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让诗歌常伴人生(下)

——品读《半生史》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9月17日 10:40:43

  天健

  三是《半生史》里写关于心路旅程的诗。诗人通过“痛苦、感恩、历史、记忆”等关键词,创作了数量较多的诗歌,是重头戏之一。要写这类诗歌,没有经历,没有经过沉淀与升华,是写不好的。这种类型的诗歌,一经发表,会被广泛传颂和关注。同时,也赋予这个时代在历史车轮的行进中,在环境的变迁下,诗人、民众,会有怎样的感受,通过心路历程能读到哪些感悟、引发哪些思考、怎样接受与应对?于是,诗人化成“小我”开始登场。《山上记》这样写道:

  山上有风,很忙/把落日从东吹到西/夜幕下,草木们习惯了自生自灭

  山上有云,很白/心装乌云的很不满,无奈她/像谁的远方情人,已云花有主

  山上有路,很多/纵横交错的小径替人步行/人生就是上上下下

  山上有药,很灵/人间事,大和小,它都治/包括身疾,空悲切,无病呻吟

  山上有山,很高/爬不了,不比了,放下吧/若庙堂,若天堂,余生甚美

  这首诗,可以与前面《出生记》和《写诗记》一起连贯成诗人写诗时一路跋涉的艰辛。“山上”是殿堂,是事业或成就。“风”象征了自然规律,在山上,诗人敏锐地捕捉到规律变化,为“草木们”埋好伏笔。尽管云在“山上”,诗人阐明立场,只要“很白”就能找到好归宿,云花有主。山上的“路”呼应前两节,对应自然变化,于是说出人应该学会看淡,“上上下下”很正常。山上的“药”是对仗寓意写法,有诗人理想主义的情怀,通过抵达后,能够治好百“病”。山上的“山”,是指“给努力到感动自己、打拼到无能为力的自己”一份确认和欣赏,人生应该学会接受与放下,并保持一种善良的“美好余生”。整首诗结构严谨,简洁明快,寓意清新,象征着人生谦卑与淡定的姿态。

  四是《半生史》里写关于社会民生的诗。诗人艾青曾写过“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眼中有爱,不愿看到无奈与不公平。善是从内心生发的,在很早以前,他被赞誉为“民间歌喉”,在《半生史》中,我再次读到了描写当下的、现实的、底层的《马路记》、《拆迁记》、《站街记》、《微信记》、《留守记》、《狐悲记》、《双休记》、《疯子记》、《跑路记》、《贪小记》、《黑白记》、《消失记》、《失独者》、《浮躁者》、《去世者》等。此类为民间代言的写作有难度,但写好了,容易共鸣和点赞。

  五是《半生史》里写不同题材的诗。诗人不单创作技艺上有卓越表现,同时在思想境界上也具备相当的高度。《半生史》中有爱国情怀的,如《庆幸记》、《延安者》、《窑洞者》、《轻重记》;有关于“五水共治”的,如《河长记》、《剿劣记》;有关于文化旅游的,如《旗袍记》、《霞客记》、《岱山者》、《象山者》。诗人有一种向外的姿态,在轻松驾驭现代诗歌之外还有拓展诗歌领地的魄力。

  近年来,诗人的内心在不断的拷问和自我锤炼,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的诗还出现在许多大型场合被朗诵,或被编成歌词传唱。

  六是《半生史》里写关于美好愿望的诗。这是对未来憧憬和致敬。比如他在《民宿记》里这样写道:

  将来有一天,中大奖,开民宿/叫“赵家大院”,半山腰/守二亩清闲

  有花园和果园/有泳池和汤池

  推窗见竹林、梯田、茶山/抬头天为师,微风不乱吹/细雨从容,钱从容,不乱花

  有假山,假装很山水/水乃泉声,模样很瀑布,很土豪

  有鱼塘,假装垂钓者,无心事/边上蔬果新,舌尖喊鲜又喊嫩,宜小酌

  孩子们很高兴,二胡和三弦响/一池荷花开,苔藓绿/佛到来,客到来/相见欢

  作为诗人能够凭此梦想成真的时分,是值得期待的。然后在途中他也不忘提醒自己,比如《欲戒记》这样写道:

  半百后,尤其是退休后/肯定不是从前的那一个,阿门

  他其实不信耶稣,有点信菩萨/他至今还活着,是因为/好死不如恶活

  他其实不是诗人。是搬运工/把心里的话,搬到纸上/搭积木一样,假装会游戏

  他有两个对手,世俗和时间/他一个都没赢过,失聪又失神/于是,提前有了寡然和淡然

  戒酒、戒烟,又戒写——/无突破,只是量的积累,不如封笔/——只念不写,也是修行

  不再学蚁群运粮,学大雁/往南飞,终南山的南/南极的南,企鹅慢悠悠的样子

  这首诗是在剖析中解构自我,提出更高要求。诗人距离退休还有一段时间,尽管不长,但要好好珍惜。他不信耶稣,笔名仅是“音符和大门”的象征,像《久违记》中所写一样“久违了,圣经中的阿门/百年才遇到诗经里的阿门/后人记之一二”。

  我在写此文时,每阅读一次他的诗,总能浮现诗人的影像,也曾尝试回避却难以挥去。也许陌生读者能够远离诗人而安静的近观其诗,因为距离产生美,神秘产生伟大。

  最后,我想总结《半生史》,向诗人致敬,向文学致敬——这是一部大道至简,又像饕餮大餐般丰盛,饱含着人生哲理,充满想象力,为读者荡开思绪,在前半生诸多话题中穿梭的大作。读后仿佛经历漫长人生,品味到“酸、甜、苦、辣”,并充满意犹未尽的镜像,让中国当代诗歌之脉源远流长,让诗歌经典常伴人生,迸发出光芒。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