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旅游美食

八月十六吃大糕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9月12日 09:11:57

  陈彬

  每到夏季的傍晚,我总和几位近邻,坐到十字路口,沐浴着东南西北吹来的阵阵凉风,啜饮着清香扑鼻的当年新茶,闲聊着古今中外的趣闻轶事。

  昨天,我和胡先生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中秋节吃月饼的话题上。

  我说:“我生长在宁海的青藏高原,偏僻贫穷,在读大学之前,还不知道月饼为何物。”

  在我的记忆里,八月十六这一天夜里,除了一些妇女点上几支香,望月祈祷外,似乎没有什么其它的活动了。至于月饼,不要说吃,连见都没有见过。在读大学的第一个中秋节,学校给每人发了两个月饼。只在彼时,我才知道月饼的滋味。

  胡先生虽比我少二十多岁,但也与我有同感。不过,他的老家在大蔡。每年中秋,他们要做大糕,吃大糕。于是,就与我谈起了大糕的事情。

  农历八月初十,各家各户开始忙碌起来。把籼米洗净,沥干,加入酒酿,拌匀,加入少量的水,放进酱坛(大泥甑)里,使其发酵。

  八月的天气仍然很热,米吸水膨胀后,在酒酿的催化下,一、两天就能完成发酵。在这一、两天里,要随时观察,一旦酱坛里的水开始冒泡,米满了上来,说明开始发酵了。赶快用酒板不停地上下搅动,使气泡渐渐变小,变少,慢慢地下降到原来的位置。再冒泡,再次搅动。如此三、四次后,如果不再冒泡,说明已经完成发酵了。

  时间也到了十五日这一天了。把米磨成米浆,用豆腐袋沥去粗渣。

  晚上,把炊巾铺到蒸笼上,用小杓子搯起米浆,倒到炊巾上。米浆之间要留有较大的空间,防止米浆漫延开来,粘在一起。一屉蒸笼放满了,再做另一屉。做完三、四屉蒸笼后,稍稍等待一下。当看到米浆上突起一只只气泡,可以放到锅里蒸了。一般情况下,都是三、四屉蒸笼同时蒸。当然,蒸笼越多越好。一边搯入米浆,一边等待发酵,一边蒸,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蒸熟后,倒到米背上,趁着还烫手的时候,把两只大糕的底部相对,稍加挤压,使之粘合在一起。

  最后一道工序,就是盖上红红的印章。

  农历八月,高粱已经收进来了。收进来的高粱穗总带着一尺左右长的,毛笔杆那么粗,既光滑又干净的枝干。取来三至五支,捆在一起,醮上红颜料,印到大糕上。三根高粱枝干的印成三角形,四根的则可以印成方形或菱形,而五根枝干的就印成了梅花形。雪白的大糕上印上了红印,却花样不同,显得更加悦目,引人眼球,增加食欲。

  干燥的高粱枝干,能吸水,盖上的印痕清晰。当然,红颜料是可以食用的那种。如果找不到高粱枝干,也可以用粗大的茅草杆替代。

  在以前深甽区的辖地里以及邻县,在八月十六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做大糕,吃大糕。

  一般家庭要做二十来斤米的大糕,多的做三、四十斤,少的也要做十来斤。这一晚,家家灯火通明,甚至于通宵不熄。做好了,亲戚朋友送一点,剩下的自己享受,吃它两天、三天。

  大糕是圆圆的,白白的,扁扁的,酷似天空上的月亮,皎洁而光亮。大糕其色白如凝脂,见了就惹人嘴馋。红红的印记,爽心悦目。吃起来细腻爽口,不粘牙,不仅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酒香,还能吃出一丝丝的甜味。如果能有切得细细的,再拌上点猪油,用芥菜或者雪里蕻腌制成的咸菜,或一口大糕,一口咸菜,或把两片扯开,夹进咸菜,一口下去,满嘴生香,保证你吃得肚皮饱胀,才不得不歇手。

  “这不就是洋糕吗?”坐在旁边的我的妻子突然意识到了,忍不住插了句嘴。

  “是的,就是现街上卖的洋糕。”胡先生终于揭开了谜底。

  “在我们家乡,八月十六吃大糕是有其历史渊源的。”胡先生又娓娓地说了起来。

  在忽必烈推翻了宋朝,建立起元朝开始,汉人的反元斗争从未停止过。

  在元统治阶级以铁腕手段的高压下,反元斗争只能在暗底里活动。深甽与新昌和奉化为邻,又都山高林密,武装斗争易于开展,也便于隐蔽。但终究是地下活动,一切联系都得靠暗号秘密联络。

  深甽一带原先就有做大糕的习俗。不过,做大糕的时间不是在中秋,而是在过年。但也有少数几户却长年做大糕,四处叫卖,赚点小钱,维持生计。利用这一习俗,大家约定暗号,以卖大糕作掩护,各村串连,互通信息。本来叫的是“卖大糕呀,卖大糕啦!”后来改了。如果叫的还是“卖大糕”的话,说明平安无事,一如平常。如果叫的是“吃大糕呀,吃大糕啦”,就说明情况紧急,赶快逃走,赶快藏身。

  雪白的大糕本来没有红红的印记,为了传递不同的信息,就改成三点记、方形记、菱形记和梅花记。三点记表示平安无事;四方记表示邻村有敌情,要有戒备;菱形记则是情况紧急,会有元兵又进村。梅花记是最高级别的暗号,只在发出战斗号令时,才会使用。

  但是,这一切都是被动的防御。为了进一步打击敌人,组织者决定来一次主动进攻,拔掉驻扎在深甽的元兵哨所,时间定在八月十六这一天晚上。传递信息的办法是把原来一片片的大糕,每两片粘合起来,里面藏上具体方案。大糕是十四日送出去的,不料当天就被元兵发现,拔哨所的秘密完全暴露,整个方案只得胎死腹中。

  为了纪念这次行动,从那时开始,家家户户都在八月十六这一天吃大糕,而且用的都是三点记。

  听了胡先生的讲述,我又有联想,这圆圆的,白白的大糕,形似圆月,两糕相粘,内藏东西,或许就是现在月饼的雏形。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