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读文小记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9月17日 10:40:41

  谢海云

  陌陌一生

  这四个字应该是放在一起的,她是我的微信名。我没有刻意去取这样一个名字,只是意念里一直觉得要与人有点陌生感。后来的某一日,偶然在微信转载的文章里看到一句话:“如果只是友情的话,能好好做朋友就好好做朋友吧,不要太贪心了。爱情这种事太极端,要么一生,要么陌生。”

  如窥见天意,当下觉得这个名字好极了。

  闲章

  书画作品需用印章,名字章之前已让朋友刻过几方,想给自己刻枚闲章。

  一个早上都在找闲章名字。是刻自己的网名——陌陌一生,还是另取一个?比如朱耷曾取名八大山人。据说今人刻闲章大多就在古书里翻,撞见一个雅致可心的就定下了,没有古人那么多套路。

  我也翻书,翻出新借的《八大山人》。

  “静几明窗,焚香掩卷,每当会心处,欣然独笑,客来相与,脱去行迹,烹苦茗,赏文章,久之霞光零乱,月在高梧,而客在前溪,呼童闭户,收蒲团,坐片时,更觉悠然神远。”

  八大在扇面上的行书题款。

  翻书几页,恰遇此文,得会心处,欣然独笑!

  此时心境如八大彼时呀。

  好个八大,顿悟人心,尽是禅意!

  既然如此可心,就选“欣然独笑”刻一闲章。

  想象刻好之后,闲来无事,先在收藏的一堆闲书扉页上,一一钤上——欣然独笑,仿佛书中的许多片段都是能让我欣然独笑的。

  入幻

  时常想,好的艺术,是会带你入幻的。比如梵高的作品,动感的树,连云与星空也是动感的,仿佛一切在酝酿着什么,又像急急地往前赶,有一种欲望的东西在观者心里升腾、燃烧,但又不知道是什么,刹那就僵在那儿,语言自是多余。木心说,看完《梵高在阿尔》,他走出博物馆,就觉得外面的树、天空都是梵高的树,梵高的天空。很多搞艺术的也希望自己的艺术能像梵高那样厉害,让别人看完或听完也能沉沦在里面,哪怕仅仅是那么一小会儿。

  新到的扇面,始终画不好,心急之下,一口气败了好几把。然后去画廊请教两位老师,胡老师说,你这样着急,平时训练的东西全部丢了,没有放开呀!朱老师说,你想得太多,还没开始画,就想到画面要有自己的风格,哪有那么快,先好好临摹,先好好画,再过十年,二十年,再去想风格。

  我是不是因为看了画册《梵高在阿尔》,也被阿尔的向日葵入幻了。一定是的。我的脑子里充塞着欲望,以至于我在深夜仍然失眠。

  刺目的光,来自阿尔,来自梵高。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