺蜜很多,但只有我和S关系最铁。每次周日下午三四点要去镇里读书,家境稍差的她总是因为各种理由没能从父母手中拿到生活费。因为我和她特别要好,她的爸爸都说去向我父母先借一下的。那个时候,她才十来岁,大冬天就要端着一大桶衣服去河边洗,照顾两个年幼的弟妹,一家老小的饭也是她做的。比起来,我要幸福得太多了,起码衣食无忧。她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嘴甜,跟男生玩得很好,大家也喜欢她。每次她想要什么东西,都会说:“你给我买吗?”男生也乐得请客。这一点我望尘莫及,我是那种恨不得给男生买的人,从来没觉得凭自己是女的这一点来要求得到些什么,我也要不出口。后来想想,这应该是我们最大的不同。

  毕业后,我们都回到了宁海。大家都找到了男朋友。她的男朋友是一个比她小几岁的社会青年,职高毕业后没有正当职业,靠着家里啃老。她工作还不错,在一家担保贷款类公司上班,深得老板信任,也算是能帮衬到家里了。两个人并不合适,但却断断续续谈了好几年。那个时候,我和她的小男朋友是她最信任的人,我们仨一起出去玩,我跟她男朋友像哥们,跟她又是好姐们,不分彼此,甚至她都能在我们面前换内衣。之后,她跟前男友开始藕断丝连,我劝过她,感情的事虽然没有对错,但还是要有先来后到,至少一码事归一码事,不要一脚踏两船。突然有一天,她男朋友晚上七点多跑到我家里来,说她撂下一句话“我们分手吧”,就收拾东西走人了。

  我当时也觉得莫名其妙,虽说这个小男朋友对闺蜜来说就是个备胎,但为什么是这个时候踢他出局呢?马上,原因就找到了,原来她瞒着我们所有人,跟她的前男友接上了头。前男友是我高中同学,是她的第二任男朋友,之前因为初恋男友被踢出局,现在这个程咬金半路又杀回来了。同时杀回来的还有一个不错的家境,姐姐在外地开着一个很大的家具厂。奔着更好的前程,她见好就收了。作为闺蜜,我为她高兴,但又对她有些看法。爱情又不是做买卖,就算良禽择木而栖,但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和难堪啊。悲痛欲绝的小男朋友连续来我家谈心一个多星期,我被迫全权为S擦屁股。也许当时,我仗义执言,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S和我的隔阂就生下了,后来她做她的阔太太,我们也少了联系。

   C:婚姻是一袭爬满虱子的袍

  如果说S的故事,都是围绕着同学、恋人来开展,那么,C的故事绝对是毁三观的狗血剧情。狗血之下,大家都上了一堂严肃和荒诞交杂的婚姻课。

  C是我的高中同学,睡在我上铺。军训时,我主动跟她搭讪,因为我觉得和她有种气场相合的默契。之后,我们果然成了臭味相投的闺蜜,我们都是脾气大、性子爆,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会拼命争取。10年前,我大学即将毕业,C是专科毕业,早我一年毕业回到宁海。那个时候,大家都没钱,很少打电话,习惯聊QQ。有一天晚上,我在寝室里,QQ界面里跳出来的是闺蜜C的视频对话,接通后,视频的那一头,她热情地跟我打招呼,还介绍她的男朋友K给我认识。加了K好友后,我跟个老妈子一样问对方年龄,当时得知26岁,还开玩笑,“小哥哥很显嫩啊,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个26岁的老男人。”

  谁料,一语成谶。几天后,在QQ上看到他上线后,我跟他打招呼,没想到对方发来的一句话让我差点从凳子上摔了下去。“我是K的老婆,你是C的朋友吧,劝劝她不要做第三者。”当时还不相信,直到对方告诉我她早已摸清了C的家庭情况,还把女儿刚刚拍的周岁照发了过来,我这才傻了眼。这果然是个不要脸的老男人!掏出手机,拨通了C的电话,没等她说,我就来不及说了一通:“这个K有老婆,你知道吗?孩子都他妈快打酱油了。”虚无安静的电波似乎暂停了十秒钟,我仿佛都能看到闺蜜措手不及的样子,那个电话打得我们胆战心惊。其实,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时候她惊呆了,是因为惊闻“被小三”还是诧异我知道这个“秘密”了。

  之后,双方便进入了难堪的拉锯战,两个女人在宁海展开了隔空对骂,远在他乡求学的我竟成了两人唯一的纽带和传声筒,而始作俑者K却缩头乌龟一样躲在了所有女人的身后,看着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最后,还是我最先败下阵来,我大声苛责C:“不就是一个男人,有什么好,非要抢。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之后,我就继续上我的学,不跟她们混战,也远离了闺蜜。

  回来后,C寻寻觅觅,兜兜转转,还是跟K纠缠不休。那几年,她过得并不容易,焦头烂额,早想结束这一切,又心有不甘。作为闺蜜,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都保持着应有的距离。在我看来,我尊重你的爱情观,但我保留对正确三观认知的权利。

  前两年,心如死灰的她终于从这段关系中抽身出来,火速下嫁一位新宁海人。一年后,生下了一个女儿。也许是没有感情基础,脾气本来就不好的她,对老公诸多不满,对婆婆诸多挑剔,家里三天两头鸡飞狗跳。婚姻生活对她而言,也是一袭爬满了虱子的袍。

  因为工作关系,此前我跟她的老公有过接触,加过微信。在一次闺蜜聚会上,大家无意说起我才知道她老公屏蔽我了,我说为什么啊。她老公说漏了嘴:“我老婆不喜欢我跟你加微信,跟我大吵了一架。”当时气氛很尴尬,我自问安守本分不逾矩,再加上我身边老公正不解地看着我,这餐饭吃得不尴不尬,草草收场。后来,我在她老公单位办事,发他短信:中午载我一起回你家吧,尝尝你老婆的手艺。哪想到,她老公劈头盖脸一顿数落,“为什么你要跟我联系?每次你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她都要跟我吵架,你能不能别烦我们?”这才惊觉,原来C是怕我有意无意暴露她以前的事,所以“飞鸟尽,良弓藏”。认识20年了,共同经历过风雨,闺蜜情竟如此不堪一击。她被戳穿后羞愧难当,曾表示抱歉,我理了理情绪,这样回复她:那个要陪你走更长远的路的人毕竟是你老公,不是我,朋友是一时的,你家庭幸福就好。其实,我还是有些伤心的,多年好友,我相信你的为人,你却不信任我。有一次,他老公终于知道了她的过去,到民政局大闹上演离婚戏码时,她第一时间找到了我,我二话没说,放下工作立马跑去“救场”,在最后时刻劝回她老公,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现在,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好,但我知道,这种感觉和人生若只如初见时已经不一样,就像十几岁我生日时她送我的那个杯子,开始有了裂缝,已经失去当时的模样和光彩。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录入:袁慧敏  责任编辑: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真学细悟 深谋笃行
·县乡人大工作读书会举行
·“大梁山”进城记
·天明湖周边整治成效显 环境卫生问...
·努力走在高质量发展前列
·我县启动“最多跑一次”改革专项督查
·我县全面部署防御台风“温比亚”
·市“名特优”小作坊打造现场推进...
·县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迎来“...
·我县5家企业入围2018宁波综合百强...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