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旅游美食

姑妈的糟鱼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9年08月14日 15:52:27

  静雅

  8月1日,近海开禁,宁海人又吃上了海鲜,朋友圈被红艳艳的白蟹霸屏。熬了三个月,谁不为海鲜疯狂?然而,我却为姑妈的糟鱼疯狂。

  三个月前,阿妹送我一条刚捕上岸的大米鱼,我与老公恰好去桥头胡看望姑妈,就将这条鱼带到了姑妈家。到姑妈家时,姑妈已准备好满满一桌下饭等我们用午餐。米鱼本来可以现烧,但姑妈却说不烧了,中午菜够了,再烧起来浪费。我心里嘀咕,这么新鲜的鱼不及时吃掉它,可惜了。

  过了一段时间,姑妈打来电话,叫我下去一趟。我一路想着,会有什么事情。到姑妈家,姑妈笑盈盈地说:“亚,鱼可以糟了!”我惊奇地问道:“糟什么鱼啊!”“就是你上次带下来的米鱼啊!”我大惑不解道:“啊,那天你没吃掉的啊!透骨新鲜弗吃,竟要腌制起来吃?”姑妈慢悠悠地说:“其实米鱼最好的吃法是糟起来。酒酿做好了,鱼也晒过几天,今天可以糟了。糟下去,两个月就可以吃。”姑妈先将所有腌制材料放在桌子上,我们围坐在桌边看姑妈制作。她把半干的鱼身切成一段一段,每一段有半个手掌大小,再把鱼段放进不锈钢脸盆。在切鱼的过程中,姑妈拿起一块肉板厚厚的鱼段放到我的鼻子底下,让我闻闻。我深深闻了一下,好香!咸腥味加上阳光暴晒后鱼肉天然的香味。我从小生长于海边,本来就特别喜欢海腥味。鱼切好后,把酒酿倒进脸盆,加适量精盐,撒些许姜末,然后搅拌。当所有鱼段里里外外充分裹上酒酿后,开始装瓶。一条鱼严严实实装了两个雪花瓶。

  薛岙出来的女人都是腌、晒海产品的能手,姑妈平时也爱晒一些小鱼干,还经常让我带回学校蒸起来吃。其中一种小鱼,俗称“枫树叶”,外形与鲳鱼无异,但体薄而小,很像枫叶(据《海物异名记》载,枫叶入水所化也。据老人说,这种鱼永远长不大)。“枫树叶”晒的鱼干味道很好,肉细细的香香的,刺软软的,可以带刺吃。

  始终记得姑妈的“枫树叶”,记着姑妈对我的好。成家立业后,回娘家路上必拐到姑妈家去坐坐,正月拜岁年年不落下。姑妈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她也依然记着我,自家地里种的玉米、洋芋,亲手烤的咸菜笋,年年都能吃到。

  暑假过去一半,没去看过姑妈,竟让姑妈打电话来,我真心羞愧啊!终于,在上个礼拜,有事去大佳何,在回来的路上拐到姑妈家,顺便将糟米鱼带了回来。

  从小吃老妈腌制的咸鱼,三鲍鳓鱼味道就不错,但老妈做的糟鱼,我总觉得太咸。不知姑妈做的又将如何。前几天,不想出门买菜,自然想到了蒸一段糟鱼下饭。蒸熟的糟米鱼,酱香味浓郁扑鼻,卤汁黄亮如陈酿,肉色呈浅浅的酱红,乍一看很像鲜猪肉,肉质酥软(宁海人说“霉霉动”),咸度适口,略带酒酿的清甜。尝一口,就欲罢不能了。特别是那一层鱼皮,筷子夹起来,糯糯黏黏的,吃进嘴里的感觉,用宁海话说,就是“糯胶胶”。哇,这滋味真的令我激动!之前,从来没有一种腌制品能给我的味蕾带来如此大的冲击力与征服力。为控制体重,我多年来一餐只吃一碗饭,可是这一餐我吃了两碗还停不下来。第二天一早,清汤泡饭,就着前一天吃剩下的鱼肉碎末,又是两碗。怪不得姑妈说米鱼要糟起来好吃!之前我所能尝到的糟鱼,大部分是炸弹鱼做的(极少有人用鲜活价高的大鱼做糟鱼)。送给姑妈吃的米鱼,姑妈让它变了个身,最后又成了我的美食。

  这几天,近海捕捞开禁,白蟹由原来的一百多块一斤降到三十来块。我也天天买白蟹吃。同学又送来几只野生青蟹。野生白蟹白嫩丝状的股肉撑满蟹壳,野生青蟹金色的蟹黄填满蟹腹,任何人都无法抵御它们的色香味,食之的确能令人大快朵颐。然而,吃下一只大白蟹,就吃不下第二只,吃撑了!一只青蟹吃下去,我也不想再接着吃第二只,乏腻了!还是吃糟鱼不会腻人。想不到最能下饭的依然是糟鱼。连糟鱼的卤汁,都舍不得倒掉,用来蘸芋艿吃很不错。

  这几天,我为姑妈的糟鱼疯狂。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