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至爱亲情
     高级检索
 
母 亲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8月20日 09:35:09

  陈承豹

  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纯朴、善良、勤劳、节俭。她文化不高,只读过几年私塾,娘家在离宁海县城十里地的黄坛镇,住宅叫“严家上新屋”。据黄坛严氏宗谱记载,严氏宗族系东汉隐士严子陵的直系后裔。母亲娘家村一座很有古典气派的木结构四合院是远近闻名的“黃坛古民宅”之一。我的外公叫严雅怀,字昆山,小名宝玉,是清光绪年间的监生,所谓监生,即是国子监学生的简称。国子监是明、清两代的最高学府,按照当时的规定,必须是贡生或荫生的学历才可报考国子监,初由学政考取,或由皇帝特许才有资格入监读书。他酷爱文墨,还收藏了两大箱古代名家书画。母亲的两位族叔叫严雅惠(画家潘天寿的妹夫)、严雅懋,均毕业于黄埔军校,分别为黄埔军校书记和国民党团长。

  母亲38岁生了我,而且是连续生育了四个女儿之后才有了我这个“独子”的。所以,她常常会不无自豪地跟人说:“我这个儿子是四个女儿用轿子抬来的。”几个儿女中,母亲最疼爱我。我至今印象深刻,1972年的夏季(暑假),我在老家的田畈上写生“双抢”场景。还不到九时,她居然顶着烈日,手提盒篮,到处寻找着为我送“点心”来了,她完全把我当作割早稻的人来对待了。

  母亲给予我人生最大的影响是促成我走上了绘画艺术的道路。母亲在农村中大约可算得上一位绘画能手,她能画各式各样的富有乡土气息的传统民间绘画,什么灶神、门神、钟馗、仕女、动物、肚兜花、鞋头花、风景画等,都可以随意落笔、点划自如。在我的记忆中,左邻右舍会时常光顾我家,要她描绘小孩穿戴的肚兜花、裤脚花、鞋头花等。每逢端午节,她便会用毛笔蘸上“雄黄烧酒”在双扇门上熟练地画起门神。她还常常对我说:“画画不用打草稿,画的时候脑子里会有影子”。这个所谓影子,大概就是传统绘画的诀窍之一——“心画”。谈及母亲对民族绘画爱好的原由,不妨拉扯上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原来,潘先生的妹妹即是我母亲的婶婶。年轻时的潘先生常常到他妹妹家走动。因为母亲比他才小九岁,所以习惯地叫他小娘舅。1927年,潘先生三十岁。一天,母亲向他求赐墨宝,他竟爽快地提笔为她即兴画了幅“松月图”(横披)。图中画的是一株势若虬龙、节峻荫浓的苍松,画面左上角树梢后的空中抹了几笔淡墨,烘托出一轮朦胧的圆月。题款为“老龙惊出夜明珠”,边款是:十六年凉秋三门湾阿寿”,印章似乎是“宁海天授之印”。母亲在年青时爱上绘画,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潘先生的影响。而我确是受到母亲潜移默化的熏陶后才渐渐地爱上绘画艺术的。

  记得在我十三岁那年,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跟随母亲到村边的自留地里去割青菜。春天的气候是那样的说变就变。那茫茫的晨雾还未退居幕后,祭雨神又向人间洒下了无声的润雨,真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霏霏细雨中的濛濛春色,似比晴天更佳。你瞧那淡黄色的油菜花,粉红色的紫云英,嫩绿色的小麦苗,忙碌在天空中的春燕,耕耘在水田里的老牛,戏耍在小河上的鸭群;还有嗡嗡的蜜蜂和呱呱的田鸡……田野里一切的一切都被濛濛细雨罩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它们组成了和谐的旋律,犹如一部柔和抒情的“提琴协奏曲”,又仿佛是一幅气韵生动的“江南春雨图”。我完全被眼前的景色陶醉了,我想迅速地把它们描绘下来,可又无从下手、力不从心。于是向母亲求教。母亲停下了农活,经过一番观察之后,对我说:“田野里的东西太多,一张纸头上不能样样画上,要挑选自己觉得好看的东西画。”她给我选择了一个农民在水田中放鸭的场面,并替我拟了个朴素的画题,叫“雨中放鸭图”。

  在母亲的指点下,经过约一个星期左右时间的努力,我终于完成了这幅稚嫩的风景画处女作——“雨中放鸭图”。这幅画是以散点透

  视的俯视构图,以墨线勾勒、淡彩渲染的简单技法在铅画纸上完成的。图中反映了濛濛春雨中老农放鸭的情趣,有一定的生活气息和颇有民间风俗画的特色,受到了左邻右舍的赞赏。

  创作的初次尝试,使得还处于孩提时的我开始朦胧地懂得了一个真缔:艺术创作之树离不开现实生活的土壤,艺术创作的躯体离不开民族传统艺术乳汁的滋养。创作的初次尝试,激励着我,鞭策着我,使我从此钟情于绘画之道,并沿着这条道路不断地迈进。

  1982年,面对二十多年前的这幅处女作,又一次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我便以它为生活素材,重新加工创作了一幅山水画——“牧歌春月”。“牧歌春月”后来入选“浙江省首届耕耘者画展”,并获得了优秀创作奖。当我荣幸地接受《获奖证书》时,一股暖流即刻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深深地感到:在我的获奖作品里,掺和着母亲的一份智慧;在我的获奖证书上,凝聚着母亲的几许心血。如果说我在绘画艺术上有所长进的话,那就有着母亲的一份功劳呀。

  现在,母亲早已离开了我,但我总会想起身着蓝布衫、黑裤子,面庞清秀、神态安详的她,正向着我微露出欣慰的笑容。母亲在世时总说:“你是属猴的,猴子翻筋斗翻得越远越好。”正因着母亲这句话,激励着我一直在艺术的这条险路上艰难地涉远。

录入:袁银泽  责任编辑:袁银泽  稿源: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一个人的缑城(上)
·本月遭遇台风连环CALL
·七夕节,民警带嫌疑人去结婚登记
·七夕节104对新人喜结连理
·七夕的“前世今生”,都为追求美...
·八面来风
·“两癌”筛查为妇女健康保驾护航
·我县推进开放型经济高质量发展
·宁海晴隆对口帮扶党政联席会议举行
·西店镇村级教育基金会 再掀助跑教...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