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宁海新闻

强蛟,一群匠心作舟土专家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9年11月08日 09:59:17

  吴坚平所制郑和宝船模型

  文/王淑珍图/山水尤

  (宁海故事)

  船是海边人生活和生产的保障,一艘船的坚固耐用程度往往决定着一船船员风浪作业中的安危。因此在造真船前,往往要先制作船模来确量实体船只的尺寸,船模不仅是对真船的复制,也需要制作者对船的历史、文化甚至海上生活有着深刻理解。

  宁波地处东南沿海,是中国大运河南端出海口、“海上丝绸之路”东方始发港。而距宁波约58公里的宁海强蛟镇,地处象山港尾,是一个典型的海岛小镇,这里的村民多以出海打鱼、海上商贸运输为生,木船曾是他们的谋生家伙。

  一辈子以造船为业的老匠人,几代人都是做木船的。但造木船这个行当,随着时代的进步,从木帆船到机帆船、现代钢质船更新而逐渐消失。木帆船承载着历代匠人的智慧和汗水,对于一个船匠来说,心中对木船总是充满着深深的眷念。

  生活在强蛟的一群造船匠人,就把对木船的这份眷念融入到精湛的船模制作工艺中,制作出一艘艘古船模,为我们保留遗失的木船记忆,努力坚守着这份历史传承。

  一、吴坚平父子

  吴坚平,出生在强蛟下蒲村的一个木船制作世家里,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打船的木匠师傅。

  “17岁那一年,初中毕业的我踏入社会,想学一门技艺。受爷爷和父亲的影响,对学习打木船有兴趣,于是就学起了木匠。”30多年前的一幕,在吴坚平的脑海里记忆犹新。“但是父亲一开始是不支持的,毕竟打船是个苦活,夏天高温暴晒,冬天寒风刺骨。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最终父亲同意我跟他学。”

  自那以后的30多年来,吴坚平就与木船耗上了。

  自十多年前木船开始逐渐停做,吴坚平父子做起了古船模。制作古船模是相当艰苦且繁琐的工作,船模虽小,五脏俱全,不同的古船,有不同的特点。如何将它们拼接在一起,还要体现出古船的特征,不仅考验手上的技艺,更考验对古船的了解和熟悉。

  “不但要了解整艘船制造的各种细节,还要了解各个部件的各个特点,然后根据不同的位置安装不同的部件。”吴坚平说。“船模虽小,五脏俱全。如果按照同比例放大,就是一艘可以在江海中行驶的真船。”

  吴坚平父子做过不同类的船模,有宁波唐船、绿眉毛船、上海沙船、汴河客船、郑和宝船等等。其中放置在家中的郑和宝船船模,是吴坚平最满意的作品之一。

  这艘船模是根据郑和宝船的原船图纸按比例缩小的,选用上等樱桃木、菠萝格木、红木原料等制作,上有九桅十二帆,三大主桅中间挺立。船身底尖上阔,船头昂船尾高,船头刻有一个霸气的虎头图案,船尾则为一个振翅的雄鹰,形象逼真。船身长1.7米,宽0.5米,全船分四层,船上的门、窗、橹、舵、收锚装置、救生船、缆绳、甲板、护栏等各类小物件之制作精致让人惊叹不已。整个船模精美巧妙,古朴典雅。

吴坚平

  吴坚平告诉我们,这样的一艘船模用时都要两个月以上,因为各种装饰、图案,上百个零件等都是纯手工制作的。

  能够制作出一艘艘形态各异的古船,吴坚平依靠的不仅仅是那一份精湛的技艺,还有那坚韧不拔的执着。这十几年来,吴坚平通过不停地学习、研究和摸索,从一个普通的造船匠,历练成为船模设计、制作的土专家,精心制作了大量古船模型,被宁波市博物馆、上海航海博物馆、嘉兴博物馆、长兴太湖博物馆、天津国家海洋博物馆等收藏。

  父子俩凭着精湛的造船手艺渐渐在行业内传开,慕名而来请教、寻求合作造船者众多,还多次受邀赴各地修复打造古船。

  2011年,父子俩受邀赴山东打造蓬莱一号船、蓬莱二号船和蓬莱三号船项目,这个项目10来个人耗时一年多时间才打造完成。完工的一号船、三号船足有6米宽30米长,二号船8米宽25米长,现在,这些古船就收藏在山东蓬莱古船博物馆。

  在我国首座国家级海洋博物馆——天津国家海洋博物馆里,收藏着一艘27.8米长、8.6米宽、载重1000多吨的“福船”。这艘原船是吴坚平于2016年参与建造的最大仿古船,当时有14个人,做了约两年时间才完成。

  吴坚平父子俩还参与修复了保存在安徽淮北隋唐大运河博物馆的独木舟,并和其他匠人一起,依照《清明上河图》里的汴河客船的样式,为博物馆制作了一艘汴河客船。

  但他并不满足于这些,他说他还要钻研,还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术,制作更精细更有历史意义的不同类型的古船模,让更多的人了解船文化。

  “虽然在现在,这样的古船已经用不上了,但制造这些古船的技艺,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不可失传。”吴坚平说。正是心怀这样的念头,吴坚平注册了一家船模工厂——宁波挺挺古船模厂,专门从事古船模的制作。

吴维垚

  吴坚平的父亲吴维垚老师傅今年已78岁高龄,但腰板硬朗,精神矍铄。他自从18岁跟他的父亲从事打船,到现在已整整60年时间,后来又把自己的这门手艺传给儿子,平常也都一心扑在船模的研究和制作上。

  “以后会做这种手工木船的人怕是越来越少了。”?

  “老祖宗的手艺,不能丢了。”

  “孙子是个医生,他对造船兴趣不大。”吴维垚老人带着少许的失落叹息着。

  他告诉笔者,他本来有十几个徒弟,现在除了儿子,其他人都转行了。

  “只要自己还有力气,还想继续钻研古代造船工艺,多造几只船模,留给后人。”

  说这话时,吴维垚师傅口气坚定。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