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至爱亲情
     高级检索
 
外婆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10月29日 09:22:54

  陈春霞

  外婆出殡那天,当我揭开外婆的棺木时,我才明白,这回我再也留不住外婆了。

  又有一段时间没有去看过外婆了,原本清明说好要去的,因为头一天睡晚了,起不来,只好委托表妹在外公坟前替我问候他老人家,知道外公宠我,他必定会原谅我。

  但我不能原谅自己。假如清明放假我去了,假如一礼拜前,表妹结婚我也去了,还是可以陪外婆唠唠嗑,可是我没有。

  那时候,外婆来我家,白天里,我会箍着她脖子,挂在她身上,听她讲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到了晚上,她便把从家里带来的干毛巾缝在被头那儿,说老人呵出的气是脏的,怕弄脏被子。母亲才不管这些,会从大橱柜里拿一床家里最干净最柔软最暖和的被子给外婆盖上。睡下时,外婆一边讲着猴子捞月亮的故事,一边扮作什么怪兽,然后抓着我冰冷的小脚丫,“嗯,生人臭,生人臭”,捂到她胸口,逗得我在被窝咯咯笑。

  不过外婆也难得来一次我家,必是因母亲有事所托。然外婆回时,我必定会狠狠作一回,摔介厨门,凳子椅子更不可放过,在地上打滚,呀天惶嘶般地哭闹,把一个小孩做胡赖的本领发挥到极致,以为这样可以挽留外婆。外婆疼爱不过我的作,不顾舅舅们在家里盼着她早些回,又会再住上一夜。

  现在不管我怎么哭怎么闹,再也攥不到外婆的衣领子了。

  一月前梦见外婆拄着拐杖站在村口,责怪我们怎么不去看望她。

  记忆中的外婆是从不柱拐杖的,也从不舍得说我们一句打我们一下的,莫非外婆病了?梦中醒来,便没有睡意,恨不得立刻打电话问母亲,又怕惊扰了他们。

  对外婆的想念在心头打成了一个结,解不开又揪得慌。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便到了外婆家,不远处的山依旧是浓浓的绿,门前的稻穗已是一片金黄,几只鸭鸭在外婆门前的一条小水沟里不知疲倦地用那扁嘴啾啾着。

  母亲已先我进屋,外婆听说我来了,她挪出门外,将身子倚在门廊外的木圆柱上,背越发躬了,眼角额头又多了几道皱纹,陷入皮包骨头的肉里。

  外面风大,我搀着外婆进屋。外婆的手很瘦小,握着她的手犹如握着一把枯枝,咯得我胸口疼。

  就是这双小手拉扯大母亲兄弟姐妹六人。外公是个穷教书匠,算是文艺青年一枚,闲暇时爱和他的朋友们聊天说书,偶尔也抄一些经书、打打麻将、下下棋。家务活全是外婆一个人的事,曾是地主家坐着轿子上学堂的她,嫁给帅气洒脱的外公后便没了小姐脾气,操持着整个家。

  闲时,外婆还会点上一支烟,这点奢侈的爱好也为外婆平凡的生活增添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小时的我还为此问东问西。

  每天,当朝霞渲染天边;当露珠缀满绿绿的叶尖儿;当海涂上的跳跳鱼活蹦乱跳时,少年时的外婆便坐着轿子,由轿夫抬着“咿呜,啊呜”上学堂了。太公是前岙大地主,外婆是大小姐,自然要读书识字又得学会各种女红。庭院深深的西墙二楼,绣楼台上,豆蔻时的外婆坐在竹椅上,边上放着竹空篮,篮子里的丝线如七彩云锦,如蝶如凰,如牡丹如芍药,欲含苞待放。

  太婆因为生舅公,两脚踏进了棺材里。无后不孝,对于地主太公来说传宗接代是头等大事,就开始在宁海乡村里张罗典妻之事,后来有了姨婆,又有了大舅公,小舅公。土改后,太公吃乌烟,逐渐沉沦,再也不是大小姐的外婆,照顾同父异母的弟妹们的担子落在了她身上。

  多年后,外婆剪花样做鞋或是念经,外公则在外婆边上,那张泛着哑光的方桌前摊开宣纸,抄写金刚经大悲咒,我在边上学着外公,握着大毛笔,笔挺挺地写着一点一横,一撇一捺。

  小时候总以为外婆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外婆在我家的那几天我特别疯,即使做了坏事母亲也不打我,就算打我,我也不怕,因为有外婆护着我。可是外婆终归要回自己家的。外婆要走时,我便搬来凳子,爬上桌子,箍着外婆的脖子,拼命揪着外婆的衣领子,哭着喊着不让她走。因为我知道外婆一走我的好日子便到头了。母亲说,您走吧,若是明天回,她还是这样子的。

  已近傍晚,母亲说要回去了,霞还要回宁波呢。外婆孩子似的弱弱地问:“那你们什么时候能再来呀?”

  我没有回复外婆,转身盯着门前水槽边小水塘里的那几只鸭子,拧开水龙头,用力地洗了把脸,只是不想让老人家看到我的妆已花。

  外婆出殡那天,当舅舅姨妈们出了账外进行丧礼仪式时,我进入账内,推开了外婆的棺木,外婆睡着一般,脚穿布鞋,鞋底有一朵红色莲花,很美。那是外婆自己做的鞋。

  我知道躺在棺木里的外婆正脚踏莲花,回到西墙二楼,那里有一扇木窗,绘有福禄寿喜的窗棂,透进几许光,朦胧间,仿佛又见外婆,那时的她,肤如凝脂,眉似柳叶,嘴似樱桃,发如黛。只觉得那影子好看,又似一缕烟,缥缥缈缈。

  不远处,外婆家的青山依旧是浓浓的绿。

录入:袁慧敏  责任编辑: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小心呵护您的胃
·让城市管理“金点子”办理实打实
·我县举办首届由良蜜橘评比及生产...
·力洋镇启动“菊花·古村落·好家风...
·2018“制造强市”政策巡讲走进宁海
·解码人工智能讲座走进正学大讲堂
·县第一医院开通诊间结算
·互联网时代你会为内容买单吗
·连续晴好干!干!干! 秋燥来了,...
·占用林地建寺庙 这不是行善积德是...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