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沧桑看云
     高级检索
 
茶 垢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8月27日 10:37:03

  蔡能平

  垢者,即污秽、脏东西者也。譬如这茶垢,即是那尘垢、泥垢、水垢、牙垢等等污垢之一种也。

  虽说茶垢普普通通,也不足为奇,但也最容易为我们部分茶人所忽视。有时,不但引不起我们饮茶人的重视和清理,甚至反被我们部分饮茶人引以为荣——看看,看看我的茶杯,茶垢厚厚一层,少说也泡过三五斤茶叶了,长年累月的,我是舍不得洗掉这茶垢呢!我宁可一日无肉,不可一日无茶……

  其实,我对茶垢,也曾有两种认识——其一,也如部分饮茶人那样,舍不得洗掉茶垢,好像茶杯一捧,厚厚的茶垢,就能给人或给己一种,我是资深饮茶人、我是浓茶爱好者的奇妙感觉,就如老烟枪那样,非得食指、中指发黄不可;其二,一件不经意的小事,即悄悄改变了我的茶垢观,让我坚决摒弃前观,勤洗茶杯、勤除茶垢。

  我今年四十二,但饮茶史,少说也有三十余载。记得在年少时,我总会时不时地捧起父亲的紫砂茶杯,有模有样地喝起茶来。有时,父亲的浓茶刚喝几口,还未续水,浓浓的、苦苦的,确实有点难咽;有时,茶水已被续水多次,味儿就淡了许多,差不多就是白开水的味道了,但细细品咂起来,仿佛又还有点淡淡的茶香。就这样,有时喝点热茶水,有时饮点凉茶水,有时白天喝,有时晚上饮,我好像就是喝着父亲的茶水长大的。我的饮茶史,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起步了。记忆中,父亲的紫砂茶杯也是难得一洗,茶垢厚厚的、黑黑的,感觉茶杯口被这茶垢无形添厚了不少。有时,感觉实在太厚了,父亲才坐在八仙桌前,拿着一张粗草纸,轻轻往杯口擦拭几下。感觉再多擦几下,还有点心疼。

  长大后,我也有了自己的茶杯,我也感觉自己已到了宁可一日无肉、不可一日无茶的状态。当然,我对这茶垢的钟情,也在这样的潜移默化中悄悄生根发芽了。

  后来,好像是一篇故事,把我的茶垢观又深化了不少:在清朝,一个落魄书生,穷得一塌糊涂。有一天,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他只好把那祖上留下的那把紫砂壶,拿到街上去售卖。一直到了傍晚,才有一个绅士模样的客商,站在他旁边,捧起那把紫砂壶把玩了许久。后来,客商客气地对书生说:愿出纹银百两,买下这把紫砂壶,只是一时匆匆,身上银两不多,愿意明天早上再来此地成交。书生回家后,那个兴奋啊,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书生一时兴起,拿起那把紫砂壶也把玩了一下。哎,不对啊,既然客商愿出高价买下此壶,我应该仔细擦拭一下,干干净净的,送给客商才对。于是,书生拿着软布片,里里外外,把紫砂壶全身都擦拭了一遍,紫砂壶露出了原先的那副尊荣。可是到了第二天,客商在看了那把被书生擦拭过的紫砂壶后,说啥也不愿拿出百两纹银。“我不是看中你的壶,我是看中你壶中的茶垢,厚厚的茶垢,即使不放茶叶,倒点白开水,我也能闻到清香。现在,茶垢被你清除,那股浸润其中的清香,我再也闻不到了。你是好心办坏事。”看着书生那股懊恼样,客商在了解原委后,最后大方地送了十两纹银给书生救急。

  从那以后,我对茶垢,也更加小心呵护。有时,还故意留满茶水养杯,仿佛茶垢也会替我养出一段奇缘来!可是,几年后,一次去某单位的登门拜访活动,却悄然改变了我的茶垢观。记得在主人的办公室坐下后,主人拿出了一只一尘不染的陶瓷茶杯,为我倒茶水。哎。不错啊!茶杯白白净净,茶汤碧绿,喝在口中,好像特别清爽啊!突然,我好像被某根电流无形击中一样,心头豁然开朗了许多。我不禁又喝了几口。呣。不一样。确实不一样。这没有一丁点茶垢的茶杯,喝起来确实更舒心。不像我的真空玻璃杯,杯身乌黑、杯口黝黑,还真有点拿不出手!看来,我回去得洗洗我的茶杯了,我得清除一下那些经年不除的茶垢了。我在心中默默地,对自己言语道……

  从那以后,我的茶垢观,彻底翻了个天。在办公室,或在家里,虽说没有每天擦拭,但隔三岔五地,我就会用一小撮小苏打、或者一小段牙膏,把我的茶杯擦拭了个底朝天。我想,书上说垢是脏东西,不管什么名目的垢,它总是脏东西,人不能与脏为伍。从此,我的茶杯天天如新。

录入:袁慧敏  责任编辑: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夜宵摊占道经营被罚4500元
·2018年秋季全县校长会议召开
·县人民检察院搭建数字化系统提升...
·高温天气谨防食物中毒
·跃龙筑基强本构建“党建争强”新格局
·移民小区路灯大半不亮
·桥头胡“厕所革命”提质加速
·秋声已如许,残暑何足驱
·理财启蒙 孩子起步
·战高温 抢进度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