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沧桑看云
     高级检索
 
念祠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9月10日 10:04:23

  陈春霞

  隋代建的村子,至唐已兴盛立镇,属县里重要的盐码头,至宋逐渐败落,而如今只是一个小村而已。

  他是村里一位光棍,住在祠堂偏门一角。当然本家是不会雇自家人看管这么重要的场所的,祠堂实在冷清而又阴森。听说他是从小被族长捡了来,后来族长走了也就没人管他,只好住到祠堂里来了。对于他至少还有一份差事糊口,村里人凡是收了稻谷上来,大家你一升我一斗的,抵工钱给他了。

  据说他没有结过婚,当然也没有子嗣,孤零一人,但我听说他曾经也风光过。

  那时候族长家还有点底子,就带着他坐船出白峤港,晃啊晃,晃到大上海见世面。输了坐船回来,再拿钱,再去。就这么往返于十里洋场。毕竟十赌九输,没过几年,族长家就败落了,本家里有新人出,另选了人,事务大多由新人打理了。到后来,族长也只是一个辈分而已,凡是村里有什么祭祀活动的,就由着族长组织,带头,几个妇女抬着箩筐,挨家挨户凑份子去,米、黄豆、芝麻、再加几元钱。

  选个吉日,在祠堂放焰口,可是他打牙祭的日子。

  那天,桑港头的大樟树下多了七根竹子,是山上砍的新竹,掸了竹叶,留有细细的竹枝,用石头固定底部。依次交叉竖立于大樟树下或马路旁。当天捣的糯米麻糍被切成小方形,穿插到竹枝上,竹竿顶部插着一个佛手状的麻糍,我们称为夏手抑或夏收,不懂什么意思,是期盼夏季庄稼长得丰茂,秋季有个好收成吗?这不关小孩的事,反正我们有的吃、有的玩、有的闹便好。风一吹,白色的麻糍在竹子上晃动,满竹的米香如水波瞬即荡漾了开来。那香味荡漾得我们肚子咕噜咕噜响,虽绝不可伸手摘取竹子上的食物,但眼里早已瞄准了一块心想属于自己的美味,就盼黑夜早点到来。

  祠堂里也是热闹得很,正北是祖上的牌位,天井里摆了好几桌流水席,请了道士“嘀呤哐啷”敲起来,大人们听着道士的指挥,跪!拜!跪!拜!

  那天村里的人们仿佛就做这一件事,一直到午夜,当小孩子们困得不行时,迷糊中才有人说“可以抢夏手(夏收)了”,我们忽地激灵了,这几年一次的活动,怎能错过。还闭着眼呢,腿已迈了开去,往桑港头跑,白天里早就盯上的那个又大又香的佛手该是我的了,前呼后拥,一番胡拉胡扯,到头来一块也没有着落,只好地上捡了一块小麻糍,怏怏地回了家。

  祠堂里放焰口留下的好几桌流水席,让住在祠堂里的他一日三餐有着落了。吃饱喝足的他白日里坐在祠堂门口与我们讲他的那些事,他平时话很少,总在祠堂门口呆坐着。今天日子不一样,或许喝了点酒,自说自话的,说着说着仿佛有沙粒吹进他眼里,而我们也是半听不听的,在祠堂的古戏台上狂奔,玩得猛了,吵着他了,他偶尔也会烦,就会讲一讲关于祠堂里可怕的事情,吓唬我们。说,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祠堂里的白羊精就会现身,据说身高八尺八丈,坐在屋檐上,看不清脸,雪白的胡子拖到地上,遮住了脚,专抓小孩吃。

  我们就问他村里有没有小孩被白羊精吃了,他瞪了一下我,瘆得我毛孔倒立,“乖的不会,只吃那些调皮捣蛋的小孩。”

  “那我是不是乖孩子,是不是乖孩子?”那时,我总问我爸妈,梦魇一般。现在想来,当年问父母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我已经有多久没有回桑港头了?多久没有在那棵千年香樟树下陪村里的长辈们拉拉家常了?我不是一个乖孩子,我应该被白羊精吃了,那我的魂就留在桑港头了,不至于在一片荒芜的钢筋水泥间,像浮萍一样无依了。

录入:袁慧敏  责任编辑: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身教言传 以德树人
·前童“村民e点通”打通联系服务群...
·跃龙精准培训助力企业安全生产
·法治教育公开课走进桃源小学
·桥头胡慈善工作开花结果
·桃源欢送12名新兵入伍
·跃龙坑里村溪滩地上建设美丽新家园
·梅林打造民宿经济助推乡村振兴
·教育系统后备干部培训班开班
·污染环境 从严查处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