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灶头间(中)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9年11月11日 15:53:36

  顾方强

  1

  灶台上最离不开的厨具,除了砧板外就是厨刀与锅铲。

  厨刀分文刀和武刀,文刀切菜,武刀剁肉。有文武之分的,多为大户人家。普通人家里,也就一把厨刀,一把叫做薄刀或菜刀的厨刀。遇到硬骨头这样的食物,直接拎出斫柴刀来解决。一刀在手的主妇们犹如厨神附体,仅凭切、片、斩这三种刀法就一线平推,面对各式生熟荤素的食材所向披靡。锅铲同样是一把锅铲打天下,缑人生猛地把锅铲叫做锅戳,大大咧咧地在铲头后安上一根木柄的锅戳,看上去孔武有力,似一把小号的铁锹,也的确是有锹的力道在,它不但要胜任日常的烧饭炒菜,还要兼顾翻煮猪食等重活,更要在过年过节的吃场制作过程中,大力翻炒搅拌独当一面。柴灶烧的大锅饭,容易在锅底形成俗称为锅陀韧的锅巴,在铁锅上粘得贼牢,不用戳还真是铲不下来。小时戳锅巴吃,不知轻重双手高举锅铲乱戳,曾把家里已被反复刮锅刮得纸一样薄的饭锅,一铲戳出个洞来,吓得躲到半夜才敢翻窗回家。

锅盖

  烧饭这口锅的日常搭档,除了烧饭时被饭汤水潽得暗褐色的木锅盖外,还有同样被潽得黑黜黜的羹杠。羹杠是用篾丝把竹片绕扎起来的蒸架,烧饭时扛在铁锅上,用来蒸一些下饭菜。羹杠上还经常蒸一些番薯芋艿带豆蒲茄等蔬食,反正除了生粉的大种番薯与南瓜蒂头外,没一样好让人惦记的。本来肚子里就养着一条龙一样,放学疯玩后更是饿死鬼投胎,直奔灶头间掀开一条锅盖缝,从羹杠上胡乱抓些吃的填肚皮,跑了饭锅里的烫气,可没少被担心米饭烧成生米心饭的母亲责骂。难得上羹杠蒸的荤菜,蛋汤一枝独秀成为荤菜担当。为了增加蛋汤的分量,掺上水一起打散了才放上羹杠蒸。煎鸡蛋也一样,加一撮小麦粉一起打散了再煎,味道吃起来和那时的时光一样,至今也是回味有加。

  母亲偶尔也会在羹杠上铺一层纱布,用来蒸一些令人欣喜不已的麦糕、洋糕等零食味道的面食,做麦糕时一家人一起用筷子夹花、梳子压纹的时光让人难以忘记。让人又喜又愁的面食,是在正月十四夜出场的汤包。缑城不知何故,正月十五的元宵节提前一日过十四夜,八月十五的中秋节又是推迟一天过八月十六的。喜的是这一天再不用哀求母亲裹汤包,一只只耳朵一样的汤包,会在这一天整齐地排列在羹杠上如约而至。就着母亲煎的油汪水亮的葱油浇头,光明正大地吃到撑不下去为止。愁的是吃过汤包就过完年了,要开学了,要命的寒假作业似乎都还未动笔。用那时称蚂蟥筋的橡皮筋,把两支铅笔上下绑一起来抄作业的孩子,应该不在少数。伙伴老六把三支铅笔绑一起的活都干过。老六调皮捣蛋后被老师拧住耳朵往上挈时,龇牙裂嘴地捧着耳朵踮起脚尖的样子深入人心,现在一副福相的大耳垂,怀疑就是这么得来的。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