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南门外(下)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9月10日 10:04:21

  顾方强

  1

  除了月下溪、溪中石、石上树等等这些南门外记忆碎片外,小城里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南门外旧事……

  南门外溪滩上,长有一种叫做牛奶浆的草,要是把根茎一折,牛奶一样的浆汁,便会从折断处不断地注出来,属于上等的兔子草。当时的城中小学有个兔子养殖场,大约养有七八十笼兔子。我不情愿地被推选为光荣的饲养员,早读课与放学后各要去投喂一次兔子草。小学五年级时,差不多每个星期,都有一节半天的劳动课,内容就是拔兔子草。兔子草也被称为校草,不管拔多拔少,放学前都要到学校上交,班级劳动委员过秤上账,作为年底评选劳动积极分子的依据之一。调皮捣蛋的几个同学,还会藏些石子在篮底过秤,以增加草的分量。牛奶浆草特别金贵,一斤可算作一斤半。而这样的劳动课,我们自然是要到南门外去了。

  有一年夏至过后的第三天,南门外溪滩上发生了一件惊动全校的校草事件。

  那天,在南门外拔好草后,几个水性好的同学,照例是要下到螺蛳潭去凫水,玩上一阵子再回校交草。而这一次,一位不会水的赵同学在石滩上看我们玩得尽兴,双手合拢双掌并齐,一猛子就扎进螺蛳潭,结果就漂浮进了深水区。要不是被一位叫大背蟑螂的同学及时发现,大家合力把他推出深水区,现在小城就少了一个叫做阿门的诗人了。因为这个意外,大家玩得不尽兴,便又顺溪蹚到千丈岩废弃的抽水机房去玩跳水。

  抽水机房现已只剩下一层了,成为偌大南门外为数不多的记忆遗址,当时可是有两层半高。当初碧波荡漾水面开阔看上去黑幽幽的千丈岩深潭,已变成带有异味的浅水沟了,潭边大片大片干净的鹅卵石溪滩,变成了来历不明的野草疯长的黄泥地了。从抽水机房屋顶跃出,往潭中跳了几回水后,同学老扁说,家里父母这几天都出差去了,到他家里去烤洋芋吃,他家还有一把小提琴、数笼蟋蟀可玩。这个主意不错,大伙便在机房基脚上岸,把短裤的水绞出穿上,从千丈岩翻上跃龙山,顺道在北坡拿了半篮洋芋,直奔山脚东门龚家道地而去。

  众人烤了半锅洋芋,翻出足足半雪花膏瓶的油炸花生米,倒上红丝丝甜甜的杨梅烧酒,学着大人的样子,一人一小碗热火朝天地喝起来。可想而知,四人齐齐地醉了过去。

  这边醉了不打紧,学校那边可是炸开了锅。劳动委员直等横等都没等到四个同学来交校草,便跑去告诉班主任钱老师。钱老师又等到天黑,还不见人影,便联系了家长。四处追问才得知,那几人在南门外下水了,而且下水的地方是千丈岩。众人顿时慌了神,赶紧跑去校长家报信。校长住在坊河边,此时正在道地里吹着河风啜着烧酒,一听这事,惊得把手里的小酒盅都掉进菜羮里去了,打着脚绊跑到学校。校长发动所有能联系上的老师,与学生家长一起,手持长竹竿,一路急吼吼地往南门外急奔而去。他们分成两组,用长竹竿从千丈岩戳起,一组往黄土岭戳去,另一组戳往螺蛳潭,来来回回几遍后,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时间,深夜的南门外,手电四晃,人声鼎沸。

  折腾到半夜,到蟹笼来收蟹的抲蟹人说,快到夜饭光景时,看到过四个提着竹篮的学生,爬上千丈岩到跃龙山去了。此时,钱老师才突然发现,那个叫老扁的学生家长,并不在捞人队伍里,于是众人赶紧奔向老扁家……

  后来,上交校草时,钱老师就会不时地过来抽查,在怀疑下过水的学生手臂上用指甲抓上一把,要是发现谁的手臂被抓后起了白白的爪痕,就少不了一顿盘查与批评。因为在凫水后的一二个时辰内,手臂一抓就起白痕。此后同学们野外拔草凫水,再也不会无所顾忌了。一晃,恍如昨日的小学最后一个夏季也过去了。对我们这班学生,既要管学习又要顾着命,真是辛苦班主任钱老师了,师恩也是感怀在心。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