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门里密码

——读阿门《半生史》有感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9年09月30日 10:57:11

  章麒

  拿到宁海县作家协会主席阿门的第六本诗集《半生史》,畅快淋漓一口气读完,这是一部立足青春岁月、回首过往年华的作品,独具个性特色。整本诗集共分为两辑,所有诗题都用了三个字,前一辑都是××记,后一辑都是××者,呼应诗人自己的职业——资深的记者。每一首诗都蕴涵着诗人丰富的人生体验,他知天命之年所有的经历与思考,甩开了许多理论的桎梏,用一种个人化的审美去表达诗歌内容,读来令人不断回味,散发着成熟而柔美的味道。

  诗人谈生死,敏感又聪慧的他早就洞悉了人生的转瞬即逝,“凡人都一样,这一串数字的后面/早晚会跟着另一串数字,很平静/很平常,也很公平/……而中间,比破折号还短的/那一小横,就是/我的一生”(《出生记》)。他理解和明白人生苦短,于是他又写“我已半百。余生,我要藏好自在/不与钱交易,也不外借给疾病/父母在坟头,我在外头。生与死/这么近,那么远。我贪生,怕死……”(《清明记》)。也坚定了现阶段生活状态的目标“把病赶出门外,把世间事看淡”(《住院记》)。诗人已经产生一种自觉的人生取向,他面对终点的宿命拒绝虚无缥缈的名利和不健康生活,宣告了自己把握自己的人生的观念,简洁通俗,诗意斐然。

  诗人自强不息,他是失聪的残障人士,他从来不会怨天尤人,哀叹命运的不公,“交谈时,我用目光读唇语/比耳朵先抢到内容。此技艺/已练得八九不离十,以致仿佛/我的失聪,假装的”(《依赖记》)。诗人更是通过自己刻苦努力,已经会读唇语来交流,还通过写诗寄托自己的情感,在诗歌的道路上愈战愈勇,发光发热。虽然他自嘲“而以前,写诗像放屁/虽然水平臭,但有气就放/痛快”(《写诗记》),但是读来可以完全理解,诗人拥有了越来越多对人生阅历的提炼和沉淀,这种水到渠成的诗歌思维才是令人惊叹和羡慕的。当然,诗人自己也有创作瓶颈,他毫不回避,把在诗歌道路上所遇的荆棘都化作绕指柔的诗句,一字一字地写下来,终成为“诗神的人质”而升华了作品的深邃情感。

  诗人热爱家乡的情感是极其浓烈的,他不断通过作品来记录家乡的日新月异,关注家乡的点滴发展,抒发对生养他的土地的自豪之情。他写宁海践行五水共治,“水,是有灵性的。水生万物/它看得见人类的修行。五水共治/还水以干净,从自然来,还原自然/给自己和鱼,许多条路,许多精气神/2014年,草木作证,治水者为大地疗伤/解开河流的衣带,打通经脉后/水花与虫鸣/没完没了”(《治水者》)。他写河长制,“河有了河长/这是水最幸福的事”(《河长记》),直抒胸臆,为环境的建设者唱赞歌。他写剿灭劣Ⅴ类水的行动,“丁酉年到来,剿劣队到来/水开始清澈,正往澄明途中/不留死角,不留盲区/水循环,血循环,变网红”(《剿劣记》),诗人留心家乡人民的行动,关心和爱护家乡的变化,把细节描写得如此生动,这正是诗人肩负扛起与日俱增的社会责任的写照。他就像一扇通往世界的诗歌之门,以孜孜不倦的沉稳心态,为过往穿行的人们颂响不曾间断的赞美和祝福。

  作为一个宁海青年读者,欣赏阿门的诗,自始至终萦绕着许许多多的共鸣,熟悉的地名、街道和事件,仿佛曾经诗人就与我共同徘徊在同一个巷口。诗人的生命岁月已过半程,青春年华老去,但是诗人的心却那么温柔细腻,人生阅历日趋丰满,诗歌写作的事业也渐入佳境——这就是诗人阿门而立之年的状态。诗人挖掘出生命的真实触感,发现日常细微的情感碰撞,用口语化的诗句告诉我们,走过半生,酸甜苦辣都尝过,味道很好!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