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南门外(上)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9月03日 10:57:24

  顾方强

  编者按: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深入,许多老宁海的建筑与巷弄逐渐消失,与之相伴的是,那些附着在建筑与巷弄上的生动活泼的人事也在慢慢散去。在地理上的老宁海日渐退场的同时,我们推出这样一个栏目,希望能通过这些有温度的文字和图片,在纸上重新构建一个文化地理上的宁海。

  1

  缑城里大人小孩嘴里所说的南门外,并非泛指小城出南门以外的地方,而是专指在城南擦城而过的这条溪流,官名叫洋溪。

老南门大桥

  洋溪有近百米宽,自西而东流淌至跃龙山脚后,猛地折南而去奔流入海。当初的南门外,虽不似现在一派繁华盛世的景象,作为一条充满活力的原生溪流,现已隐约的溪石、溪滩、溪声、溪潭是一样不少,碧清的溪水和溪中鱼及溪上草,就更不用说了,它的风姿曾经婉约动人。

  南门外的标志性景观为南门外大桥,原址在现在的跃龙大桥之上,时称南门外大桥,也称铁桥。细脚伶仃的十来个双柱式水泥桥墩,有近十米高,桥跨相互之间,由纵横交叉的三角钢架相连,上面铺设钢筋水泥预制板作桥面,可让一辆拖拉机或二辆手拉车并排通过,桥面二侧栏杆由圆钢构件组成。夏季多阵雨,时常有不少在南门外戏水的孩子,会爬上北桥头靠近桥面的桥脚岭头,龟缩在桥面下躲雨,胆大的会再往上爬到三角钢架上去,像猢狲一样在高高的桥墩之间来回穿梭。越溪大桥建成之前,铁桥为全县最高最长最宽的大桥,小城里的人无不以与它合影为荣。毕业于民国中央警官学校的小外公,在学校学得一手照相的好手艺。后来在个人不允许开,能开也开不起照相馆的年月里,迫于生计,曾一个人偷偷扛起老古董级别的背反相机,起早摸黑上山下乡落海四处为人拍照,拍好后回家冲底、曝光、显影成像,再按约定时间送去,风雨无阻。后来,背反相机换成了轻巧的双反相机,牌子好像是上海出的海鸥牌,再不用扛着而是单肩背着相机出门拍照了。接着运动进入高潮,相机被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连续没收了两台后,在无力再购的一段时间里,就曾用保存下来的各个季节的铁桥照片去招揽生意。方法是将顾客手头现有的头像底片与顾客选中的铁桥照片的底片,通过二次曝光的方式,合成为一张漂亮的照片。要是你还肯再出一点钱,记得好像是五分钱,能用双手同时写对联的小外公,还会给合成的照片上色,唇红齿白的你,山青水碧的它,褐栏身灰的桥,都会被细细地描上色,并给描得分毫不差。一个失去了相机的摄影师傅,硬是凭底片就让生计得以维持,除了心头的大爱与不俗的手艺,更拜当时人们对铁桥的向往之情所恩赐!

  铁桥脚下,还有一条红石板小桥,人称南门外小桥,也叫做矮桥。说小也不小,通过一辆手拉车是绰绰有余的。说矮应该也不会太矮,铁桥建成之前,是方圆几里连接两岸的唯一通道。六十年代初,曾经管理过县政府食堂的赵锡炉伯伯,就经常担着两只倒缸篮,过小桥去港头村的小码头买野生黄鱼,一角八分一斤。回来时就近从桥头爬下,在碧清的溪水中开膛洗鱼,部分洗好的鱼,抹上盐放在石板桥上晾晒,一篮鲜一篮咸的再担回城里去。石板桥被废弃后,沙石在桥下逐渐被堆积起来,让几孔石板桥看上去矮得似匍伏于溪滩上一般,矮桥下面的溪水是既浅又缓且清,成为南门外溪滩上,浣妇洗衣捣被、孩童戏水的首选之地。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