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人生只有“前进键”

——严歌岺《补玉山居》读后有感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9月17日 10:40:42

  徐巧琼

  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合上《补玉山居》的书页,脑海中跳出这句话。与严歌苓的其他作品相比,《补玉山居》并无厚实的历史大背景,相反,它所刻画的只是普通人的喜怒哀乐。但正是这些家长里短通过作者笔端铺展开来,悬念迭出,环环相扣,令人恨不得一口气读完。然而,又舍不得就这么读完。

  书中的补玉山居是家客栈,位于一个“夹在笔陡的山缝里的”小村庄内。因为远离城市喧嚣,这个小村庄居然成为城里人口中的“仙境”,人们蜂拥而来,享受与世隔绝的静谧。于是,我们的老板娘曾补玉就瞅准商机,“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从此,形形色色的人物从补玉山居路过,一幕幕的悲欢离合就此上演。

  温强,一个曾经的“阎王连长”,一个把“当兵出人头地”作为人生信条的年轻汉子,意志坚强,目标明确,直到某天遇到了风情万种的女军医李欣,彼此动了心,却无法相守。20年前的邂逅到错过,20年后的重逢到相忘于江湖,充分说明一个道理:得不到的,才是最珍贵的。而那20年的儿女情长,最终化为补玉山居内的擦肩而过。

  冯焕和孙彩彩,一个是杀伐决断的精明商人,集冷峻、冷酷、冷静于一身的瘫子,一个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前散打冠军,单纯善良,却又面目粗犷。冯焕纵横商海多年,经历过大风大浪,也换过无数个女人,却像婴儿恋母似地依恋着自己的“女保镖”孙彩彩。

  而张亦武和文婷的感情经历,则更令人伤感了。这对苦命老鸳鸯来自福利院,他俩温和、文明、无害,甚至还有一技之长。“一条狗、一只猫、两个人、相携手……”是文婷关于未来的设想,但这卑微的愿望却被“晚辈家长”强行阻止。最终,棒打鸳鸯,“塞上牛羊空许约”。

  再来谈谈夏之林、季枫这一对吧。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少女时的季枫爱笑、笑哭、爱唱歌,相貌出众,她有个“灰姑娘”的梦想,期待有一天能遇见心目中的“王子”,从此迈入上流社会。一次邂逅让她认识了夏之林并结为夫妻。表面上,夏之林是位挺拔、干净的年轻男子,实际上却是个大毒枭。

  为逃避追捕,夏之林不停地“变脸”,他先是化身为留学归来的高干子弟林伟宏,又切换成勤俭持家的药品公司副总洪伟,再伪装成生化所研究员夏之林。夫妻俩在追逐金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再也回不了头。季枫,那个只想陪着女儿一起“玩跳绳、躲猫猫、搭积木”的母亲,到头来事与愿违,走上了不归路。

  掩上书卷,一声叹息。人间事常难遂人愿,无论是温强和李欣,还是冯焕和孙彩彩,抑或是张亦武和文婷,以及夏之林和季枫,《补玉山居》中每对男女的情感历程,都不是圆满的,他们的结局令人扼腕。

  与周在鹏初次见面时,曾补玉曾自我介绍说,“补玉——以玉补天”。也许,对温强们来说,补玉山居的存在,除了追逐桃源梦,还有弥补的作用——弥补人生,弥补过去的缺憾。只是,有些东西真能弥补得了吗?

  如果,那个涉嫌“偷窥”的士兵没有自裁,如果孙彩彩没有负气出走,如果文婷能顺利摆脱儿女的束缚,如果季枫成功戒了毒……那么,他们的命运能改写吗?他们的人生能得到改观吗?

  拾遗补阙,重新开始,多么美好的愿望啊。如果可以重新开始,谁不想再来一次呢?但,人生有重来的机会吗?电脑有退格键、删除键,可人生只有“前进键”。无数个曾经,无数个过往,方才塑造出“现在”的自己,却再也回不到“原先”的自己。而所谓的净土,也不过是一时的桃花源,再怎么“乱花渐欲迷人眼”,终有“鸡鸣枕上”的时候。擦干眼泪,该面对的,还得接着面对。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