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冷饭筲箕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9年06月24日 09:53:50

  潘东辉

  苏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在我老家西溪满山的竹子有没有让人免俗我不知道,但“免穷”却是肯定的。那些竹子被做成覆罩、楐厨、冷饭筲箕等,世代都是当地山民的重要经济收入。直到后来建了西溪水库,我们也全部移出库区,那些熟悉的竹器也就慢慢远去。这一天,去母亲家吃饭,看见一件熟悉而又久违的竹器——冷饭筲箕,关于竹器的那些记忆才又重新泛起。

  没搬出西溪前,这个椭圆的冷饭筲箕以前就挂在我家厨房的灶头后面,黑黑的大铁钩下悬着,做饭时转身一抬头就能看到。母亲做饭好像老是没有准头,每次都有剩饭,也许是怕我们吃不饱,也许是农村的习惯,更或许为了让冷饭筲箕物有其用。有时我和弟弟吃好饭,玩一圈回来,盯着冷饭筲箕问,妈,锅巴有吗?这时母亲就会取下冷饭筲箕,递给我们一人一块锅巴,或者是带点锅巴的饭团。嘎嘣脆的锅巴或者喷香的饭团,现在想起来,还口齿留香。

  冷饭筲箕在我母亲的手中除了装冷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吃过晚饭,母亲就一手挎着冷饭筲箕和羹杠,一手提着衣服来到上坑,我拿着一个盆子紧跟着。母亲一边走还一边和村民打着招呼,吃了吗?冷饭筲箕拿去洗下,长久没洗过了。我知道这不是母亲的本意,是在找一个理由。

  上坑是座低矮的桥,像一弯上弦月,低处就是那桥,高处则是沙地和黄坛坑。母亲到时,洗衣服的妇人都差不多洗好回去了。只见母亲先把羹杠之间的缝隙扳大,这羹杠是用来蒸菜的,长街力洋那边叫“羹栏”,像极宁海骂人的话。随后母亲再把冷饭筲箕盖子拿掉,把羹杠放在冷饭筲箕上面,浸入上坑桥洞下游的侧面,顺手在溪中拾起一块大石头压上。

  泡好了冷饭筲箕,母亲就走到远处找一溪边光滑大石洗衣服,我则找一水流平缓处捉浪虾,翻开石头,有浑身透明的,也有黑色的。双手慢慢靠近,接近时再一合拢,浪虾就在手掌。前段时间看《一个人的缑城》,里面说“浪虾喜欢往后退,要断其后路”,现在细想还真是。

  母亲洗了一会衣服,又站起来。我赶紧跟过去,有点小兴奋。只见母亲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并迅速提起冷饭筲箕,水哗哗地从缝隙中流下,只听见羹杠下“笃笃”声音,拿掉,只见里面是溪坑特有的白鱼在跳跃。就这样,每次洗完衣服,差不多都能用冷饭筲箕捉上一碗。

  如今,冷饭筲箕就静静地放在阁楼上,再次打开它时,已经看不到冷饭,也看不到活蹦乱跳的白鱼了,唯一能看到的,或许只是往日那些永远不褪色的记忆了。

责任编辑: 邱雯雯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