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乡土宁海2017》序言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10月15日 09:34:57

  薛家柱

  炎炎溽暑,从家乡寄来一大叠《乡土宁海2017》的校样稿,让我有机会关在屋子里,一篇、又一篇地仔细阅读。避开了室外的骄阳烈日,带来了难得的清凉,如同又回到家乡清凉的水井边,饮着爽口木莲冻……

  这本书的内容真丰富哟!有我自小就吃过的腊八粥、在土灶边呡过的土老酒,还有我每年最喜欢的过年、闹元宵;当然,书中还有我尊敬的人:王育和、王家扬兄弟,潘天寿父子等,以及我久闻大名未曾谋面的秦友庸、严苍山、孙亦峰等;更有家乡的特产:柴株人、蛎汪、蝤蛑蟹,故乡的老路、老街、老屋、古建筑,这一切纷纷朝我涌来,很多都是我亲历目击、亲身体验过的哟!刚刚牙牙学语时就到隔壁“梦园”去爬龚家假山,从小坐在小堂叔的肩膀上到花楼殿看山坑班的“桃园结义”;逃难逃到蒲岙用鹅卵石砸蝤蛑蟹的大蟹钳;李士珍为竟选“国大代表”来我家拜访父亲;王育和先生是我县解放后宁中第一任校长;我最爱喝的是茶山望海茶,最爱吃的是长街海鲜……很多都已人事昨非,但往事又历历在目。

  储吉旺先生老说我:作家中,你是最爱家乡的!是的,我爱家乡。我老用宁海话秀上一句:“阿等是宁海银(人)啦!”是的,阿等是宁海人,我是宁海儿子!正宗的宁海籍作家。出生在耶稣堂后的鲍家道地,成长在白石头,所以我常说:找到白石头,就找到我。我感谢故乡这片丰沃的土地,感谢培养过我的母校:缑东小学和宁海中学,感谢厚爱我的老师、同学与亲友。1951年是语文老师胡孝心先生对我作文的一句好评,激发了我的作家梦,从此当上一辈子作家。

  艾青先生有一句著名的诗句: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是哟,家乡、土地,组成了心灵中这块乡土。这块乡土是最纯净,也是最神圣的,所以人们终生不忘。

  人的一生由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生养他的土地,一个是学习与工作的环境。前者永远是他的乡土,后者也可能是客地。但无论是乡土还是客地,都不可能是词典里的那些平淡苍白的理念,而是一串串剔透玲珑的珍珠:宁海话、母校、同窗、亲友、祖居、墓庐、家乡山水、风物土产等。有了这些珍珠,才链接起我脑海中闪闪发光的故乡形象,因此乡土才可能闪光耀彩,才能编织成山高水长的乡思、乡恋、乡愁。确实,世界上没有一块土地,能让人那样刻骨铭心。因此需要乡土记忆、乡土文化。

  去年,我收到《乡土宁海2016》后,一口气读完。发现在写我的文章后面,有一张《民国女子老照片》,最右边那位竟然是我年轻的妈妈。那时她刚从杭州惠兴女中毕业回乡,在遗惠小学任教,是宁海第一代现代女性。一张老照片激起我对慈母的多少回忆呵。今年,在校样中我又看到我写的《画家苏东天》,发表在哪里,我自己都忘记了。

  非常感谢家乡有这样一群文友,在专心致力于乡土文学。是为序。

  (作者系宁海籍著名作家)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