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旅游美食

长街蛏子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9年04月24日 09:49:33

  方秀英

  多年前应闺蜜之约,赶过长街蛏子节的热闹,看过蛏子的N种吃法,后来也带着父母一家人去过,回来还钻研了一番,还特意买了个铁板盆实践了几次。长街蛏子肥美,怎么烧都好吃。盐焗是一种。大锅上铺一层厚厚的盐,然后将一个个割过的蛏子紧密排列,一排排挤到不能再挤。美得就像是艺术品,简直舍不得吃了!什么叫美食,美食都长得美!焗熟的蛏子既香又鲜,真是不同寻常!

  铁板烧是一种。锅中放油,将割过的蛏子两边煎得黄黄的,再加酒水烧熟,加点葱姜蒜辣椒之类调料,别提多香了!有一种美叫肥美,长街蛏子特有料,属多肉,吃着踏实,美食治愈人,它便是!

  还可以是倒插蛏的小清新。农人多就地取材,山上新砍的竹子制成筒当器皿,整齐插入一个个蛏子,放点姜蒜酒,也可放点雪菜汁,隔水蒸熟。山海之精华相融,竹香蛏鲜,原汁原味,信手拈来,一个个鲜得眉毛都要掉下来了。不着味精,尽得鲜美,舌尖西施,吃过不忘。

  我爱吃海鲜,可能也和童年时海鲜的贫乏有关。我生在山村,长在山村,那时山村没有通车,走出大山便要靠双脚翻山越岭。吃山靠山,食物也都是自给自足,最经典的早餐是番薯蒸芋头,中餐是麦糕麦饼过洋芋羹,晚餐是饭过咸菜冬瓜花姑柱。偶尔谁家的猪宰了,便能买些肉来吃。最珍贵的是海货了,因为山高路远,很少有海鲜进山,即便有,到了山上也不怎么鲜了。尽管如此,偶尔有鱼贩挑担进村卖鱼,村民们便是如获至宝。多是带鱼和青占鱼,尽管不怎么新鲜,特别是后者吃了易过敏,但肉多价廉,大人们都会买上一些,小孩们也爱吃,毕竟是海鲜呀!

  儿时记忆中,最好吃的鱼是弹糊,只有在外婆家才偶尔能吃上如此奢侈的海鲜。外婆是我心目中的小资女人,年轻时在城里生活过,穿着得体,头发天然卷,空时会在躺椅上听收音机唱着各种越剧,我拿着她的《越剧戏考》在边上跟着哼,她嫌弃我嗓音就像她那破泥火踏敲起来一样难听。她懂生活,也精于调算,庄园里四时种不同的经济作物,叫外公去城里卖了挑些海鲜回来,可比鱼贩的鲜活。活跳跳的弹糊买回来,倒入热腾腾的柴火热锅,和自制的番薯面一起翻滚缠绵。一出锅,香气四溢,一大家的人围坐着吃,没一会弹糊没了,面也没了,碗底朝天了,大家便又盼着外公再去城里卖东西。多年以后,父亲有一次说以前的弹糊番薯面真好吃,我们便去市场上买来做给他吃,他说现在的弹糊怎么就不鲜嫩了呢。是啊,我们也吃不出外婆家的那种味道了。

  最爱吃蚌、蚶、海蛳等贝壳类海鲜,尤爱蛏子。小时候没见过海,走得最远的也不过是家乡的后门山——望府楼。站在高高的山上望着山下的城市、乡镇和海,无限遐想。偶尔有嫁到海边的姑婆舅婆来,都会给娘家人带一些好带不易坏的贝壳类海鲜,那便是对娘家人最美的馈赠。因了这些亲戚,知道了小伙伴平常说谁仙索时用比喻句“鲜起像蚌汤一样”是到底有多鲜,吃了蚌肉连壳都不舍得扔,壳纹太美和上海糖纸一样成了儿时的藏品。再有,口袋里兜着一袋海蛳,看到谁家的门板缝或教室的桌板缝,不失时机的掏出海蛳,将壳尖塞进缝里,小手一转,啪的一声断了尾,就着一吮,再头上一吸,将吸的声音放大,肉就进了肚子。然后在大庭广众下一颗接着一颗吃,明显是一种显摆。

  蛏子吃起来就比较低调。蛏子看似泥巴裹身,但好蛏也是出淤泥而不染,放盐水里一养,便清洗干净。

  长大后,更喜蛏子的鲜、壮、香。现在市场好蛏不多,有些生意人生意都做成精了,卖前做些手脚,水胀蛏图了好利润,却失了好口味,能买到正宗的长街蛏是吃货们难得的荣幸。快到知天命之年,我越来越图省心,不再去琢磨铁板蛏什么的新奇烧法,口味上也渐趋清淡,偏爱直接放汤简便一烧尝鲜。没割过的蛏子在汤中张开双壳,像蝴蝶一样展翅欲飞,所谓“蝴蝶蛏”。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